第012章有人想挖墙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o12章有人想挖墙角

  曾凌风的第九研究院之行,一共经历了两天时间。

  这期间,陈飞宇这个绵阳市市长自然不可能全程陪同。就在欢迎仪式后的座谈过后,陈飞宇就离开了。

  随后,曾凌风分别访问了距离较近的几个研究所。当然,这其中最主要的访问对象自然是他前世所工作过的那个研究所。甚至,他还去了他进所之处所呆过的研究室。

  只是,研究室的人员对这个由院长和所长亲自陪同来访的青年人却是毫无所知。

  而曾凌风看着这些熟悉的人,也是有些感情复杂。他可以一个个的叫出他们的名字,说出他们的喜好,但是,这些都只能藏在心中。因为,现在的他,和这些人并不“认识”。

  第二天的上午,曾凌风先是给第九研究院今年进院工作的新人们搞了一个讲座。这是应院长赵炳晨的请求。

  这些人员里面,并无曾凌风的同学,因为他的“同学”现在不过是刚刚完成了大二的学习。不过,其中倒是有几个曾凌风在清华大学的校友。只是,他们却是不敢前来和曾凌风相认,因为如今的曾凌风的地位,实在是太高高在上了一些。虽然曾凌风表现的很平易近人,但是,在他们的心中,曾凌风和他们就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讲座进行的时间不长,曾凌风也没谈论什么高深的东西,就像是和那些青年们聊了一会儿天。

  随后,曾凌风要求见一见今年前来研究院实习的在校学生们。

  对于曾凌风的这个要求,所有人都是不理解的。不过,既然曾凌风有这个要求,他们自然是一一依从了。

  见面会是在一个会议室里面进行的,这个会议室也不大,毕竟,前来实习的新生,几所学校加起来也不过是那么百十来人。

  曾凌风前世的同班同学,在这里的只有九人,另外一个人,曾凌风并不认识。显然,那个人是顶替了他的名额。当然,也说不上顶替,因为今生的曾凌风,根本没有报考。

  其它学校的新生,曾凌风也有一些是认识的,因为前世他们曾经是朋友。

  不过,如今,他们看着曾凌风的眼神,却是只有崇拜。

  二十多岁的寒雨m-m-ng集团的总裁,和他们完全是同龄人,最多也就是比他们大了两三岁。但是,曾凌风现在已经站到了一个他们不敢想象的高度。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稚嫩的面孔,曾凌风的心中是很jī动的。坐在他身边的方雪琳敏锐的看出了曾凌风心中的异常,她伸出手,握住了曾凌风的手。

  只是,这种会面的氛围,让曾凌风心中很不是滋味儿,他们不可能像前世一样玩笑打闹,甚至他们都不敢和他说话,只是以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曾凌风施施然的走进川音的校园。

  他这是来找张冰倩的。

  这已经是他前往第九研究院访问后的第三天。

  既然来了成都,曾凌风自然是要看看张冰倩的。至于方雪琳,自然是已经回了丹兴,她不可能陪着曾凌风去见他另外的nv人。

  虽然已经毕业,不过,张冰倩还没有离校,听她自己说,是有一些事情没办妥。

  用双tuǐ的时候就显得那么漫长,好在校园里面的风物不错,不至于太枯燥了,就当是游园好了。

  不过走了几分钟,曾凌风就遇到一桩让他很不愉快的事情,是的,非常不爽。

  因为他忽然看到了张冰倩。

  看到张冰倩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儿,但问题是,他居然现一个男的将张冰倩的去路堵住,好像在争论什么事情。张冰倩显然是很不开心的样子,那男的就有点儿气势嚣张的样子,看样子油头粉面有点儿太子爷的模样儿。

  于是曾凌风就满脸不痛快地悄悄凑了过去,顺便竖起了一只耳朵,想要听一听两个人在争论什么。

  正好前面有一棵树,于是曾凌风就躲在后面,只听见那男的说:“冰倩,嫁给我吧我保证,两年之内,就让我爸爸把你捧成国内最红的歌星”

  张冰倩立刻拒绝道:“我喜欢的不是你这种类型的,我们两个没有可能。”

  那男的又死皮赖脸地说道:“冰倩,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每天晚上我不想你一百遍,都睡不着觉的你就答应我的要求吧”

  靠你睡不着觉关我家冰倩什么事儿?你不会吃安眠y-o啊?吃死你个扑街仔曾凌风愤愤地想道。

  他这么一jī动,一拳擂过去,就将那棵树给捶断了,n-ng出的声响立刻惊动了正在谈话中的两个人。

  张冰倩一看到范无病,眼睛一亮,接着就朝他喊道:“凌风,你躲在那里做什么?难道一棵小树苗也能挡住你吗?说你呢,还损坏公物,不知道这种树苗是进口的吗?一棵就要一两万块钱呢”

