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遇绑架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看着已经没了声音的李柱,孟子涛上前摸了一下他的颈动脉,见还活着,他也就不去管了。

  孟子涛到不是担心把李柱杀了有麻烦,只是现在李柱基本已经废了,这比直接杀了李柱更令他难受,而且还省得他麻烦。他可是信奉的以直报怨,既然你李柱都想要我的命了,那也就别怪他辣手。

  之后,孟子涛转过身,对着剩下的那个目瞪口呆的青年,笑眯眯地说:“说着,你有什么想法?”

  孟子涛的笑容在青年眼中根本就是恶魔之笑,此时,他脸上满是惊恐之色,他心里更是完全没有料到,局势眨眼之间居然就变成了这样。

  你要说孟子涛身手太过厉害,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自己的两个同伴也就算了,居然连子弹都能躲,那不是见鬼了吗?你他玛的当这是拍电影啊!

  而且,刚才李柱那枪口差不多朝着他,差点就打到了他,想到自己差点没了的小命,现在他的腿还在颤抖呢!

  事实上,孟子涛到也没有青年想的那么玄乎,只是他提前感应到了危险,在李柱开枪之前,就做了动作,不然等李柱开枪之后再躲避,他也有些玄。

  另外,李柱这家伙也是运气不好,他的枪是私人作坊仿制的,并不过关,打了一发子弹就卡壳了,不然的话,多少能够给孟子涛带来一些麻烦。

  孟子涛虎目一瞪:“说话!想让我亲自动手吗?”

  青年浑身一颤,当即就向孟子涛跪了下来,手中的匕首往孟子涛脚边一扔,一边狠狠地打着自己的耳光,一边求饶,请孟子涛放过他。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孟子涛话音刚落,突然从对面的巷口,跑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看到地上躺着的李柱等人,明显愣了愣,紧接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边向孟子涛跑去,边喊道:“兄弟,麻烦帮个忙,有人想要绑架我!”

  孟子涛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今天是走了什么运,李柱莫名其妙来报复自己不说,怎么又遇到绑架?这到底是真是假?

  正想着,就见巷口又追进来两个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西服的壮汉,两人生的都孔武有力,而且脸上带着一丝狠色,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两个壮汉看到巷子里的场景,眼中也闪过一丝讶色,两人对视了一眼,也不言语,就朝年轻人冲了过去。

  眼见年轻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孟子涛开口问道:“这位兄弟,到底怎么回事?”

  年轻人气喘吁吁地大声回道:“他们真得想绑架我,兄弟,你有能力的话,就帮帮我吧,事后我一定重谢!”

  其中一位壮汉闻言,威胁道:“小子,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有钱也没命花!”

  壮汉没想到,他的威胁反而起了反作用,孟子涛对着壮汉哂笑一声:“那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怎么让我没命的。”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老二,别跟他废话了,速战速决!”

  同伴的话,令那壮汉定了决心,迅速往自己的怀里伸去。

  不过,他快,孟子涛反应更加的迅猛,捡起脚边的刀,对着壮汉的肩膀掷去。

  年轻人只觉得脑袋边一道寒光闪过,吓得他汗毛直竖,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地上。

  紧接着,就听壮汉闷哼一声,摔到了地上,却见那把匕首已经没入他的肩膀,暂时已经没有了动手的能力。

  看到如此变故,令另一位壮汉大惊失色,然而,孟子涛哪能放过他,正当他准备应对时,就见孟子涛如鬼魅般的向自己冲了过来。

  “好快!”壮汉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就没了知觉。

  孟子涛一拉再加上一记肘击就解决了一人,又在剩下那位受伤的壮汉的后脑处轻轻一抚,那人也同样晕了过去。

  看到电光火石间,令自己狼狈逃窜的两个绑匪,就这么解决了,年轻人也是张口结舌,眼珠子差点就瞪出来。

  另外那个青年虽然已经有了准备,还是被吓得心惊胆战,心里更是对李柱埋怨不已,你李柱就算要报复,也得先调查清楚吧,这种怪物,不是让自己等人送死吗?

  孟子涛拿出手机,给赵林伟打了电话,赵林伟听说出了这种事情,连忙表示马上会带人过来。

  孟子涛收起手机,走到年轻人他们面前,说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年轻人和青年异口同声地开口,又停了下来。

  “李柱的事情呆会再说。”孟子涛说完看向了年轻人:“听你口音,好像是京城的?”

