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平安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266章平安

  曾凌风当然不可能在这家店里买下很多情趣内衣和情趣套装,因为他即将前往英国去陪陪罗莎和苏菲;然后就要飞往美国,理查兹、杰西卡、娜塔莉、安妮和莎拉波娃正在那边等着。陪着这些女人玩几天之后,林亚茹和王琳就要毕业回国了,正好和他一起回来。

  不过,色心大动的曾凌风还是买下了三套,并计划着晚上就让伊万卡穿了体验一下情趣。

  曾凌风脸上那坏坏的笑容自然是泄露了他的计划,饶是伊万卡是一个比较开放的西方女孩儿,也是有些脸红心跳的,狠狠地剜了曾凌风几眼。

  不过,想到晚上可能有的**滋味,伊万卡的心中也不由得有些热切起来。

  两人从内衣店出来,曾凌风当着搬运工,亲自提着装衣服的袋子。伊万卡则是挽着他的胳膊,靠着他走着,两人之间的氛围显得很是温馨。

  伊万卡一边走着,一边说她小时候过圣诞节的一些趣事,忽然就停下来不说了。

  “怎么不说了,我正听的津津有味儿呢”曾凌风感觉有些好奇地问道。

  伊万卡的表情忽然之间变的有些古怪,有些玩味的意思,看着曾凌风,良久之后才说道:“你知不知道,在我们西方,平安夜还有一个别名?”

  “平安夜,失贞夜嘛,这算不得什么新闻了。”曾凌风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不过他反过来问伊万卡道,“那么,你知道平安夜为什么叫失贞夜吗?”

  伊万卡歪着头想了想后说道:“大概是这一年中,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有很多年轻男女凑到一块儿来教堂参加庆祝活动,据说在回去的时候,经常在车里或者床上发生一些男女之间应该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据欧洲某社会调查机构对上万名在校中学女生的问卷调查数据,超过一半以上的女生第一次男女交往经历都发生在平安夜,所以,我们西方人也把平安夜叫做失贞夜。”

  曾凌风微笑着摇了摇头,显然是不赞同伊万卡的说法。

  伊万卡觉得有些奇怪,似乎没有理由自己会说错啊?于是她就问曾凌风这里面的根由,可惜曾凌风就是笑而不答,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让她感到非常恼火儿。

  最后曾凌风招架不住伊万卡的软磨硬泡了,只好回答道:“你说的那个,是西方人的理解。但是,你现在是我的老婆了,要学会用东方人的思维去理解。”

  “啊?难道在这个原因上面,东方人和西方人还有区别吗?我说的应该是事实吧?”伊万卡不解的问道。

  曾凌风一撇嘴,说的:“这差别大了去了。”

  伊万卡一脸好奇的问道:“那你说说,这差别怎么个**儿?”

  曾凌风想了想,有些尴尬的说道:“呃,这个真相太猥琐,我不能说出来,我用写,让你自己去领悟好了。”

  伊万卡心想这个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能有什么猥琐之处呢?让曾凌风这种厚脸皮都感到有些猥琐的答案,倒是很让她感到好奇的。

  于是在伊万卡注视中,曾凌风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小笔记本和一支笔,在笔记本上面写下了“平安”两个字。

  伊万卡在中国生活了多年,汉语说得也不错了,这两个字自然是认得的。

  “不就是平安这两个字嘛,没什么啊。”伊万卡莫名其妙地说道。

  “那你再看一下。”曾凌风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玩一个拆字游戏,然后再组合起来,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伊万卡注意一看,就发现曾凌风将”平“字拆成了“干”和“八”,把”安“字拆成了“女”和“宀”。

  伊万卡还是没看出什么。

  “嘿嘿,你给我看好了,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曾凌风嘿嘿一笑,然后画了一个箭头,将“八”字指向“宀”的下面,然后一本正经地对伊万卡说道,“你再按照顺序念出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干……”伊万卡念了一个字就不出声了,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她自然是知道那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了,哭笑不得地掐着曾凌风的耳朵说道,“你这个坏蛋儿,怎么会这样?”

  曾凌风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这和我有啥关系,这就是汉字的神奇之处。”

  “什么跟什么啊,你这脑袋里都装的些啥子哦。”伊万卡觉得被曾凌风给戏弄了,可惜的是曾凌风摆出来的东西有理有据,容不得她有所反驳,一时之间就觉得曾凌风这家伙实在是太阴险太猥琐了。

  伊万卡虽然只说了一个字,声音也不大,但是这个时候,教堂外面正是人多的时候,有几对就听见了伊万卡念出的那第一个字,还以为她是在爆粗口,顿时就投过来或诧异或暧昧的目光,在这些人的眼中,听到一个外国女孩儿字正腔圆的念出“干!”来,不觉得奇怪才是奇怪了。