  曾凌风捧着那颗不过五六公分粗细的半截小树苗,就有些尴尬地走了过来。

  “呵呵,我刚好路过,看到这株小树苗非常可爱,就忍不住想要momo看,谁知道这树苗这么不结实,居然折断了。”曾凌风信口胡诌道,“唉,你们负责绿化的人一定是吃了回扣了,居然进口这种树苗,有空儿跟纪委谈一谈,一定要把这种害群之马给揪出来公审才行”

  张冰倩看着曾凌风捧着半支小树苗走了过来,满脸的委屈感,不由得好气又好笑,“那么粗的树苗,你momo就断了?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

  张冰倩旁边儿那男的也一惊一乍地说道:“哎呀呀你这个同学,你偷窥也找一棵粗点儿的树啊这么幼小的一棵小树,居然就葬送在你的手中了,真是罪过啊”

  曾凌风顿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他手里这棵树确实有点儿小了,树冠稀稀拉拉的,连他的半张脸都遮不住,更不用说五六公分粗细的树干了,遮住他的一只眼睛还差不多。

  “你闪一边儿去娘娘腔老子的事情也轮得到你管啊?”曾凌风将半截树苗放下,一把推过去,就将那家伙给推得翻了几个跟斗,跌了个鼻青脸肿。

  “我x……你……你居然敢推我?”那娘娘腔被曾凌风这么一推,摔了个昏天黑地,爬起来后看着曾凌风有点儿不敢想象地说道,“你居然敢推我?”

  “你个sB老子推你怎么了?你再给我唧唧歪歪的,我还要打你呢”曾凌风卷起了袖筒,作势要冲过去揍他的样子。

  那家伙虽然有点儿娘娘腔,但是动作倒是不慢,还没有等到曾凌风冲过去,自己就拔tuǐ开溜了,一边儿跑一边儿还不忘喊两声:“小子有种你就等着,等我找人来收拾你”

  曾凌风顿时感到有点儿无语,居然喊着说找人回来报仇。哪里有这种极品娘娘腔啊?真是少见了没有想到自己就遇到了这么极品的男人,真是难以置信

  看到这小子这么可恨,曾凌风忍不住从地上拾起一块儿石头来,猛地投掷了过去。正中那小子的小tuǐ筋儿。

  那厮吃痛,加上筋儿受了一击,整个小tuǐ顿时酸麻无力,再一次跌倒在地上,半天恢复不过来,还以为自己的tuǐ出了问题,忍不住哇哇大叫起来,引得周围过来很多学生围观,指指点点的。

  “你怎么一过来就惹事儿啊?”张冰倩现在也知道曾凌风地能耐实在是大。不过乍一看到他将那个娘娘腔给放到,也是颇为担心。忍不住对他说道:“你知道他是谁?你就打他。”

  曾凌风嗤笑了一声,回答道:“既然我要打他,还用管他是谁啊?难道说我知道了他是谁,就不打他了不成?”

  “可是你完全没有理由打他啊”张冰倩有些头痛地捧着自己地额头叹息道。

  她真地是被曾凌风给气到了。

  被曾凌风给打倒地那个娘娘腔,可也是很有来头儿地。他地家里人,虽然父母都是从商了。但是外祖父的级别却是相当高地,据说当年爬过雪山走过草地。这种人地后代,可不是那么好欺负地。

  虽然这人地家里在这边儿没有什么市政fǔ里排位太靠前地亲戚,但是架不住人家地亲朋故旧们比较多。老爷子地战友部下后辈什么地,总还是能够罗列出来不少地。曾凌风问也不问就把人给得罪了,这事儿真是很麻烦。

  张冰倩知道曾凌风他爸曾垂普是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可是在官场之中,彼此之间的纠葛就比较多。而军方的这些实权人物,影响力可是相当强大的。更有一点值得注意地,就是军队方面跟地方上基本上是脱节的,如果对方真是铁了心要收拾你的话,所谓的法律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对于这些,张冰倩在娱乐圈里也算是ho;n了几年了,自然是知道一些的。因此张冰倩就对与曾凌风的鲁莽举动感到非常的焦虑,说话的语气就重了一些。

  “怎么没有理由了?”曾凌风将脖子一梗道,“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调戏我老婆,挖我墙角,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推他都是轻的了,没有当众把他揍成猪头三算是他的运气”

  “谁是你老婆了,又在那里胡说……”张冰倩小声嘟囔了一声,不过,其中的喜意却是难以掩盖。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雪恋1988其他小说:仙园农庄灵犀戒召唤之三国霸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