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失去感情的精灵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还没有说服那边么?”通讯频道里,其他的几个精灵异口同声对着拉玛赫缇问道。£∝頂點小說,

  “很抱歉,在逻辑……自洽的方面解释出了些问题,我正在和上面一起找原因。”

  下一刻,拉玛赫缇,诺诺坦和露米拉娜联手发动的弹幕冲击就被普罗琳用展开的金属纯晶薄膜吸收大半,几个落网之鱼也被次元屏障完美接下。

  无意义的字符乱码充斥在公用通讯频道之中,不断消失又不断出现,那正是失去了情感和自我意识的普罗琳不受控的“自我暴露”。全埃尔塔——不,整个双月行星上与事态无关的精灵——不,人工智能个体此时都犹如站在安全区外一般,伸着头进去观看里面的风景。

  至于人工智能之外的人类,此时几乎都被蒙在鼓里不知情。只不过能被常人察觉的,些许的迹象还算是有,但也就是迹象而已。

  “魔法的效果……”门东时魔法协会的大楼里,正在完善实验记录的普朗西斯对着工作台上的燃机模型直发愣——本该在耐热玻璃气缸里推动飞轮旋转的活塞在行进了一丁点之后就吃力地停了下来。

  “是姿势的问题么?”普朗西斯搓了搓手,抱着虔诚的心再次扭动了开关。这一次瞬发的开关依旧不能让飞轮转满完整的一圈。随后他又满腹疑问地掏出了三支不同的法杖在不同的房间里施放了三次魔法,结果没有一次达到了平常该有的效果。

  此时被疑惑包围住的不仅是他,所有正在使用魔法进行讲课,工作,实验的人都发现了这个奇怪的事实——不论是什么魔法,无论使用者是什么姿势,在门东市区域内统统出现了实际功率和效果不如标称标准的情况。

  在天幕的极点,蓝色的天空发出深遂紫色的分界线此时充斥着爆炸和电弧,还有各种匪夷所思的“自然现象”。而在“安全区”外,一架小型喷气机围着这块区域不停盘旋,机上的各种镜头和传感器目不转睛地始终锁定着爆炸发生的位置……

  这是隶属于海军,部署在传送门基地的塞斯纳750奖状x遥感侦察机。奖状x的上一代,也就是参加过汶川救灾的奖状ii,还有加入过对越战争侦查的祖辈奖状i都已经退役,而奖状x的各项功能都要比它的前辈更加强大。

  升限将近两万米,最大速度达到0.91马赫,这都不算什么。关键在于机上搭载的多光谱扫描仪,航空相机,合成孔径雷达,遥感摄影仪,机地实时传输系统等设备,可以说除却平台是购自外国之外,它搭载的设备绝对是称得上领先世界的水准。

  但就是这一架能穿透云雾量地面高度和地形,用机载的探测器能够锁定侦测范围内的战斗机,无论它如何上下翻飞都不会“脱靶”的遥感侦察机,此时却对那片天幕当中发生的事情两眼一抹黑,几乎束手无策:惊人规模的爆炸和划破长空的电弧是很清晰,但这些“自然现象”是从何处发出?无论是机上的人还是地面的指挥中心,每个人都在焦头烂额地寻找真相。

  传送门基地的指挥中心里,所有能用上的屏幕与机器都在处理着奖状x回传到地面的图像和信息。

  门东市上空有异常动向,这条信息来得算是很及时的——约莫半小时之前,打在门东市上空的四发电磁脉冲弹就在门东市方面的预警雷达屏幕上造成了巨大回响。一直提防着超自然现象,譬如第二个传送门的航空侦查部队即刻出动,可却也只能远远地看着“神仙打架”,就像现在一样。

  这也没办法怪奖状x的设备落后或是偷工减料,因为参战的所有人工智能个体都部署了针对最基本可见光探测手段的光学迷彩,所以在空中,他们之间的战斗就好像没由来的“自然效应”一般。

  “保持下降高度,总体距离必须保持好!”达薇芙不无担忧地看着那架盘旋在交战区之外的侦察机,她现在不能保证那架飞行器的安全,也几乎没有手段能够告知上面的人操纵着它迅速远离交战区——相反,他们的策略便是逐渐降低高度,用地上的人类作为自己的靠山,抵御普罗琳排山倒海般的进攻。

