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醉酒女孩儿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o99章醉酒nv孩儿

  当曾凌风他们回到市区的时候,天s-已经暗了下来。

  刚刚入夜的山城,灯火闪烁,煞是热闹。

  路上人多,所以曾凌风的车也开的慢。突然之间,从路旁的一家酒吧踉踉跄跄的冲出一位nv孩,披散着头,手上还拿着一个啤酒瓶,摇摇晃晃的堵在了路中央,一下就挡住了曾凌风的路。曾凌风微微皱眉,按了几下喇叭,但那nv孩还是没有离开,反而迎着刺眼的车灯,靠了过来,砰的一声,倒到了车头那里。

  曾凌风不耐烦的再按了几下喇叭。那躺在车头的nv孩好象挣扎着想爬起来,但她刚侧过身来,就“呃”的一声,趴在车头那里吐了起来,顿时把曾凌风的车头吐得到处都是。

  曾凌风瞄了她几眼,这nv孩穿着一套质料不错的公司职业装,但已经吐得到处都脏了,xiong口,袖子到处都有污物,恶心的要死,不过这nv孩有着一双修长的**,身材还不错,只是她的脸被被长挡住了,看不见长得不知道怎么样。

  曾凌风摇摇头,看了看被n-ng得到处都是呕吐物的车头,也不好和人家一个nv孩子计较,只好动汽车,继续前行。

  也许倒楣事都是一件接着一件的,没开出几步,前面好象又出了jiao通意外,堵车了。曾凌风只好把车靠边停着,静静等候。

  这时候,一回眼间他从后视镜那里看到了身后那个被自己推倒在地的nv孩,正被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架着,那nv孩好象一点反应都没有,软瘫着被他们放到了车后座上,虽然隔得远,但还是能看到那两个家伙是一脸的兴奋,一个搓着手到前面开车去了,一个就势坐到了后排。

  曾凌风暗暗摇头,冷笑几声,然后就按了几下喇叭催促着,前面的车怎么还不走?

  对于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事物,曾凌风都很尊重,因为在他的个人法则里面,适者生存,而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象这种喝醉酒的nv孩毫不自爱,迎接她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曾凌风毫不关心。

  车子刚刚动,后面那两个男人的车就拐了上来,cha到了前面去,挡住了曾凌风的路。

  这不是找死吗,连续碰到这样倒霉事,曾凌风今晚已经很火大了。可惜前面还是堵车,被cha过来的那辆车这么一搞,堵得更厉害了。曾凌风生气的按着喇叭,催促这辆车摆好位置,别挡着他的道。可这时候,那辆车的车m-n“咔”的一下被打开了,原来是那位被架上车的nv孩,她刚半边身探了出来,但很快又被拉了回去,只见那nv孩“呜呜”的挣扎着,想跑下车,但车上的那个男人拼死的拉着她。王琳也注意到前面生的事情了。

  “你看,凌风,是刚才那个nv孩子哦。”王琳道。

  曾凌风没有答话,只是静静的在那里看着。终于,“砰”的一声响,那nv孩还是挣脱了纠缠,推开车m-n,轱辘辘的滚到了马路上,这时候到处都是车堵着,那nv孩m-茫的看看四周,然后朝曾凌风这边踉跄跑来。而车上的那名男子,也跨步下了车,骂骂咧咧的追过来。

  只见他一把拉住那nv孩,就想把她扯回去,这时候已经是有很多人望着他们了,那男的也是做贼心虚,两人就在曾凌风的车前面拉扯,那nv孩明显的不愿意,拼命的反抗着,只听嘶的一声,那nv孩的衣袖被扯掉了,1-出了雪白的臂膀。

  那男的也急了,扬手就是“啪”的一下扇了那nv孩一巴掌,nv孩转身又倒在了曾凌风的车头,趴在那里“唔唔”的呻y-n着。

  曾凌风再也忍不住了,松开安全带跳下车来,也不说话,上前一把就揪住了那男的头,拉着他狠命的往他坐的那部车的后尾厢上就是那么一惯。

  “砰”的一声,那男的被按着头,狠狠的砸在了车皮上,车皮被砸凹进去一个大d-ng,把那男的拉起来的时候,他的额头上已经全是血了。曾凌风继续给他狠狠的再来一下,那男的总算是彻底的昏了过去,瘫在那里。

  曾凌风平时最恨的就是打nv人的人,没当他的面就算了,但那男的刚才也太嚣张了吧。而这时候,原来坐在车头开车的人也骂骂咧咧的走下了车,他手上还拎着一把扳手,朝曾凌风走来。

  曾凌风冷哼一声,没等他走来,迎面上前飞起就是窝心一tuǐ,把那家伙直揣了出去,俯身拣起地上的扳手后,曾凌风冷冷的来到那人面前,扬起扳手就往他的大tuǐ砸去。

  “嗷……”那男的狂喊一声,顿时痛昏了过去,曾凌风刚才给他那么一下,就已经砸断了他的大tuǐ骨,想和曾凌风对着来,开玩笑。从来只有他欺负人,没有人敢欺负他

  这就是曾凌风的生存原则:优胜劣汰只要敢挑战他的人,曾凌风一定会以牙还牙,而且他的报复只会比别人更凶狠,更不择手段,在他的生存理念里面,只要是敌人,都必须是置之死地而后快的。

