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曾凌风的成就感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o3章曾凌风的成就感

  对于曾凌风希望以单独的一方参与这次中美对话,老胡是有些不解的。要是寒雨m-m-ng集团成为此次对话的第三方,那这次对话还能叫做中美对话么?

  不过,在听了曾凌风的解释之后,老胡还是认同了曾凌风的看法,并答应与美国磋商曾凌风代表寒雨m-m-ng集团参与此次对话的具体事宜。

  随后,两个人就聊到了这次中美对话的出席人员。

  “凌风,原本我打算派成林同志和你作为我的特别代表参与这次中美对话,不过,现在你提出作为第三方,参与此次对话,我只好对其进行调整。这样吧,爱国同志是在负责外jiao的,就让他和成林同志一起,作为此次的中方代表,参与此次对话,你看怎么样?”老胡问道。

  “胡伯伯,本来,政fǔ的事情你不该问我的,我也不好对此表什么意见。不过,现在既然你老问起了,我就说两句不该说的话吧。我觉得吧,现在的中美对话与计划中的有了不小的变化,派一位副总理已经不合适了。这次对话设计的问题,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极其重要,我个人觉得,由温伯伯或者是胡伯伯你自己出席这次对话比较合适。”曾凌风想了想说道。

  曾凌风之所以提出这样的建议,一来是他本人不待见屠成林,不愿意与其共事。要知道,这样的对话,对于国家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而他和屠成林不和,难保在许多地方不会产生争执。这对国家利益来说,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其次,就是因为这次事情太过重要,必须要派出一个能够真正拿得定主意的大人物。屠成林虽然位列政治局,但是其在政治局的排位太过靠后,在很多时候,并不能真正的拿得定主意,这对这次对话是非常不利的。

  基于这两个原因,曾凌风这才不情愿的说出了前面的建议。

  老胡皱眉想了想,说道:“凌风,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个人选的问题,我再考虑考虑吧。如果时间允许,我会自己出席。如果时间不允许,就尽量争取让老温去吧。”

  顿了顿,老胡又对曾凌风说道:“凌风,我知道,你对成林同志有意见,但是,我觉得吧,这也并不是什么解不开的仇恨,而且,你还是年轻人,是晚辈,所以,你还是找个机会,和他和解了吧。毕竟,你们对国家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人,而且成林同志还是负责国家经济这一板块的,你们进行合作的机会,将会很多。如果你们在这样针锋相对下去,无论是对你自己还是对国家来说,都是极其不利的。”

  曾凌风摇摇头,说道:“胡伯伯,说实话,我个人对成林同志并无什么意见。只是,大家在政治上以及经济问题上的一些见解不同而已。因此,并不存在什么大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什么和解不和解的问题了。不过,胡伯伯,对于在美国的投资的问题,我还是那句话,还是从两房公司撤出来吧,那样,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老胡苦笑了笑,说道:“凌风,这在现在来说,是不可能的。先,现在全球各国都在全力恢复经济,我们和美国算得上是临时的盟友,我们不能做出这样背后捅冷刀子的事情来,这不符合一个大国应有的风范。其次,你也知道,现在全球深陷金融危机之中,美国更是其中焦点。这时候,要是我们贸然从两房公司撤资,难保不被某些势力看成是一些特殊的暗号,要是因此引一些难以想象的后果,那更是会非常严重,这不符合我们国家的利益……”

  老胡还打算再继续说下去,不过却是被曾凌风打断了:“胡伯伯,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赞成,此时不适合从美国全面撤资,但是,我们可以将其转移领域,譬如,我们可以将其转换成持有美国的国债等其它有较好保值x-ng的投资。像是两房公司这样明显没有救的投资,还是不要继续的为好。这些投资都是国家资产,我们没有将其用于做善款的权力,这样是损害国家利益的,更是对全国人民的信任的不负责,往严重的说,这就是对国家和人民的犯罪。”

  听了曾凌风的话,老胡的脸s-也是一阵变幻,最终,他还是无奈的说道:“凌风,这其中的严重x-ng,我也知道。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美国人不可能让我们舒舒服服的从两房公司撤资,正如你所说,这是摆明了会是亏本生意的,美国人不会接手这一笔烂债。现在,我们只有两种选择,其一,果断chou身,全部退出两房公司,但是这很可能成为一个引全球金融崩盘的信号,这将是一个我们承受不起的后果,要真是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在前面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付诸流水;所以,可以说,我们现在只有唯一的选择,那就是在两房公司中死撑,哪怕是明知道这不会有好处,也不得不如此。”

