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五三章 被套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听听,大家伙儿都听听,这外地人多霸道啊,明明打碎了我的东西,居然还这么不讲理,天底下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吗?我做个小生意容易吗?”

  说着话,摊主居然还挤出了眼泪。< { < W〉

  马蛋的,估计这一招早就练了不止一次了吧,所以才能表演得如此娴熟。

  “那你想怎么办吧?”

  看到周围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张龙大哥也有点怯了,毕竟人生地不熟的,就算被打一顿,可能也没人会管吧。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摊主的哭声明显博得了很多人的同情,所以还真是越来越来劲了。

  “大不了我给你道个歉嘛,反正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取另外一件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

  张龙大哥也想尽快把这个事情解决了,所以这说话就明显没经过大脑了,完全是进了摊主的圈套里头去了。

  “道歉?”

  摊主没好气道:“要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我也不要你做什么,打碎的东西照价赔偿就好,我不占你的便宜。”

  听到这话,张天元真是心中暗骂,这家伙说的自己多大度似得,估计待会儿肯定是得狮子大开口的。

  “你这东西多少钱?”

  张龙大哥问道。

  “多少钱?我这件五彩大罐可是乾隆年间的,当年乾隆皇帝给他母亲过寿,就送了这件礼物,本来是打算卖个好价钱的,居然就被你打碎了。”

  摊主是欲哭无泪道:“你知道这东西多少钱吗?啊?你知道他多少钱吗?”

  这家伙的演技真不是盖的。

  说起演技,似乎潘家园这块地方,简直到处藏龙卧虎,要不是张天元来帝都好几年了,潘家园也来了很多次,搞不好这一次也要看得目瞪口呆了。

  他从人缝里看到了那件所谓的乾隆五彩大罐。

  整个大罐背摔成了四五片,整体色彩的确是五彩,这一点倒是没错,绘制的应该是玫瑰花之类的东西。

  底部的落款也很清晰。

  只是要说这东西是真正的乾隆五彩大罐,他绝对是不相信的。

  要是真有这样的五彩大罐,摊主会放在摊位上?

  还故意摆在那么危险的位置?

  当然,这只是他的看法,没法当成证据。

  不过要证据其实也并不难。

  从这个所谓的五彩大罐来看,上面的彩色用的乱七八糟,整个构图也一点都不美观。

  这玩意儿甚至连高仿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普通的赝品,忽悠不懂行的人呢。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件东西搞不好是机器加工出来的,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摊主手里头,每天放在那里当成钓饵来等着有人来上当。

  没想到张龙大哥第一次上潘家园买东西,就遇到这种事儿。

  这还真是帝都的悲哀啊。

  有这种黑心商贩,丢脸!

  其实就算不懂瓷器,光是了解一点基础知识就会很明白了。

  雍正年间,五彩瓷器已经很少了,而且即便是有,也都是一些小器件而已。

  那个时候粉彩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所以粉彩替代五彩,只是时间问题。

  到了乾隆年间,五彩技术的应用已经彻底被放弃,只有粉彩和珐琅彩盛行于宫廷之中。

  当然了,如果你说是民窑,那倒也有可能。

  毕竟民间用不上粉彩技术也是有的。

  然而问题在于,底部那落款分明证明了这是一件官窑瓷器。

  乾隆官窑用五彩?

  这八成都是假的!

  再说了,就那破玩意儿,花骨朵挤成了一团,别说艺术了,就算是不懂艺术的人,看了也不会舒服的,这玩意儿要是乾隆官窑,张天元真敢把脑袋割下来当球踢了。

  “什么?这是乾隆皇帝送给他母亲的礼物?”

  张龙大哥顿时有点傻眼了。

  他不懂古董,可是却知道,但凡名人用过的东西,那一定都非常贵重的。

  这个时候,张龙开口了:“哼,你空口白牙说是乾隆帝送给他母亲的礼物,说是什么乾隆五彩大罐,这谁能证明?如果要我们赔偿,也可以,不过想要讹钱的话,门儿都没有!”

  “对,阿龙说的没错,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别想狮子大开口!”

  摊主冷笑道:“狮子大开口?如果我告诉你们这件东西价值上千万,你们也得有那些钱啊?我真是亏死了,你们想赔的话,就赔我个进价吧,这东西是我花了一百万从别人手里卖买到的。”

  他那表情和动作,简直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不明真相的群众都觉得好像是他吃亏了。

  上千万的东西就这么毁了。

  人还这么大方,只要一百万。

  这简直就是大善人。

  是活菩萨啊。

  “一百万?你干脆去抢银行算了!还什么价值上千万的东西,别以为我不懂瓷器就在这里瞎咧咧,我可告诉你,我兄弟的老板是……”

  “大哥,别胡说!”

  张龙等了半天,没等到张天元,以为张天元是怕麻烦,所以不肯来,所以他不想借着张天元的名气去吓唬谁,这样只会给张天元增加麻烦。

  “你们评评理啊,这两个外地人多不讲道理啊,我这东西值多少钱,难道我不知道吗?你们也可以在网上去搜搜看,看看乾隆五彩大罐价值多少钱!想耍赖是吧,大不了报警,我就不信人民警察不会给我做主!”

  摊主理直气壮地吼道。

  “我说这位兄弟,报警就算了,外地人也不容易,让他赔点钱得了。”

  这个时候,有人站出来说话了。

  表面上是帮着张龙大哥,实际上却是为了避免警察来了之后不好交待。

  “不行,必须报警,不然外地人还不知道法律会保护咱们呢。”

  摊主梗着脖子说道。

  张龙大哥一听要报警就慌了。

  他一老实巴交的农民,从来就没犯过法,没进过局子,甚至警察都没见过几个,突然听到对方要报警,自然心里头就乱了。

  “赔钱可以,但是你这要的也太贵了啊,我今天逛了好几个摊位了,他们也有你这样的瓷器,大不了我买来还给你就是了。”

  张龙大哥有点软了。

  对方一听这话,嘴角滑过一抹得色。

  只要你认怂就行,那就可以随便料理了。

  “放屁,他们那些东西能跟我这个相比吗?我这可是乾隆五彩大罐啊,是国宝级别的瓷器,他们那些东西怎么跟我这大开门的东西比?”

  摊主大声骂道。

  “你说是国宝我们就信啊?要不然请个专家过来帮忙鉴定以下,如果专家说你这东西是真的,我就想办法陪你钱。”

  张龙大哥想了想道。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