  所以可以说,今晚这两个家伙是幸运的,至少,曾凌风还没有干掉他们的意思。

  当曾凌风回转身来的时候,刚才还趴在他车头的那位醉酒nv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了起来,正乜斜着m-离的醉眼看着他。

  那nv孩长得还不难看,虽然长散1u-n,脸上身上全是污物,但丝毫不能掩盖她的秀丽大方,怪不得刚才那两个男人如此心动。如此美人,我见犹怜。

  当曾凌风走过来时,那nv孩踉跄着一下就靠了过来,曾凌风不得不腾手出来接她,闻着她那浑身的酒气,曾凌风就皱起了眉头。但那nv孩却搂住了曾凌风,在他耳边哀求道:“大哥,你是好人麻烦你……呃……帮帮我,送一下……送一下……我回家,唔……”还没等她说完,她又“噢”的一声呕吐起来,溅起的污物搞脏了曾凌风的k-子,也搞脏了曾凌风的皮鞋。

  吐完后她搂着曾凌风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要回家”然后靠着曾凌风,醉睡过去。没有办法,曾凌风只好抱着她,把她塞进了车厢,那nv孩卷曲着tuǐ,躺在了后排座椅上,醉态可憨。她1-出的雪白臂膀还有修长的y-tuǐ,看上去很惹火,如此香y-n的美nvnet睡,确实很令人心动。

  王琳对此当然是大大的不满,她埋怨坐回车上的曾凌风:“凌风,你怎么把她给整回来了?这样的nv人不用理她”这不是王琳没有同情心,但是,现在对她来说,是非常关键的时期,王琳不希望给一些意外给搅和了。

  曾凌风没有说话,动汽车,掉头找另外一条路出去。王琳是位很聪明的nv孩子,也知道曾凌风不是见死不救的人。

  王琳转头趴在座椅上看着那nv孩,此刻飘进车窗的劲风已经将那nv孩的头吹了起来,1-出了她那清丽无暇的俏脸,高tǐngjīng致的瑶鼻,修长淡雅的娥眉,还有披散着的乌黑亮的长,加上她1-出的洁白肌肤,没想到她还是位美nv。

  也不管王琳愿意不愿意,曾凌风就把她送到楼下,让她自己上去,然后曾凌风开着车,转出了明珠hua园。

  “哎……”曾凌风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推了推后排那nv孩,“醒醒,你家住哪里?”给摊上这么一个麻烦,也真够曾凌风难受的。不过没办法,既然出手了,那就要帮忙帮到底。这也是曾凌风的一贯原则。

  “唔……”那nv孩头靠着车m-n,座椅挡住了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听到她“唔唔”几声,才吐出一句话来:“沙坪坝兴宇hua园。”

  “原来你是住在沙坪坝那里啊。”曾凌风想道,当下驾车往那边开去。山城太大,曾凌风只是大概的从地图上知道地方,但那个兴宇hua园具体在沙坪坝哪里,还真的费了他一番查找的工夫,最后曾凌风还是问了一个在某小区值班的保安,才搞懂位置,找了过去。

  曾凌风把车停好车后,把那nv孩从车里拖出来,看到她还是醉酒未醒,曾凌风老实不客气的扇了几下她的脸。

  “醒醒,醒醒了,送你到家了。住哪的快说。”曾凌风拍着那nv孩子的脸问道。

  那nv孩睁开眼睛,四周看看,然后指了指东面的一个入口。

  “能自己上去吗?”曾凌风只想把她送到这里就算了。

  那nv孩闭着眼睛摇头,没办法,曾凌风只好半拖半扶,朝公寓楼走去。

  这栋房子是电梯楼,进了电梯,曾凌风扶正那nv孩,又拍了拍她的脸颊,“喂你住哪层楼?”

  那nv孩扑到按钮那里,按了九楼,然后转身就倒在了曾凌风怀里,抱着满身酒气的她,曾凌风是叫苦不已,只想快把她搞定。

  出了电梯,曾凌风抱她出来,那nv孩指了指东面的一套房m-n,曾凌风扶她来到m-n口,这nv孩身上什么包包都没带,她m-n钥匙放哪呢。不过曾凌风已经懒得理她了,想松手就走,没想到那nv孩却搂住了他。

  “干嘛?”曾凌风推了推她,都已经送到家m-n口了,她还想干什么。

  那nv孩子不回答,转头指了指地毯,然后回头抱着曾凌风,在他耳边喃喃道:“麻烦你,呃……帮我开开m-n,钥匙在下面,我醉了。唔……”

  “你当然是醉了。”曾凌风心里想着。低头翻开地毯,下面果然有条钥匙,曾凌风打开了m-n,按亮了房里的灯,抱着那nv孩走了进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雪恋1988其他小说:仙园农庄灵犀戒召唤之三国霸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