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一剑斩妖王(为笑笑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该死。

  玄青只知道这弥天神剑厉害,刚才情急之下,竟然忽略了这一层。

  然而,他的神色依旧没有变化。

  手依旧握着弥天神剑,身形始终不动。

  那妖王间他一动不动,自以为已经说中了玄青的要害。

  此时,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接连咳嗽了几下,口中喷出几口鲜血,然而妖王对于这点伤,却丝毫不介意,他凝视着玄青,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如今,你反而是比本王要狼狈的多吧!”

  玄青一怔,握着,弥天神剑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手心中禁不住沁出层层冷汗。

  “你……”

  玄青的话到了嘴边,却没有再说出口。

  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全身无力,这弥天神剑确实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此时他体内的真气,还不如一个寻常的凝气境的修士,只要妖王花一点一点力气,就能够使他致命了。

  此时,妖王摇晃着身子,正在一步步地朝着他靠过来。

  “哼,妖王,你不用骗你自己,你自己受到了弥天神剑的一击,想必也剩下不了多少力气了,你比我强不了多少。”

  那妖王抬手抹了抹一脸的污浊。却仍旧挂着得意的笑意。

  “我确实剩下不了多少真气了,然而,我兵没有使用弥天神剑,我的真气只需要比你多那么一点点,就足够将你杀死了!”

  “哈哈哈!玄青,我听说过你的威名,也知道你的本事,可是几日,你确实无论五河,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那妖王此时已经在距离玄青五步之遥的地方站定,狂侠一声。

  下一刻,他张开手掌,将最后的一丝丝真气凝结在手心上,顿时一吐纳黑雾从他的掌心上喷吐而出。

  那黑雾迅速凝结成一个黑球,黑球迅速在空气中飞速旋转,最后裹挟着妖王最后的力量,朝着玄青的心口打过去。

  呼!

  所有的人心不由跟着一颤。

  难道玄青要就此殒命了!

  妖王的速度,可不必寻常修士的速度,那黑球只是在空气中一闪动,下一刻就到了玄青的身侧。

  其余的人即便是玄出手帮忙,也断然是有着个心,却没有这个力。

  “玄青哥!”

  司马尚禁不住惊呼起来。

  “主人!”正在激战的离落也禁不住回头看过来。

  九黎身子不由掠了百余丈,企图阻止却还是鞭长莫及,只能用焦灼的眼神,看向玄青。

  此时,就在那黑球撞向玄青的瞬间,玄青的手心不知道何事凝结出了一团冰蓝色的火焰,和对方的黑球相抗衡。

  轰然一声巨响之后,玄青手腕一转,一道光刃沿着妖王的右臂斜着劈砍下来,妖王冷不丁地中了一剑,整个人向前一扑,就倒在了地上。

  汩汩的鲜血毫无控制地流淌出来。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玄青。

  “不可能!不可能的……”

  妖王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在临死之前,只是用眼神凝视着玄青,希望玄青给出一个答案。

  玄青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几乎不可察觉的微笑。

  “你只知道弥天神剑,会耗尽我的真气,却不知道我乃是乌凤王族的血脉吧……所谓的乌凤的血脉,就是战力在耗费一空之后,能在最短段时间恢复。”

  那妖王又喷出了几口血,依旧不肯相信。

  “刚才,不过是几十息的时间,你怎么可能恢复的那么快?”

  ”我恢复的确实不够快,我的战斗力并没有全完恢复,不过,就像是你说的,我的战斗力只需要比你多那么一点点就足够了……“

  玄青竖起一跟食指。

  “很不巧,我就比你多那么一点点,就足以让你致命了。”

  此时的妖王再也支撑不住,心中的怒火怒喝着伤口上的疼痛,翻滚上来。

  噗!

  妖王不甘地怒吼一声,最后的一丝丝气息终于断了。

  他双目圆睁,直到最后,他都不能瞑目。

  周遭顿时都静寂了下来,群妖无首,其余的人战斗力也顿时弱下来不少。

  “妖王死了!”

