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糖果易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欢迎回家,相公!”等在门口的易青脸上绽放出如同花蕾一般的笑容,让固寒的心中一阵温馨,固寒有那么零点几秒甚至真的以为,易青一直在这里等待着自己的归来。不过很快固寒就反应过来,易青已经走了,离开了这个世界了,眼前的这个易青绝对不是真正的易青。

  固寒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易青的面容,发现和副本中的少女易青相比,这个易青的样子明显成熟了许多,眉宇之间有一股女性特有的妩媚与温柔。从身材上来看,这个易青显然比少女易青长高了许多,身体也不是初见易青是那种干瘪小女生的感觉,身体各个的部位都变得丰腴了起来。

  “从面容上来看,这个易青已经三十多岁了吧!”固寒的心中默默的做出这样的判断,但是让固寒奇怪的是,明明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易青的身材还是和少女时候的她一样的有些干瘪,瘦瘦的,细细的,臀部和****没有任何的起伏,看上去依然是衣服假小子的模样,哪里有三十多岁的熟女风采呀。

  但是固寒转念一想,这其实应该才是最正常的模样。历史上的遮天剑帝可是以男人的身份瞒过了所有人。如果他到了三十多岁就变得像女生一样各种丰满的话,怎么可能瞒得住世人的眼睛,只有想现在这个样子,才有可能让别让把他当成一个小伙子。

  “相公,你呆在门口干什么?快点更衣呀!”易青看到固寒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脸上一红,就蹲下身子,扶住固寒的脚,准备帮固寒脱鞋子。

  “不用,我自己来!”固寒抖了个激灵,立刻想将自己的脚从易青的手中给抽出来,不曾想易青的手劲颇大,固寒还必须使上一些力气往后一跳……只听见疙瘩一声,固寒的脚是离开了易青一段距离,可是易青的手依然握在固寒的脚踝上。

  这是什么情况?易青的手居然好像橡皮一样,被固寒拉伸了三四米的距离。这可着实让固寒吓了一跳。

  “抱歉,青儿吓到相公了!”看到固寒有些惊讶的表情,易青好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手就离开了固寒的脚踝,像是橡皮筋一样的重新缩了回去,变成了正常手臂的模样。

  “把衣服给我,我自己会穿的!”固寒很快就恢复而来震惊,对易青说道。于是易青将手中干净整洁的衣服和鞋子交给了固寒,固寒将这些衣服鞋子换上,才踏入这栋原本只存在于童话传说之中的糖果屋。

  “相公,请!”易青轻轻的推开了糖果屋的房门,固寒才看清楚里面的装饰,一个用各种明艳的颜色装饰起来的客厅,在客厅的里面还有两个房门紧闭的房间。

  在客厅之中有各种各样可爱的充满了艺术感的装饰品,在墙壁上还有一些动物的脑袋标本,以及很多的合影照片……让固寒惊讶的是,这些合影照片虽然都是合影,但是只有易青一个人的样子在上面。易青旁边站着与她一起合影的那个人却硬生生的被人从照片里面给剪掉了。

  “那个被剪掉的人是谁?难道会是自己吗?”固寒默默的想着。

  “相公,你在这里休息一下,青儿给您泡茶!”易青带着固寒进入客厅之后,就指着一个沙发让固寒坐下休息,自己则走进貌似是厨房的一个房间里面,开始给固寒准备茶水。

  固寒看了看这个沙发,居然是使用牛皮糖做成的,上面密密麻麻的覆盖了一层黑色的芝麻,形成了沙发的蒙皮。别的不说,坐上去的感觉倒是比真的沙发还要舒服上几分,更有一股花生的香味弥漫在固寒的周围。

  “相公,请喝茶。”易青端着一套茶具走到固寒面前的茶几之前,然后细心的将茶杯摆放好,给固寒灌满了一杯茶水。固寒拿起这个茶杯……咦,这个茶杯居然是花生糖做的,尝一口里面的茶水,是大麦茶的味道。虽然大麦茶也能分类到麦芽糖那一类里面去,但这确实目前为止固寒看见的这个房间里面最接近与它本来事物的东西了。大麦茶确确实实是茶不假哦。

  在固寒喝茶的时候,易青就默默的坐到了固寒的身边,整个人倾靠在固寒的肩膀上,口中痴痴的念着“相公”两个字。虽然固寒的肚子里面有满满的一堆疑问,但固寒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是不断的喝着有些苦涩的大麦茶。明明属于糖类,却有一种苦涩的味道,这大麦茶还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相公,你就不想问青儿什么问题吗?”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固寒没有问出问题,反倒是易青自己主动开口说道。

