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 说服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很快老头就回来了。↖頂↖点↖小↖说,

  老头说道,“华画皇,里边请。我家大人在客厅等您。”

  华天方点了点头。两人就随着老头往宅子内走去。

  走了进去,袁渊才发觉,这个宅院十分破败。花草看起来就好像没有人打理的样子,而且,院子里没有什么人来往。

  看起来这座宅子的仆役也很少。

  很快,就到达了客厅。

  老头带着华天方和袁渊到了客厅门口,就转身离开了。

  华天方和袁渊走入了客厅。

  就看到主位上坐了一个人。

  这个人看起来四十多岁,面目有几分滑稽。鼻子十分大,嘴巴也十分大。眼睛却是有点小。

  虽然眼睛小,但是眼神犀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华天方拱了拱手,“花成将,好长时间不见。”

  花成将点了点头,“这个就是你的徒弟?体修九阶?”

  华天方有些惊讶了。花成将一直不理俗事,他以为有关袁渊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花成将的耳里,没有想到花成将消息这么灵通,早上发生的事情,晚上他就知道了。

  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个花成将。

  华天方点了点头,“是我的徒弟。袁渊,来见过花画皇。”

  袁渊连忙上前,深深鞠了一躬,“花画皇。”

  花成将立刻站起了身,“你可是九阶强者,你对我行这样的大礼,我可不敢当。”

  袁渊面色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华天方哈哈大笑,“好了,花成将,别摆谱了。我和你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你的脾性么?他毕竟是我徒弟,是你的晚辈,给你行个礼,也没有什么。”

  花成将点了点头,“好了,你们坐吧。没有茶水。那烧茶水的娘子正在给我做饭,没有时间给你们上茶水。”

  袁渊顿时有些惊愕了。看来这个花成将的身边,的确是服侍的人很少。不然不会连一个烹制茶水的人都没有。

  袁渊不知道的是,这座宅子内,服侍花成将的人,不过三人。一个就是那个看门的老头。

  一个就是负责煮饭,烹茶的婆子,还有一个就是管理着杂事的小厮。

  花成将是一个苦修者,自然不会在衣食住行上样样上心。

  这些,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华天方点了点头,“没有茶水就没有茶水吧,我们不是来喝茶的。”

  花成将指了指下首的座位,“坐吧。”

  华天方点了点头,和袁渊坐了下来。

  花成将看到两人坐了下来,也坐了下来,“华天方,你今天来有什么事情。该不会是炫耀你的徒弟来的吧?”

  华天方摇了摇头,“我是为了那王如絮发动画皇召集令的事情来的。你应该也知道了,我徒儿杀了那王如絮的侄孙。那王如絮想要发动画皇召集令,然后踢我徒弟出画院。我希望你能够支持我徒儿不被踢出画院。”

  花成将摇了摇头,“没兴趣。这次听证会,我不会参加。”

  华天方面色没有因为花成将的拒绝而有一点改变,他认识花成将这么长时间了,自然是了解花成将的。

  这个花成将除了修炼,绘画,对其他事情都没有什么兴趣。

  甚至于,对于收徒,传下自己的衣钵,这样的事情,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在他的信念,他的生活,他的人生中只有一件事情贯穿始终,就是努力踏足画圣境界。

  华天方悠然说道,“我徒弟的家族,是在青阳。虽然是小家族,但是在青阳已经延续几百年了。”

  花成将眼睛一亮,看向了袁渊,“你叫什么名字?”

  袁渊连忙说道,“我叫袁渊。”

  花成将叹了口气,“没有想到,离开青阳那么多年了,竟然还可以见到家乡的人。袁家的确是个小家族,竟然能够出了你这样天赋出众的孩子,的确不容易。”

  “不过,我不会为了这样的小事情就耽误修炼的。听证会我还是不会去的。袁渊,华天方,你们找别人去吧。”

  听了花成将的话,华天方面上流露出一丝不满。

  华天方刚要开口,就看到袁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了一个翠绿的葫芦。

  葫芦巴掌大小,看起来碧绿可爱。

  花成将看到那个葫芦,就惊诧了,“你这葫芦是哪里来的?”