  年轻人连连点头道:“钟锦贤,京城人。”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烫金名片,递给了孟子涛。

  孟子涛接过一看,上面就只有名字和电话号码,于是,他也拿出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

  钟锦贤接过名片一看,轻咦了一声:“你叫孟子涛?”

  孟子涛问道:“你认识的朋友里面有叫这个名字的?”

  钟锦贤抬起头来看了看孟子涛:“你不会就是郑老的关门弟子吧?”

  “你认识我师傅?”孟子涛有些好奇。

  “见过几面。”钟锦贤放下心来,笑道:“不过,我和阿泽是朋友,他经常提起你。”

  孟子涛到是没想到,钟锦贤居然和舒泽是朋友,笑道:“那可真是巧了,对了,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绑架你,你没有同伴吗?”

  “这两个是我的保镖。”钟锦贤表情里带着苦涩和愤怒。

  孟子涛闻言即觉得惊讶又在情理之中,因为从这两个壮汉的着装来看,是保镖也是正常的,但自家的保镖居然想要绑架主人,这不得不说太罕见了。

  看到孟子涛表情中的惊讶,钟锦贤苦笑道:“这两个家伙跟我也有一年多了,平时循规蹈矩,我根本没料到他们是这种人!”

  孟子涛问道:“他们这么做,总要有动机吧?”

  “哎,还不是见财起意。”钟锦贤接着解释道:“具体来说,跟我刚才捡了个大漏有关。”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翡翠手镯,给孟子涛瞧了一下:“喏,就是这只手镯,也怪我多嘴,刚才太兴奋,说了它的价值,结果……哎!”

  孟子涛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一只玻璃种高翠翡翠,就这种手镯的品相,市场价,最少值三千万左右,也难怪对方会见财起异。

  “不对!”

  然而,这只翡翠越看给孟子涛的感觉越对劲,这让他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于是,他让钟锦贤把手镯给他看一下。

  凭自己对孟子涛的了解,钟锦贤并不认为孟子涛会把贪没他的东西,更何况,就凭孟子涛的身手,想要抢他的东西,他根本连反抗都反抗不了。另外,经过今天的事情,他觉得这个手镯是祸根,就算丢了也没什么。

  孟子涛仔细观察,心里有了数,接着问道:“你能不能说一下捡漏的经过啊?”

  钟锦贤也没隐瞒,把捡漏的经过说了一遍,无非是卖家说自己家里着了难,只能把祖传的东西卖了换钱云云,钟锦贤认为是真品,就花钱买了下来。

  孟子涛暗自摇了摇头,想了想,对方既然是舒泽的朋友,干脆就直说了:“这只手镯你收起来吧,回去后可以当个警示。”

  钟锦贤马上明白孟子涛话中的意思,不禁一怔:“你的意思是说,这东西有问题,不会吧,我家也有玻璃种翡翠,和这一样啊!”

  孟子涛反问道:“真的一样,你再好好想想。”

  钟锦贤仔细回忆了片刻,有些迟疑地说:“应该差不多的吧……呃,麻烦你还是说清楚一些吧。”

  孟子涛说道:“这其实是高b翡翠。”

  钟锦贤讶然道:“我听说过b货翡翠,高b翡翠是什么?”

  孟子涛解释道:“所谓的‘高b翡翠’,也就是模仿a货翡翠比较逼真的翡翠b货或翡翠b+c货,由于与天然翡翠相差无几,经常被不法商家鱼目混珠,冒充翡翠a货出售,谋取暴利。”

  “市场上‘高b翡翠’常见的有两类,一是高翠色、b货翡翠,其特征是具有天然翠绿色的颜色,但是经过了强酸浸蚀和注胶处理。”

  “该翡翠的原生毛料往往底子比较灰,有一些杂色和杂质浸染,杂色的存在掩盖了天然的绿色,经过强酸浸蚀后,灰暗的杂色可被浸泡除去,使得原生的绿色能够显示出来。该翡翠由于是经过了强酸浸蚀和注胶的过程,尽管存在有原生的翠绿色,但已经没有天然翡翠的价值。”

  “由于高翠色、b货翡翠的绿色为原生绿色,也具有色根的表现特征,这与a货翡翠极为相似。”

  “第二类是,高透明、高光泽、高‘荧光’b货或b+c货翡翠,其特点是非常透明,感觉与天然a货玻璃种或冰种翡翠一致的清澈圆润,光泽也很好,比较明亮,而且在透明处还会出现内部反光,一般称作起‘荧光’。这是来模仿高档冰种或玻璃种翡翠的‘高b’翡翠品种。”(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