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 杀猪菜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狄风的话让李治陷入了沉思,“狄风的做法不错,但诚信值得推广,可公平就有待商榷了,如果士大夫和皇族都跟平民讲公平,那皇权的至高无上还从何说起?众生平等虽然皇家经常挂在嘴边,但那只是说给外人听的;王子犯法与民同罪那只是要求别人,对自己是无效的,真要平等了可能么?”想到这李治心里多少有了不痛快。[? ([八{一小([<[说网 W}W>W?.?8]1?Z}

  狄风不知道自己的一个公平就已经让李治有了想法,他还在讲着自己以后打算办学和开医馆的事。

  “此子在这一庄之地办这些还行,但决不能让他把影响扩大,要是各地效仿人人讲公平,迟早就会有人要跟朕来要公平了,要怎么才能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呢?……”李治没有在关心狄风后面讲什么,他在心里想着该如何在不损害自己的权力的情况下还能让天下百姓过的都如狄家庄这般。

  李治和狄风所处的地位不同看待事物的眼光自然也就有所差别,可以说李治比有着后世思想的狄风看的更远更全。他不是对狄风一系列的惠民政策不感兴趣,正相反从贞观年期,大唐就提出了一系列改善民生的新政,这些新政比狄风想到的丝毫不差,皇帝自考核政绩、兴修水利、改善良种、创立救灾扶贫专用仓储,改革耕作工具、研瓷器、疏通运河建立了初步的漕运等等;自太宗起新政不断,到了李治时代更是继承和扬了变革的成果;但是这些变革的收效没有达到李治的预期,究其原因是因为土地的兼并,门阀大族和平民的利益冲突,这是时代的限制是无法越的。

  所以李治纠结“公平”一词的应用,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在他的帝国里不可能出现公平一说,“公平”正是妨碍帝国展的绊脚石。

  大唐的强大和富庶直追文景盛世已经到了封建社会展的顶峰,帝王勤于政事,宽容豁达,政治开明,民族融合可以说前所未有可能做到公平吗?不能!就如以廉洁大公无私而著称的狄仁杰不也是会利用职权慷朝廷之慨宴请朝代朋友嘛!李绩是纯臣对大唐忠心无二,可也会虚报功绩,冒领军功,虽说大部分赏赐分给了不下,但看他家的奢华用度就能知道他暗地里也是捞了不少,再说每年下拨的各种款项能到百姓手里的又有多少?恐怕大部分都被各级官吏瓜分一空了吧!朝廷颁布的惠民实政又能落式多少?恐怕不足一成!

  这些李治心里清楚,不是不想管而是不能管,这是千百年来士大夫约定俗成的“权力”,微瑕而已,真的管了后果不堪设想;百姓苦又能怎么样?造反吗?就如弥勒教,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挡不住朝廷大军的雷霆一击。但真要是“公平了”惹得贵族反叛,那可就不是乌合之众了,强大如现在的帝国也可能会顷刻分崩离析。

  李治从小学的就是帝王之道,他看过无数亡国的例子,百姓造反能亡国的少之又少,贵族参与造反的却占了大多数。天下大同在李治看来就是一个谎言,就算心里明知道狄风所说的让百姓成为“主人”会给大唐带来前所未有的盛世,但为了皇权他也不会去做。

  太宗经常引用荀子的话“民水也。水能栽舟,亦能覆舟”这不过是安抚人心之语,真正要维护的还是贵族利益;狄风之法只能施行与一隅,而不能在大唐境内全部推广,因为各地的权贵不会像狄风这般“无私”,像狄风这样的异类,恐怕大唐国内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李治心里想着事,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和着狄风的话题,而狄风在一旁天南地北的胡侃,直到丑儿跑过来拽着狄风去吃东西,才打破了两人的交谈。

  四口热气腾腾的大锅,汤白肉烂大骨头在锅里的沸汤中翻滚,香气直钻口鼻让人垂涎,庄户们手里端着大碗围在锅旁眼巴巴的盯着锅里的骨头和下水,馋的直咽唾沫,就等庄主话好准备开吃了。

  “开吃!”狄风一声令下。石头那货抢先从锅里捞出了一大块肥肠,在盛了酱汁和蒜泥的碗里打了滚,也不怕烫嚼也不嚼就一仰脖吞到了肚里。然后被烫的呲牙咧嘴直跺跺脚。

  狄风瞪了石头一眼笑骂着“活该!府上没给你吃的嘛?你还和庄户抢个什么劲!”。

  石头挠挠脑袋嘿嘿傻笑着说道:“老爷,这个味道真的不错,比府上做的丝毫不差,要不你也赶快尝尝,凉了就不好吃了”石头说着把酱汁递给狄风。

  “已经被你这头夯货祸祸过了还敢给老爷用”狄风推开石头递过来的碗,一指旁边的新碗又道:“去,再给老爷调制一碗新的酱汁来,记的多放点蒜泥。”

  狄风取了一双新筷子从锅里捞出了一段肥肠,又在石头重新调制的酱汁里沾了沾,随手放到丑儿的碗里。

  丑儿夹起来吹了吹,放到嘴里细细品尝,片刻咽下后说了声“真的好吃,没有香料味,全是纯纯的肉香”。

  狄风闻言又夹了几块猪下水,沾了沾酱汁,自己吃了一块后,又把剩下的放到了李治的碗里。然后拿起丑儿递来的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

  李治看了看碗里的猪下水,又看看四周忙着吞咽的庄户,再看看正在灌酒的狄风心里暗道“这个狄风还是年轻啊!不过这样“单纯”倒也不错!”,猪下水李治从未吃过,看着怪怪的夹起来一小块放到口里一咀嚼,顿时满口肉香,还混杂着蒜泥的辛辣和酱汁的咸鲜,比起宫里的御膳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李治觉的这样的气氛似乎刺激了自己的食欲,他又把碗里剩下的几样血肠、肺子、猪肝都尝了,很不错!再拿起一块肉骨头沾了酱汁后,李治放下了早已经成了习惯的宫廷举止,和那帮庄户一样,毫无风度的一把从狄风手里抢过酒葫芦也灌了一口。

  狄风的酒清醇浓烈,酒香浓郁,入口辛辣回味绵长,一口下去如喝了沸水,一股热流顺着食道直冲进腹中。让李治忍不住赞了一声“好酒!”。

  就这样一口酒一口肉,再加上庄户不时跑过来敬酒讨好,李治没过多久就已经喝的醉醺醺了。

  “你不错,朕……我真想和你换个身份,你这才是“人”过的日子……”

  李治突然冒出了一句,吓的狄风心里一个哆嗦,心里暗道:“可不能再让李治喝了,这家伙要是喝多了说点什么离谱的话,回头酒醒自己岂不麻烦!”

  “李兄,这肉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光了,咱们就此散了吧!”狄风边打岔边忙四下张望想找暗中藏着的护卫出来,把李治带走。

  看着狄风的样子,李治哈哈一笑“哈哈……你小子滑头的紧啊!我的身份恐怕你早就知道了吧!放心,我就当你不知道。你呢知道了也别说破就当自己不知,咱们这样挺好。不给你找麻烦李晋告辞了”李治说着向身后一招手。

  随着李治的动作,几名劲衣汉子从远处匆匆走来,对着李治施礼后,搀扶着李治离开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领主威武临高启明悍戚无限军火库开艘航母去抗日三国小兵之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