  伊万卡也注意到了周围人那怪异的目光,顿时羞不可抑,学起鸵鸟来,将臻首直接埋进了曾凌风的怀里。

  曾凌风得意的哈哈大笑,说道:“不用急,现在不忙,等咱们回家了,再继续慢慢研究这个平安的深亥内涵也不迟。”

  “谁跟你研究这个,今晚你自己睡去!”伊万卡立刻报复道。

  曾凌风自然不会把伊万卡的话当真,如果说她能够在这方面斗的过自己,那才算是太阳从西边儿出来了,当下也不再多说,继续挽着伊万卡四处走着。

  直到教堂的钟声敲响,曾凌风才和伊万卡踏上了归途。

  回到家,曾凌风就往沙发上一倒,打了个呵欠,活动下身体,说道:“哎呀,这走的路多了,浑身酸痛啊,要是有人能来按摩一下,那就再舒服不过了。”

  伊万卡眉头轻拧,如何不明白曾凌风话中的意思。

  哼!伊万卡轻咬贝齿,嘴巴微微嘟起,脸上略微浮起一丝红晕,鼻子闷哼一声的走到曾凌风身边。

  “恩,好舒服,宝贝儿,你的手法是越来越娴熟了!我看日后我再给你追加一份按摩补贴好了。”曾凌风闭着眼享受着伊万卡的按摩,打趣说。

  “坏蛋儿!”伊万卡被曾凌风逗的害羞不过,跺脚轻啐。

  曾凌风哈哈一笑,也不再逗伊万卡,任由她帮自己捏肩膀。

  捏了一会儿,伊万卡就让曾凌风先去洗澡,等到曾凌风洗完出来,她就把曾凌风推进了卧室,然后提着曾凌风刚刚拿回来的袋子进了浴室,那里面装的正是曾凌风刚刚买回来的情趣套装。

  曾凌风一个人躺在床上,浮想联翩。

  正当曾凌风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淡淡的清香飘了进来。房门打开了,沐浴完的伊万卡穿着一套刚买的情趣套装走了进来。

  看着身材极其高挑,出浴后穿着一身都市办公女性套装的伊万卡向自己走来,那感觉让曾凌风心跳不止,她是那样的美丽而又充满诱惑。

  曾凌风坐起来看着伊万卡,刚洗过的湿湿的长发贴在身后,俏脸上红霞满布,真可谓是人面桃花。曾凌风起身抱住她,将她放到他的腿上,看着伊万卡羞涩的低着头,从敞开的衣襟中能看到深深的、迷人的沟壑。

  “亲爱的,你真迷人!”伊万卡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三岁的小男人,心中涌动一股异样的情绪,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

  曾凌风闻听伊万卡这有如呢喃的呻吟声,全身一颤。伊万卡这令所有男人骨头都足以酥麻掉的呻吟声,让曾凌风再也没有心情想其它,曾凌风情不自禁的吻上了伊万卡的嘴唇。

  一声**的呻吟!一条细滑的香舌伸入曾凌风口中。

  曾凌风的鼻尖噢到伊万卡透体的幽香,舌尖感触到伊万卡香舌传来的阵阵滑腻,心头一阵荡漾,尤其当伊万卡将身体靠到曾凌风身上之时,曾凌风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搂上了伊万卡的细腰,顺着柔若无骨的细腰顺滑而上,触手之处,阵阵触心的细滑,几乎令曾凌风整个人酥麻掉。尤其当双手探上那两座圣母峰时,曾凌风几乎情不自禁的想要喊出来。

  爽,实在太爽了!双手之下,这对圣母峰让曾凌风想起当年安禄山对杨贵妃那对硕乳的形容——滑腻初凝塞上酥。

  “唔……”伊万卡一声**蚀骨的呻吟,双颊更是羞红。她原本只是一时情不自禁才忍不住吻了曾凌风一口,但不曾想这一吻却有如天雷勾动地火,让俩人一发不可收拾。

  曾凌风的大肆侵略,她的处处退守,仿佛事先排练一般极有默契。而伊万卡这种欲拒还迎的羞态,让曾凌风更是雄姿勃发,双不曾丝毫停歇。在伊万卡身上肆意游走,享受着这具**所带来的阵阵**的触感。

  伊万卡一声轻叫,原来是曾凌风已经剥去了她那都市办公女性的套装,露出里面的亵衣。伊万卡顿时一阵羞涩。

  曾凌风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伊万卡居然会穿一件亵衣,而不是普通女性所穿的BRA。不过这件亵衣极为性感,蕾丝薄纱,说不出的性感和诱惑。把玩鉴赏一番后,抵受不住身体传来阵阵需要,曾凌风两手微微用力,卸去了伊万卡身上最后一件亵衣,露出里面又白又嫩,如新蒸的鸡头子般的蓓蕾,中间一点娇红,真是令人爱杀!

  …………………………………………………………

  PS:感谢送上月票、天使战斧和冷寒飘雪三位同学投出的月票。

  本页地址:

  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雪恋1988其他小说:仙园农庄灵犀戒召唤之三国霸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