  “想!”固寒点点头“但是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你不用心急,我的肩膀还能给你再靠一会。”

  “相公,你还是这么好!青儿跟着相公,无怨无悔。”易青环抱着固寒的腰,痴痴的说道。但是没有一会,易青还是无奈的直起了自己的身子“虽然青儿也想和相公在这里长相厮守,可是相公只能在这里待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相公就要离开这里了,所以青儿还是有一些事情要交代给相公。”

  “一个小时?”固寒听到还有时间限制,眉头就皱起来了“为什么要有时间限制。”

  “相公以为这里可以存在多久?”易青苦笑一下“青儿为了保存这个地方,将这里面所有的细菌与氧气全部都抽离了出去,然后用生命禁锢法阵,才将这个地方保存七百年之久。”

  “而随时相公您的进入,氧气和细菌又重新回到了这里,生命也被解除了禁锢……这是这毕竟是逆天而行的事情,被禁锢的七百年的生命一个小时候就会换成一堆枯骨,而这些被封印了七百年的糖果,也会变成一滩臭水,所以相公您只能在这里待一个小时的时间。”

  原来如此,固寒相信了易青的解释。怪不得这个奇怪的地方居然可能维持七百年的美丽不变,怪不得那些动物植物,鸟兽虫鱼依然那么的活泼,原来他们的生命都是被禁锢了起来的可怜人……虽然这让他们违逆了自然的法则活到了七百多年以后,但这代价就是重新复苏的它们,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生命。

  就连这个糖果屋,恐怕也会因为细菌与氧气的侵蚀,在短暂的时间之后,**成一摊黑水。

  “你不应该告诉我这些的,我不愿意想象这里毁灭掉的样子……”固寒沉吟了一会,终于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这是固寒的真心话,他真的不愿意看到这里毁灭,他是发自真心的喜欢这个如梦似幻的童话地带。

  “再美好的事物都是要毁灭的,哪怕是青儿,在一个小时之后,也会随着这里的一切化成恶心的臭水,所以青儿希望相公办完事情之后就早早的离开这里,越早越好,青儿也就知足了。”易青哀伤的说道。

  “易青,你也是糖果制作的吧?”固寒看到易青的表情,再想起之前易青那只可以拉伸到几米长的手臂,心中自然对这个易青有了猜测,这个易青和这栋糖果屋一样,都是使用糖果制作出来的。

  “相公的智慧还是如此令人赞叹,哪怕青儿的这具身体已经做到了天衣无缝的地步,还是被相公给识破了!”易青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似乎有些小沮丧,又有一些小雀跃……一个糖果人能如此完美的做出这些细微的表情,就像易青自己说的一样,这已经到了天衣无缝的地步了。

  “在天衣无缝的样貌也无法隐藏你身体上那股香甜的气味,再加上刚才你的手……你手应该是用橡皮糖做成的吧?”固寒悠悠的说道。

  “不是哦,不是橡皮糖啦!”易青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这叫qq糖,学名叫做:旺仔qq糖。”

  “旺仔qq糖?怎么取一个这么奇怪的名字?”固寒问道,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蠢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名字?

  “这个问题要问相公你自己呀,这个名字可是相公你自己取得呢。”易青的答案让固寒有些汗颜,原来这么蠢的名字是自己取的。

  “易青,你能告诉我,现在的你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吗?”固寒想了想,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青儿现在大约是个傀儡吧!”易青的脸上充满了笑容“不过真正的易青离开前给青儿留下了很多的记忆,青儿觉得,青儿就是真正的青儿,是相公你的妻子。”

  “是这样吗!”固寒心中感慨万千,这位遮天剑帝到底和自己有着怎样的纠葛,自己无时无刻都能从她那里感受到这些让自己也不知所措的情感。

  “好了相公,我们不聊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应该做正事了!”易青拍了拍手,一个紧闭的房门就被打开了,从里面传来了一阵电机转动的声音,一个玩具小货车从房间里面开了出来,在货车的车斗上似乎放了一个什么东西。

  固寒定眼一看,这个车斗中装的不是别的东西,然后一把浑身一片漆黑的长剑。

  “难道这就是昊天剑帝说的即将觉醒的帝剑级剑娘吗?”看到这把剑,固寒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