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出来混是要还的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在丛林里,冷峰自由得就像是一缕轻风的身影却在此时突然停了下来。

  罗语竹没有出声,只是紧紧的抱住了冷峰的脖子,她知道这时候肯定是岀现了什么情况,她能做的就是让这个男子在活动的时候,少受她的一点影响,做为华夏最强大脑的一枚绝对美女,罗语竹不只是人长的漂亮,最主要的还是她有着聪明的头脑,还有当机立断的行事风格。

  冷峰紧抱着罗语竹的身体突然一个箭步向侧方的一棵大树后闪去,而就在这时,枪声大做,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已经是布满了弹坑。

  “我靠,有情况。”

  闪到大树后的冷峰探头冷漠的看了一眼突然出现在自己前方二十米处的十几个雇佣兵,轻轻骂了一句,接着从身后拿出一把手枪递给刚反应过来的罗语竹道:“你在这等我”

  话落,不等罗语竹开口应答,冷峰的身影就像幽灵一样闪入丛林里,神出鬼没地偷偷猎杀才是他最喜欢的方式。

  冷峰的身影在丛林中时隐时现,速度快得简直达到了人类的极限,4.6毫米的钢芯弹无情地钻入敌人的脑袋,然后在空中激起一蓬蓬的血雾。

  只有枪响,没有挣扎,冷峰身如鬼魅,出手无情,只见子弹的火光残影,血花乍现,血箭狂飙,血雨飘洒,宛如死神一样无情地收割着生命和灵魂。

  从丛林出来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十几个雇佣兵就永远地躺倒在各自的位置上,有的连开枪喊叫的机会都没有。

  罗语竹似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个年轻人给她的感觉是极具震撼力的,看着你笑时眼眸清纯如一片温柔的海,哪知弹指间杀人于无形,澎湃的寒意能把人的心冻僵,可不知为什么,此刻的罗语竹并不感到恐惧,相反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这种冷酷,这种霸气,才是一个女人最需要的依靠。

  就在罗语竹胡思乱想时,突然看到了一条色彩斑斓的毛毛虫掉到了她的左手上,出于女人的本能,她顿时一声惊叫。

  罗语竹这声惊叫瞬间便引起了离她不远处的一名四十多岁的雇佣兵注意,雇佣兵也毫不犹豫的端起了枪,向她扣动了扳机。

  可就在枪响的一刹那间,一道残影却是从天而降,正好挡在了罗语竹的身前,那个身影猛的一震,迅速伸手将罗语竹揽入怀中并退到大树后。

  罗语竹知道发生了什么,在那危急的时刻,是这个男人用山一般的身体挡住了射向她的子弹,保住了她的性命。

  殷红的血迹从男人的肩膀上涌出,刹那间把衣服染红了一片,罗语竹眼睛发红,泪水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冷峰,你怎么样?”

  “我没事。”

  冷峰给了罗语竹一个没事的眼神说道,而就在罗语竹撕破自己的内.衣准备帮他包扎伤口时,冷峰却突然伸手将罗语竹打晕。

  之所以要将罗语竹打晕,那时冷峰在替罗语竹挡枪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有些事,他不想让罗语竹知道。

  也就在这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冷峰不远处响起:“孤狼,老子佩服你的手段,但今天老子不杀你誓不为人!”

  话音刚落,丛林里闪出一个身影,脚步落地无声,整个人就像一张绷紧的弓,强劲剽悍,蓄势待发,而和他同时出现的,还有两个大个雇佣兵。

  林子里飘荡着熏人欲呕的焦糊味,一种叫做死亡的幽灵在林间徘徊,不断吞噬着活生生的躯体和灵魂。

  冷峰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他右手反握军刺,眼眸冷得就像是亘古未化的冰湖:“克里昱,没想到这次会是你。”

  “叛徒,今天你死定了。”克里昱的声音同样冷冰冰的说道。

  冷峰忽然笑了,目光里毫不掩饰不屑与讥讽的看着克里昱,道:“就凭你?”

  冷峰的话让克里昱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无比,曾经,他和冷峰在一个组织里,但冷峰的强势却一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只到冷峰脱离组织后,他才有机会出人头地,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冷峰早已在他心中成为了魔。

  打败冷峰并干掉冷峰,是克里昱现在做梦都想的事情,这次他主动向布里芬妮提出断后,就是想碰碰运气,看看在这里能不遇到冷峰。

  这次他的运气看似还不错。

  但鹿死谁手,现在还是未知数。

  克里昱眼神瞬间变得犀利如锥,有着血色的杀机在瞳孔中弥漫发忽然仰头狂笑了几声,道:“既然如此,今天就让我们做个了断吧!”

  说完,克里昱手里突然多了一把薄如蝉翼的军刀,冷若秋霜,手腕一翻,未见身形如何闪动,刀光已如匹练般刺向冷峰的咽喉。

  冷峰不退反进,迎着刀光疾冲而上,在刀尖触及咽喉的一刹那,手腕倏翻,一道黝黑的闪电已撞上雪亮的刀光,“苍啷”一声巨响,火星四射,三棱军刺和格斗军刀实实地碰在一处。

  冷峰左掌虚击,引开对方刀势,右手军刺如出洞的怪蟒插向克里昱的左胁。

  可没想到克里昱却视若无睹,不闪不避,刀势不变,径直斩向冷峰刚刚受伤的左臂。

  “哧”地一下,锋利的刀刃划过冷峰的左臂,鲜血迸流,与此同时,冷峰的军刺已刺中克里昱的左胁,然而让冷峰大为意外的是军刺像是撞上了坚硬的钢板,生生被克里昱用肉身给挡住了。

  冷峰闪电般撤步后转,半跪在地上冷冷道:“你也注射了基因?”

  “哈哈!”

  克里昱狂笑一声,一言不发挥刀疾上的同时,对自己的两位同伴喊道:“他伤势不轻,一起上,干掉他。”

  冷峰不屑的冷笑一声,居然在左臂受伤的情况下,放弃了防守,主动对他们发起了进攻,而且他的攻击是那么的犀利,脚尖一点地面,半跪在地的身影腾空跃起,宛若驽马扬蹄,右脚狂踢靠左的一个男子的下巴,卡擦一声骨骼断裂声中,那名男子被踢得仰面飞起,下巴粉碎性骨折,一片血雨猛然喷出,夹杂着一堆碎牙。

  与此同时,冷峰的左脚顺势从一个诡异的角度踢出,狠狠的踹正靠右一个男子的胸肋处,又是一阵沉闷的骨骼断裂声,那名男子如遭重锤,身体硬是向后滑了三尺,才趔趄倒地。

  眼看冷峰的凌空两脚其势已竭,最后的克里昱已然反应过来,眸子精芒一爆,就想趁这空挡作出华丽的逆袭。

  让他想不到的是,人在半空的冷峰,居然在极不可能的情况下,利用雄浑无比的腰力,硬是将重心已经不稳的身子违反地球引力的再度一扭,右脚猛然屈膝,盖骨朝他的左脸狠狠的撞去。

  沉闷的声响中,克里昱仰面跌出,一头栽在地上,板骨遭遇重创,内颅大出血,立即口吐白沫,浑身不停的抽搐痉.挛。

  “啪…啪…”

  从冷峰身后的丛林中,突然传出一声诡异的鼓掌声,心头微微一惊的冷峰猛然回头,一女四男的身影便映入了他的眼帘。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