  曾凌风喟然长叹,早知今日悔不当初

  只是,这样的话,曾凌风却是不好在老胡面前说出口,这也太得罪人了。

  让曾凌风稍感安慰的是,经过他在前几年的jīng心布局,全力运作,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造成的影响并不太大。这是事实上的不大,而不像是他记忆中的那样,仅仅是政fǔ宣布的那样,影响不大,而事实上却是股市跌到底,物价节节攀,楼价更是涨翻天的情况。

  现实的情况,是在国家实施宏观调控之后,全国的股市虽然略有回落,但是没有像曾凌风记忆中那样由高位的8ooo多点探底到2ooo多点的凄凉状况,而是维持在7ooo点以上的较为正常的位置。而在市场物价方面,cpI的增长更是保持在一个较低的位置,这并不是政fǔ宣布的数据,而是寒雨m-m-ng集团旗下的评估机构得出的数据,是可信的数据。这与曾凌风记忆中,在21世纪前十年里面,物价飞涨差不多十倍相比,是截然不同的情况。而全国的楼价,即使在上海北京这样的高消费城市,也全部回落到8ooo元每平方以下,尤其是盆地里面一省一市的各个城市,更是因为近十年的运作,维持在一个非常低的价位。即使是重庆和成都这样的全国一线城市,放假都保持在3ooo元每平方左右。当然,这只是一般商品房的价位,像是高档别墅小区之类的价格,却是非常高的,一两万一平方的也并不少见。

  想到这些,曾凌风也难得的1-出了一丝微笑。可以说,这些情况的出现,都是因为他的原因。虽然他个人并没有直接做多少事情,但是,能有这个结果,却是离不开他的jīng心谋划、竭力呼吁。盆地里的情况,是他老爹亲力亲为得来的结果,而盆地外面的情况,却是因为盆地里面的良好状况,给那些地方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这才被动的有了现在的局面。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些都离不开他的努力。

  也是有了这些成果,曾凌风才可以心安理得的说一句,即使以他现在的成就,也无愧于重生了一次。

  老胡对曾凌风突然1-出的笑意有些疑hu-,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却是因为他的这些行动而在那里笑。不过,要是老胡知道这些事情之所以出现的原因,恐怕也不得不对曾凌风竖起一个大拇指来,这样的事情,即使是重生人士,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实现的。

  突然,曾凌风想起了一件非常sī人的事情。

  他看着老胡,神神叨叨的说道:“胡伯伯,我有一件非常sī人的事情,需要你老帮个忙。”

  老胡被曾凌风这突然的话给吓了一跳,尤其是看见曾凌风那笑眯眯的圆脸,更是有一种心惊r-u跳的感觉。

  他找曾凌风的事情没有简单的事情,曾凌风每次请他帮忙的时候,又哪有简单过?

  “小子,慢来你先说说,看看是什么事情,我可不能就这么先答应下来,说不定就给你一黑布袋给装了。”老胡摇手道。

  曾凌风笑道:“胡伯伯,你要相信小侄的人品嘛,不管怎么样,绝对不会是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所以,你就先答应了吧。”

  老胡心中念头一转,心说曾凌风说的也是实话,这小子,虽然很多时候不按常理出牌,但还真的从来没有做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于是就小心翼翼的说道:“好吧,我就先答应下来,不过,我先说好了,要是违背了我的个人原则或者是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我可是要反悔的哈。”

  曾凌风开心的说道:“胡伯伯,你老放心,这事情,绝对不会触犯到别人的利益,真的是一件极其sī人的事情。”

  老胡点点头,示意曾凌风说。

  曾凌风就站起身来,凑到老胡耳边,小声道:“是这样的,胡伯伯,我想帮亚茹姐请个假。”

  ………………………………………………

  ps:有些尴尬啊,小弟求了月票之后,貌似没有大大响应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雪恋1988其他小说:仙园农庄灵犀戒召唤之三国霸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