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五四章 气焰还挺嚣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请专家?好啊,有本事你就把帝都最厉害的鉴定师张天元老师请来,让他来瞧瞧我是不是胡说八道!”

  那摊主十分得意地说道:“不过就算你把张天元老师请来了也没用,这东西可是真正的古董,你把他请来了,只会让价钱更高,到时候就不是一百万能够解决的问题了,最起码得上千万!”

  听到这摊主的话,张龙忽然咧嘴笑了,这人以为自己不认识张天元啊。八<一(〈小说?网[ W}W)W>.〕8)1〉Z

  可巧了,他一直叫张天元张哥呢。

  虽说他跟张天元的关系没有展飞跟张天元那么铁,但也绝对是非常不错的。

  “你确定要请张老师?”

  张龙笑着问道。

  摊主一看张龙这笑,心里头突然间打了个寒颤,怎么觉得好像不太对劲啊。

  不等他说话,只见张龙拿出了手机,就要给张天元拨电话。

  “张龙,不用打了,我在这儿呢。”

  张天元看到这里,觉得也该是露面解决问题的时候了。

  “张!张老师!您就是张老师?”

  虽然因为黄金面具的关系,张天元在购买古董古玩的时候,陌生人一般认不出来他是谁。

  不过这潘家园张天元可是有很多熟人啊,包括这个坑人的摊主,其实都是认识他的。

  “怎么,我还有假不成?”

  张天元看了摊主一眼淡淡说道:“你那破东西就不要拿出来显摆了,还乾隆年间的五彩呢,你要是弄成粉彩,还好一点,你知道乾隆年间根本就没有五彩大瓷器吗?”

  张龙他哥一看张天元来了,顿时来了精神,再听张天元这么一说,顿时全明白了。

  敢情这摊主真是个骗子啊,自己还差点就被坑了。

  “张老师,话也不能这么说吧,乾隆年间基本没有五彩大瓷,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啊,我这件就是。”

  摊主看到张天元,心里头有些怯,不过此时骑虎难下,只能是硬着头皮狡辩了。

  在他想来,张天元可是有钱人,而且是大人物,断然不会为了一件瓷器跟自己这儿叫真吧。

  说不定为了避免麻烦,还能直接给他扔一百万呢,那样他就赚翻了。

  “吆喝,跟我这儿还犟呢?你这东西要是乾隆年的瓷器,还是乾隆送给他母亲的贺岁礼物,那乾隆绝对是跟他母亲有仇呢。”

  张天元倒是乐了,他也没想到,他都出面了,这人居然还能咬着说东西是真的。

  “张哥,您这话什么意思啊?”

  张龙疑惑地问道。

  “是啊张老师,给大家伙儿说说。”

  “说说?”

  张天元笑了笑道:“说说就说说,其实也没什么,你们看这瓷器的做工和绘画,但凡稍微懂点瓷器的都知道是烂不可言,就算是不懂的,你们瞧瞧这几个花骨朵,简直都挤成一团了,丑的不行,这不是要把乾隆他母亲给气死吗?你们说乾隆跟他母亲有没有仇?”

  摊主听到这话,尴尬不已,急忙说道:“张老师,你跟他们认识,当然帮着他们了,不过您也得讲道理啊,这东西真是我千里迢迢从外地花高价收来的,你不管它是真是假,但是就是他打碎了,总得赔我原价吧。”

  “行,我跟你讲道理,你说你这东西是花高价买的,把票给我,顺便再告诉我从哪儿买的,如果查实的确是花了一百万买的,我赔你两百万。”

  张天元冷笑道:“在场的大家都听着了吧,我张天元不缺钱,如果真如这摊主所说,我当场给他钱。”

  摊主这下子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他那破东西,都是一件十来块收来的,什么上百万,根本就是胡说八道而已,让他找证据,那根本就不可能。

  “张老师,您就别逼着他了,干脆,给个一两千算了,他做生意也不容易。”

  旁边一个老者急忙踢了那摊主一眼说道:“快给张老师道个歉,你也真够可以的,在张老师面前也敢硬顶?张老师什么时候鉴定错过东西?”

  “是是是,张老师,是我不对,是我不对!不过这个东西我买来也不容易,您最奇葩得给点补偿啊。”

  摊主急忙说道。

  他知道,今天想要一百万没可能了,一万都没可能,不过一两千还是有可能的。

  毕竟对这些有钱人来说,一两千就跟一两块一样不算什么。

  “张哥,我看就这样吧,这一千块我给吧,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大哥把人东西碰碎的。”

  张龙看看情况,知道这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古玩这东西,打碎了很难说清楚,今天有张天元帮忙,可是明天呢?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大哥长长记性,别轻易碰别人的瓷器,这就行了。

  一两千块对现在的张龙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你钱多是吧?”

  本来以为事情就可以这样解决了,那摊主心里头也喜滋滋的,十多块买来的东西换来两千块。

  多好啊!

  可是突然间,却听到张天元阴沉着脸说了一句。

  张龙顿时愣住了,他也觉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事儿就算解决了,可没想到张天元却不乐意了。

  “张哥,我!”

  “你什么你?遇到碰瓷的,都直接给钱,这不等于是助涨了碰瓷的那些人的嚣张气焰了吗?还想要钱?我看他还是先去局子里面蹲几天再说吧!”

  若是放在以前,可能遇到这种事儿,张天元也就忍气吞声了。

  毕竟没有迹之前,他根本无法应付这样的事情,搞不好还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聪明的办法就是花钱消灾。

  然而今天,情况早就生了很大的不同。

  他已经不是昔日的张天元了。

  有人想从他身上财,门儿都没有,别说一两千,就是一两百也别想要!

  “张天元!我叫你一声老师是给你面子!一两千你都不肯给?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啊!我这瓷器绝对是乾隆年间的精品,价格上千万,而且是我花了一百万买来的,我私下交易没有票,也没有字据,我乐意怎么了?”

  那摊主居然也恼了,真是为了一两千拼命啊。

  “呦呵,还挺横啊!”

  张天元冷笑道:“本来想给你点脸的,既然你不要脸,那我也没必要让着你了。”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