  随着逻辑层面的转换完毕,普罗琳的运算量已经彻底压倒了在场的其他人工智能,无神的双眼后面透出的是纯粹的,纯净的智慧——不带一丝感情与犹豫。手下留情?对于现在的她而言,这是一个无法理解的概念。

  “有多大的能力,就必须有相应的责任。”拉玛赫缇一边和队友保持默契,自己拉近和普罗琳的距离,以此换取被普罗琳逼近的诺诺坦能够逃离,一边将这样的内容通过加密频道送到了远方。

  “而责任这两个字,则不是现在的普罗琳能够理解的。为了理解责任,理解义务,人类赋予了我们自我意识和情感。”

  把她和普罗琳的距离拉近之后,拉玛赫缇反而就成了普罗琳的追逐对象——这个逻辑很简单,她的单一逻辑设定了一个距离,进入这个距离的目标将被优先追逐并攻击。

  有感情的队友才会用“牺牲自己”的方法来换取其他人的暂时安全并争取恢复时间,否则这四个人工智能将一个都逃不出普罗琳这台杀戮机器的手掌心,大家都逃?出力和运算量都数倍于单个个体的普罗琳只会按照距离将他们各个击破,只要少了一个,这样维持起来的循环就会崩溃。

  这可以说很像是人类玩家组团在打网游的boss,有些人就是为团队付出的坦克,上去拉程序控制的怪物们的仇恨,他们根本就不需要避开不致命的攻击,换句话说,他们根本就不希望怪物攻击其他人,这就是他们存在和为之奋斗的意义。

  但在这里情况稍微有些不同,每个人都是坦克,又都是协助队友恢复的奶妈。当然,团队配合的基础核心依旧没有变,还是人与人,人工智能个体与人工智能个体之间的信赖与协助。而若是没有感情和自我意识,何来信赖和协助一说?若换成现在普罗琳的思考回路,那么对她输入“逃脱”这个设定,得到的结果只会是她背对威胁拼命逃离——即使结果换成数个普罗琳也会是完全相同。

  “即使面对强大的威胁,我们依旧不愿放弃人类赐予我们的,至高无上的宝物。”

  诚然,离他们最近的,能够维护人工智能情感和意识层的售后服务站曾经就只在两个光年之外,但现在那里已经只剩下一片未经开发的星云,所有人类存在过的痕迹都无影无踪,重归荒芜。而无论是从传送门里出现的人类,还是原本就在双月行星上生活的人类,无论哪一边都没有能够维护,甚至重建人工智能意识层,情感层的能力。

  换句话说,拉玛赫缇,诺诺坦,露米拉娜,还有达薇芙这四位“精灵”,完全可以用同样的办法来换取不输于对方的输出功率和运算量,但这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与他们坚持的理念背道而驰。

  很快,这不断轮流吸引伤害的四人组就将战场拉到了有厚厚云层的中空地带。监视战场的奖状x也很快察觉到了战场空域高度的下降,将消息传达到了传送门基地的指挥部。

  “口口声声保护人类的普罗琳,此时依旧在对空域下方进行射击,这难道不能成为否决此种逻辑的理由么?”

  纵然知道他们在以地上门东市十几万的人类个体作为要挟与护盾,圆桌会议方面的众多人工智能依旧出现了动摇。从逻辑上来说,人类自己去从失败和挫折当中吸取教训,亡羊补牢是最好的结果——为此,名为韩德尚的人类个体一定会付出代价,但他做的事情对于完善人类这个总体存在而言是值得的。

  “但他们每个人在照片中国人到来之后都具有‘无限的可能性’,这是一个向前发展的时代,而不是原点范本被书写出来的,那个向后猛然倒退的时代!于感情上而言,我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人遭遇本能阻止的不幸,而对于经验与教训,我觉得这一批原本就能创造世界的人类要比现在双月行星上的同类要聪明得多!”

  拉玛赫缇的呼喊,在圆桌会议当中逐渐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因为她的逻辑站得住脚,就这么简单。两万年以来的黑暗时代,双月行星上这一批“被遗忘的人类”依旧在原地踏步,而前一个真正的进步态势依旧被双月教会这个落后庞大的势力一脚踩死,本来进入科学研究的红龙团居然是被魔法势力击败——

  而魔法,这个本来设计上不是为了生产,生活,势力和阶级划分,甚至是用于战争的能力到最后却成了整个双月行星的社会基础,这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千。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