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一句没吃亏让萧阳的心稍稍安稳几分,对萧爷的话将信将疑,他说岳父没吃亏,为何岳父要跑去凉州祭奠岳母亡灵?

  同顾明暖一般,萧阳也对岳父此举颇为无奈,不知皇后娘娘听到消息会做何想。←頂點小說,

  萧爷按了一下脸上的面具,浮躁的甩了甩马鞭,“该说的话,我都说了,你让开。”

  他在帝都都呆不下去了,连萧阳和萧越之间的暗斗都顾不上了,只想着快些回葬魂谷。

  “话不说明白,你以为走得掉?”

  萧阳不甚高大伟岸的身躯再一次挡在萧爷面前,眸光灼灼,锋芒毕露,亦带有一丝的明悟:“你宴请我岳父当晚,宴席上还有谁?”

  虽然带着面具,萧爷竟似被吓到一般,后退半步,惊讶于萧阳的敏锐,同聪明至极的人说话太……太憋屈了,“我只请了顾衍,你应该猜到我只是想问问故人的消息,当年你爹最佩服顾四郎,留下的话是玩拳头的比不过玩脑袋的,我同顾四郎也说过话的,不过你岳父着实不像顾四郎的儿子。”

  话语通顺,但听着怎么都有点底气不足,而且偏移话题很明显,千方百计向顾四郎身上扯,只为让萧阳忽略是否有另外的神秘人。

  萧阳怎会让他如愿,“那人到底是谁?”

  “……萧阳,论辈分,我亦是长辈,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能不能别再问了?你知晓此事完全没有好处。”

  “是谁?!”

  言语越发简练,透着不容错辩的执着,萧爷心尖一颤,不同萧阳说个明白,只怕他不会让自己的离开。

  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拽住萧阳的胳膊,凑到他耳边,嘴唇微动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萧阳双眸睁大一圈,一向云淡风轻的气质突然一紧,“你疯了?连她都敢招惹?我看你是要色不要命儿。”

  “我没碰她。”萧爷满口的委屈苦涩,“根本就没想同她怎样,稍稍打听些消息。”

  “……”

  萧阳指尖微微颤抖,慢慢握紧拳头,狠狠砸在萧爷胸口,恼怒道:“此事你给我烂在心里!若有半句风声传出,我不找别人,只找你算账!”

  萧爷被砸得后退好几步,揉按着又闷又涨的胸口,“倘若那边传出风声呢?”

  “也找你!”

  萧阳利落的上马,握紧缰绳,文玉般面孔似裂开一道缝隙,难得一见他情绪失控,气急败坏的怒道:“知不知道你的无心之失让我……让我有多为难?你怎么不老死在葬魂谷?即便你全力支持萧越,也比做出那日的事情强。”

  在他心头似踢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拥而上,滋味是相当难以忍受,调转马头,扬鞭而去,萧爷先是被萧阳发脾气给吓到了,随后抚掌大笑起来,笑声朗朗,把跟在他身边的人都笑傻了,暗自琢磨主子不会被四老爷给训得神觉时常了。

  “哈哈哈,这才像年轻人,有冲劲,有脾气,那般沉稳做甚?心事谁都看不出,疑心又重,孤傲冷酷,仔细未老先衰。”

  “主子,我们还要赶路。”

  “赶路?赶什么路?”

  萧爷翻身上马,潇洒的笑道:“不回葬魂谷了,我要留在帝都,看看热闹,喝点小酒,找几个美人,萧阳和萧越……他们的事儿,我管不了,保着萧阳平安,也算对得起那些亡故的人了。”

  自从同顾衍喝过酒后,他也渐渐的放开了,横竖萧家永享富贵太平,于国同寿是先帝给萧家的保证,有萧阳在,就算萧越野心膨胀,萧家也不可能因谋逆罪彻底的烟消云散,当年定下的守灶人是萧阳。

  这片江山是改性萧,还是依然掌握在皇族手中,最后要看萧阳的如何抉择。

  回到静北侯,萧阳却有点不敢归家的迟疑,他该怎么同小暖说?瞒着她,心里过不去,照实说,小暖又能承受得住吗?

  成亲前,他就说过不隐瞒顾明暖任何事,可这件事对小暖的影响太大,一次意外,让局面更加混乱,萧阳甚至都有点掌握不住局面的感觉。

  侯府门口,停了一辆马车,很快从马车上走下来五六个手捧礼盒的宫人,领头的人是赵皇后身边的李公公。

  萧阳扯了扯嘴角。

  李公公见到燕王,笑呵呵的行礼,“咱家奉娘娘的命令,给郡主送些补品过来。”

  “皇后娘娘在寺庙里清修很是辛苦,不知娘娘何时返回宫廷?陛下跟前离不开娘娘啊。”

  “娘娘在寺庙里专注佛事,为国祈福,时常听高僧讲解经文,高僧也说娘娘颇具慧根,佛法高深,以咱家看,一时半刻娘娘怕是不会返回皇宫。”

  李公公眼见着燕王殿下闭了一下眼睛,透着一股烦躁,仿佛燕王非常希望娘娘回宫?这是怎么回事?

  “东西我帮你带给小暖,你回去同娘娘说一声,我岳父去凉州了。”

  萧阳扬手示意,江恩等人连忙接过宫人手中的礼盒,亦步亦趋的跟着今日明显喜怒不定的主子身后进了侯府。

  李公公望着静北侯的匾额,挠了挠脑袋着实猜不透谁惹到燕王了?

  平郡王返回凉州同皇后娘娘有什么关系?

  顾衍官高爵显,若不回凉州省亲,让往日的同僚看看他今日的风光,岂不是犹如锦衣夜行?左后郡主在帝都,还怕平郡王不会帝都?

  李公公想起皇后娘娘的交代,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侯府的门房,“转送给燕王殿下。”

  门房点头把书信直接送去给萧阳,看完书信后,萧阳坐在椅子上良久,整个人都不好了,“禁军统领?竟然要给岳父谋禁军统领?”

  他向北看去,穿过繁华帝都城,仿佛能见到攀上山顶迎风站立的皇后娘娘,妩媚又冷静的眸子似同他对视一般,萧阳烧掉书信,“就禁军统领!”

  他们两方一起使劲,禁军统领的官职除了岳父外,谁也捞不到。

  凉州城外,一处略荒凉孤单的坟丘,顾衍摆上了各色贡品,对着只有衣冠冢坟墓深深鞠躬三次,随后单膝跪在坟前,带着厚茧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的字,喃喃自语:

  “我同刘家定亲时,不觉得对不住你,因药性要了那人的清白也不觉得对不住你,可这次……我愧对于你。“(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