  半晌之后,有一人喊了一声。

  像是一道兴奋剂一样,顿时让每一个都充满了兴奋。

  “听我号令,全军出!扫清妖族余孽!”

  玄青将手中的弥天神剑高高举起,整个人宛若带着神明,带着强烈的杀气,荡漾开来。

  青阳宗的宗门打开,数十万人立即杀了出来,他们像是一道汹涌的潮水一样,瞬间,将其余的妖族的余孽吞噬。

  一个时辰以后。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妖的尸体。

  寒冰三尺的寒气笼罩了青阳宗周遭百余多里。

  一切终于结束了。

  玄青将弥天神剑收入剑鞘,着那在青阳宗的高高的塔楼上,朝下看着。

  “恭喜旗开得胜!”

  九黎一脸疲惫地来向玄青道贺。

  “客气了。”

  当天晚上,青阳宗大摆筵席,共同庆祝这百年一遇的时刻。

  酒宴结束,玄青和九黎以及司马尚告别。

  并且将宗主令归还给了飞山,独自一人,离开了青阳宗。

  “兄弟,你就这么走了?”

  九黎追上一步问道。

  “嗯,九黎兄以为我还会怎样?”

  “这是你辛苦打下来的青阳宗,宗主之位应该就是你的。”

  九黎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玄青辛辛苦苦打下来的青阳宗,却拱手相让。

  这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

  “请宗主留下!”

  此时,青阳宗数万名弟子,见玄青要走,纷纷惊恐,密密麻麻跪倒了一大片。

  “请玄宗主留下。”

  此时的飞山,尽管手中握着宗主令,脸上却是哄一阵,白一阵的。

  他犹豫了半晌,终于走到玄青跟前,将宗主令牌取出,双手奉上。

  “我确实不配当这个宗主,这个宗主还是你来当吧!”

  玄青淡淡一笑,轻轻地将宗主令推开。

  “我玄青来青阳宗,只是因为当年我为云清水前辈许下的承诺,至于说什么宗主之位,我从来就没有放在眼中。”

  此时,他缓缓转过身,看向众位弟子们。

  “大家都起来吧,我相信经历过这场浩劫,飞山自己会有所感悟,真正的修行,不是依赖于掠夺,而是依赖于自身。如今,我的天劫马上就要到了,我必须离开了。”

  天劫?

  一听说是天劫,众位弟子们更是不能让他走了。

  纷纷跪着乞求道:

  “既然您不愿意留下,还请在您天劫到来的时候,让我们为您护法,总好过在外面,恐有心术不真的人窥视,限您于危险当中。”

  飞山也走过来。

  “留下吧,我把我的宗主的洞府腾出来。”

  玄青看了一眼众人,实在是觉得盛情难却,如今天劫马上就要

  “好吧。不过我还是住的逍遥洞府就好。”

  众人见玄青答应,纷纷起身。

  告别了九黎和司马尚,玄青带着离落前往逍遥洞府之中。

  洞府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直被小东小西照看着。

  里面的陈设还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玄青来到巨大的冰石前,端坐在冰石之上,轻轻闭上双目。

  他口中喃喃自语:

  “天劫就要到了,你们到门外守候吧。”

  “是!”

  离落和小东小西纷纷离开,守护在洞门之外。

  逍遥洞府中,玄青静静的吐纳着,感受着天地原力对于他身体的重刷。

  小东和小西守护在洞门之外,静静地看着夕阳。

  “如果主人渡劫成功,就会成为这千年以来的唯一的一个神呢。”

  “是吗?”小西扭头问道。

  “当然拉!这世界上,除了幻雪神主,还有谁能和主人抗衡,只要主人渡劫成功,他就可以和幻雪神主并列了!”……

  夕阳西下。

  一点一点的隐没在黑暗之中。(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武逆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人性禁岛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永恒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