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 除夕夜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时光如梭十几天的时间转眼而过,吃着韭菜鸡蛋馅的饺子,听着院子里传来噼噼啪啪燃烧爆竿的脆响,狄风迎来了他到大唐后的第一个除夕夜。[ W>W)看着炭火映红了房间,暖暖的“一家人”围在一起慢啄浅饮说说笑笑,这种温馨惬意的感觉真好,狄风真想把这一时刻定格永远的守候着这一份安逸。但现实是不准许的今夜皇帝要守岁,夜里奉常寺卿还要带领百官给李治歌功颂德。

  狄风已经接到旨意让他也参加,丑儿心里虽然不愿意让狄风走,但皇命难违,她也只能撅着小嘴给狄风换了衣服,黑色幞头罩顶红色丝绦垂于耳畔,绣有团花的绯红官袍被镶金的腰带一扎显得前扩胸挺,腰系银鱼袋**靴一蹬,一个英武不凡丰神俊朗的美侯爷出现在大家面前。

  在承天门外狄风碰到了狄仁杰,狄风连忙上前施礼,虽然因为分了家狄仁杰免了狄风一天三叩的礼,但对狄风这一段时间只是前不久才借着给自己送绿叶菜的机会上门请了一次安的表现很是不满意。他冷哼一声也不不会低风就进了内宫;狄风则讪笑一下忙不迭的跟在了狄仁杰的身后。

  守夜不是上朝,别看百官穿的正统,但到了太极宫狄风才现,这就是一个大唐版的“春晚”嘛!

  李治带着武则天和几位皇子坐在上,文武百官按品级围坐在下,大殿中间是大唐帝国的皇家演出队,奉常寺卿念了一段祭文后,歌舞就开始了,在狄风看来这所谓的“傩舞”跳的跟耍猴似的,可是没有后世的春晚有意思;吃的一般菜式看着不错但味道比不得自己府上做的好吃;喝的是椒柏酒,味道怪怪的,不怎么好喝,要不是一旁有李敬玄,狄风早就把喝到嘴里的酒又吐出来了。

  歌舞表演完了,就开始拍马屁大会,凡事肚子里有点墨水的都争先恐后的吟诗作赋来赞美伟大的领导李治陛下,就连军武里的那几个大老粗都不知道让谁代笔写的歪诗也跑出来背了一遍。

  狄风惦记着早点回家和丑儿他们围着火炉聊天,根本对这种浮于形式的赛诗会不感兴趣,至于谁说了什么,作了什么惹人叫好的大作更是听都没听。直到李敬玄暗中戳了他一下,狄风这才现乐师已经停了演奏而文武百官都在盯着自己,就连李治和武则天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狄仁杰更是看着自己眼中凶光闪烁好似要吃人一般。

  “什么情况?”狄风诧异的看向李敬玄,等他给自己一个提示。可李敬玄在众人的注目下没有任何提示给狄风,反而像躲瘟神一样,躲到一边。

  就在狄风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个声音阴阳怪气的响了起来“狄候,可是才思枯竭做不出诗来吗?这可不像传说中那般狄候能七步成诗啊!亦或者是你觉的圣人之功还不够吗?”

  说话的人狄风见过一面,正是驸马都尉、房州刺史薛瓘,狄风暗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厮,他居然现在跳出来来黑自己?”

  薛瓘话音刚落,又一个人站起来道:“久闻狄候爷文武全才,临江仙和少年行更是传唱京师,怎么今天在这圣人面前狄候竟然失声了?”

  这人狄风也认识,就是上次在集市碰到的琅邪王李冲,“他怎么和薛瓘一唱一和的摆明了要给自己难堪啊,”不过狄风也从李冲和薛瓘的话里听出了大概,原来是让自己作诗一来歌颂李治的文治武功啊!可狄风思来想去还真是找不出一能应景的来。

  看到狄风也不说话只是傻傻的愣在那里,坐在李治身后的李令月着急了,她见不得自己的“偶像”出丑就大着胆子替狄风跟李治辩解道:“父皇,狄候怕是初次参加庭会,难免会紧张,您又是点名让他赋诗,狄候没有准备之下怎能马上做的出来呢,要不让狄候先酝酿一下,片刻后在赋诗一如何?”。

  “令月果然看中狄风,这个时候竟然敢出来给狄风解围,看来这婚事到应该会合了令月的心意。”看着李令月着急的样子,李治点点头刚要给狄风一个台阶下,就听狄风说道:“臣下倒是有一词作与陛下,还请陛下评鉴”。

  狄风说完喝了一杯酒润了润嗓子这才缓声念道:“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纳良谏、爱子民高宗慈孝;灭西突,平东辽,四海升平万国来朝。万里山河笑傲秦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沁园春、雪是狄风唯一能想起来的一最应景的词,稍作改动后狄风念了出来,殿内鸦雀无声,狄仁杰心里一颤,他觉的狄风这词论文采还算不错,可这词隐隐有了一股帝王之势,而且上下阕明显衔接生硬,以狄仁杰敏锐的洞察力不难现狄风似乎有意改了下阙,狄仁杰不相信这是狄风的即兴之作,上阙大气磅礴以景喻物堪称大才,下阙明显是在刻意的捧陛下,生硬不说也破坏了上阙的意境,这不是一个作者应有的表现。

  “他想干什么?要是只为了讨好陛下还好说,要是这词是这孩子的旧作,那他当时作这词的心意何在?原作的下阙又是什么?……************,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狄仁杰越想心里越怕。

  “好!好词……”李令月是第一个叫好的,为了给狄风找回面子,李令月连皇家的规仪都不顾了大声的叫了一声好。

  李治笑着看了李令月一眼,无奈的摇摇头,低声道:“这词甚好,只是前后衔接生硬了些,上阙咏我大唐壮丽山河,以景喻物堪称绝妙,但下阙有些……嗯,即兴之作能到如此地步可见元山候高才。”李治说着转头对起居郎道:“记录下来狄候这词,裱糊后挂到朕的书房之中去。”

  李治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狄风的词,说到下阙李治顿了一下不再评价,而是一转口风直夸狄风才高。别看他嘴上说的清淡,可心里他最喜欢的还是“万里山河笑傲秦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句,文采虽不如上阙,但现在大唐版图之大无人能及,可是不争的事实,这是李治最引以为豪的地方。狄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殿中大臣一个赛着一个精明,这沁园春下阙是歌颂皇帝的,也就李治自己能评价,大伙跟着叫好就行了;谁都看出来了狄风这马屁拍的李治满意,李治不好意思自己夸自己,别人可以啊!什么文采不文采只要皇帝喜欢就是好词。于是叫好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薛瓘素有才名,他虽觉的狄风下阙写的并不好,可他不敢跳出来挑毛病,说下阙不好就是否定皇帝的功绩,这话说出来不是自己跟自己找别扭吗!于是薛瓘狠狠的瞪了狄风一眼心里同时骂了一句“马屁精”,也只能违心的跟着大流叫好起来,而且声音还别人都大。(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领主威武临高启明开艘航母去抗日悍戚无限军火库三国小兵之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