  袁渊回答道,“这个葫芦,是一个名叫花老头的画宗境界的前辈赠送的。他就在青阳的郊外的安园隐居。”

  说着,袁渊站立起来,把葫芦递给了花成将。

  花成将接过了葫芦,面上流露出了一丝缅怀的表情。

  “这个花老头是我的一个侄子。他虽然到达了画宗境界,但是想要到达画尊境界,千难万难。而且,他的寿元将尽,就回青阳养老去了。这个葫芦,是他贴身的东西,没有想到,竟然会赠送给你。”花成将说道。

  袁渊点了点头,“花前辈在青阳的生活很是惬意。而且,花前辈对我袁家还多有照顾。我很感激花前辈。”

  花成将点了点头,“他能有点事情做就好。我还担心他,整日没有事情,会困顿郁闷呢。好了,听证会,我会参加的,也会支持你不被踢出画院。既然我的侄子能够把这个葫芦送给你,必然当你是亲近的人。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踢出画院。”

  袁渊面上流露出了笑容,“多谢花画皇。”

  华天方也是乐了,“多谢了,花成将。”

  花成将摆摆手,“小事情。好了,没有事情了,你们就走吧,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我那厨娘可是只做了我的饭菜。听证会,我既然答应了,肯定回去的。”

  说着花成将把碧绿的葫芦递给了袁渊。

  华天方和袁渊站了起来,华天方对着花成将拱了拱手,“那我们就告辞了,花成将,你可千万要记得时间,别一修炼忘记去参加了。”

  花成将点了点头,“华天方,你也太啰嗦了。我既然答应了,自然会做到。这个你放心。”

  看到花成将有些不耐烦了,华天方也没有再说什么,带着袁渊就离开了。

  离开了花府,两人就分开了。

  袁渊回圣地画院,华天方回自己的宅院。

  袁渊回到别墅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甄宝,甄福,武大牛,石不缺都在等待着袁渊。

  袁渊把事情向他们说了。听到袁渊顺利请到花成将参加听证会,两人都是替袁渊高兴。

  这个时候,甄宝说话了,“少爷,去餐厅吃饭吧。饭菜都温着呢。”

  袁渊问道,“宝爷,你们都吃过了么?”

  甄宝摇了摇头,“我们等着少爷一起回来吃。”

  袁渊叹了口气,“宝爷,以后碰到我有事情,你们就先吃。别这样等我。吃完了,你们也可以干该干的事情,修炼,绘画。”

  甄宝等人都没有说话。袁渊知道,他们并没有听进去,以后,碰到这样的事情,他们还会等袁渊。

  袁渊也是没有办法了。

  几人走进了餐厅,珠儿,惠儿,已经把饭菜摆了上来。

  众人喊来了蛮鸿,蛮小小,就开始一起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袁渊给众人讲述了说服花成将的过程。

  众人是感慨连连。

  甄宝自然是知道花老头的。

  没有想到那个花老头和花成将竟然有这这样的渊源。

  接着,袁渊开始感慨,花成将已经是画皇境界,寿元悠长。虽然是花老头的叔父,但是看起来比花老头还年轻。

  而花老头,因为无法进阶,就这样荒废了,只能等到寿元将尽。尘归尘,土归土。

  听了袁渊的感慨,甄宝,甄福都沉默了。

  如果有一天,他们也无法进阶,也会如此。大陆上,像花老头这样的人,其实是不少的。

  越是到达高阶,进阶越是艰难。很多人就是整天都用来修炼,到寿元尽了的时候,可能都修炼不够进阶所需要的画元。

  而他们则是有福气的。

  有了画元种子,有了《混沌种元经》,他们根本不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甄宝,甄福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欣慰,看到了自信。

  接着,袁渊又说了,今天课堂上,贺忘川给他书籍和教案的事情。

  甄宝点了点头,“少爷,这都是人情,我们都要记下。”

  袁渊点了点头,“是,宝爷,”

  很快,众人吃完了晚饭,就散去了。

  袁渊,甄宝,甄福都进入了各自的画室,开始修炼,绘画。

  武大牛,石不缺去修炼元气了。

  袁渊走入了画室,拿出了贺忘川给他的书籍,教案,翻开看了看。

  书籍,教案都保存得很好,显然,曾经看书的人,都非常爱惜这些书。

  袁渊又放下了书籍,教案。今天晚上,他不准备抄录这些阵图画。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就在昨天,他修炼够了十万道画元,可以开始冲击画宗境界了。

  如果,昨天没有被王允深掳了去,昨天,他就应该冲击画宗境界了。

  袁渊摆开了画架,拿出了一张蕴含灵气的油画纸。拿出了油画颜料,油画笔,准备开始绘制。

  袁渊准备绘制的是油画《天罚》。这幅画,当时在太阿的时候,东里流远曾经用来对付袁渊。

  这幅画攻击力十分强。

  是六阶里,绘制战斗系灵画的画家,都会绘制的灵画。

  袁渊看了看画册上的《天罚》画面,地面上是一片火海,好像整个世界都在燃烧。

  在天空,还有大颗,大堆的陨石降落。

  整个画面看起来,好像袁渊前世流传的末日景象。(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