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研究成果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栗翰梅看见爸爸妈妈的脸上挂满了泪水,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滑落,接着很快就随风飘逝,消失得无影无踪。∽↗頂∽↗点∽↗小∽↗说,

  “爸爸、妈妈!爸爸妈妈!!”

  栗翰梅疯也似得抓着舷窗,撕心裂肺地大叫着,双脚在地毯上猛跺。

  “三叔、三婶!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这是真的吗?”栗翰青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激动得泪流满面,大声喊着。“你不是在英国吗,今天怎么会骑在大鹰身上来看我们呢?”

  这么多年来,栗翰青听话地和大人们高度保持一致,坚守着栗板索和铁莲莲在英国工作的谎言。现在,栗板索、铁莲莲突然当空出现,她拍鬼精鬼精的栗翰梅一眼戳穿谎言,于是急忙补充了后面的那一句话。

  乘务员听到姐妹俩的尖叫,惊恐万状,紧张得一脸煞白。她们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迅速赶了过来。

  当她们赶到时,太空又恢复了原来的一切,她们什么也没有发现。看到姐妹俩安然无恙,她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们打架了吗?不能打,姐妹一家亲,要和和气气的。”看到她们都是泪流满面,乘务员马上意识到姐妹俩肯定是闹别扭了,于是温和地劝慰道:“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就告诉我们,我们来帮你们解决,千万不要打架,好不好?”

  “我看到我爸爸妈妈了!他们坐在一只雄鹰的身上!”栗翰梅一把抱着乘务员的腿,仰起泪迹未干的脸,激动地说:“这只雄鹰比我们的飞机还要大、还要长!”

  “什么?你说什么?”乘务员蹬大着眼睛问她:“雄鹰?比我们这架飞机还要大的雄鹰?”

  栗翰青马上接着应道:“是的,是的!”

  “你们不懂!我也不要你们相信。”栗翰梅看了看她们那怀疑的眼神,嘟起了嘴,白了她们一眼。“我们去告诉大伯、二叔他们!”

  栗翰梅一把抓起姐姐的手,甩开小腿,朝三号舱跑去。

  当栗翰青姐妹俩在二号舱打发无聊时光,并看到奇迹发生的这一段时间里,大人们却在苦恼商量着是否告诉栗翰梅真相的这件大事。

  栗板探首先开了个头。这是个非常敏感而沉重的话题,由他这个家中的老二首先提出来是最合适不过了。

  “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刚才我已经和嫂嫂、阙妮一起商量了好久了,现在征求您的意见”栗板探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好像胸中压抑已久似的。“快九年了,三弟板索和弟媳莲莲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我想,我们这次回去,是不是一起告诉家族宗亲?”

  栗板真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神情凝重。

  乘务员轻移莲步,缓慢地移动着手推车,进了三号舱,礼貌的询问他们需要什么。大家各点所需,乘务员把水、咖啡、蓝莓汁和水果放在桌上,轻轻走了出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公安部门也没有任何新的消息,”车苗轻声地说,“案情没有任何进展,我想,不可能会有奇迹发生了。”

  “我们哄着梅梅,爸爸妈妈五年后就会回来,现在过了五年,他们没有回来,”阙妮接着车苗的话茬,用手摆动几下那瀑布似的披肩发。“现在,我们又哄她说,爸爸妈妈在攻关一个很重要的科技项目,又要过好几年后才能回来。这哪是人说的话啊,我一直被良心谴责着,太难受了!我们不能再这样一直骗她了。”

  车苗带着有点胆怯的眼神,看了丈夫一眼,看他还是陷入沉思。她知道他正在思考该如何更加完美地回答这个棘手的问题。按他的习惯,他要选择一个尽可能让大多数人都满意的答案。

  “是的,我们……我们不能再骗她了!我们承受良心……良心的谴责,已经快十年了,”车苗激动起来,但她的喉咙似乎被什么哽住了,每吐一个字都很艰难。“我想,我们是不是……是不是可以为他们三人一起举行告别式?”

  “不行!我们这次只为母亲举行告别式,怎么突然间多了板索和莲莲出来?这样做,岂不乱了套,你……”栗板探怒不可遏地盯了妻子一眼,疾言厉声地喝道。

  他双眸喷火,脸色异常难看。

  “板探,你不要激动。“栗板真转头看着弟弟,抬手压了压:”哪里能随随便便就发这么大的光火?阙妮有她的想法是很正常的。”

  “扳探,刚才肯定是你错了,别动不动就咆哮。”看到丈夫在委婉地批评,车苗自然站在阙妮这一边,顺着栗板真的话茬接了下去:“梅梅已经十二岁了,即使把真相告诉了她,我相信她也会最终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我更相信她很快就会勇敢面对一切。痛苦对她是暂时的,大家都知道,她不仅非常聪明,而且还非常坚强!”

  板真站了起来,离开座位,在地毯上来回踱着步。大家都眼睁睁地看着他,等待着他发表他最好的意见。

  往往,这也是最后的意见。

  “咕嘟咕嘟!”

  就在这时,车苗看到放在长方形桌子上的骨灰盒,突然跳动起来。她吓得脸色铁青,指了指骨灰盒,惊叫一声:“板真,你快看,看……”

  栗板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装着母亲骨灰的印度小叶紫檀盒正在跳个不停。

  他马上摆了摆手,示意大家朝着骨灰盒跪下。

  栗板真一边磕头,一边说:“妈妈,你不要生气,是车苗不懂事,她胡言乱语,等会儿我会批评她,您就别生气了。”

  车苗跪在一边,吓得瑟瑟发抖,她哆嗦着嘴巴,不住地说:“妈妈请原谅,妈妈请原谅,是苗苗不对,是苗苗不对!”

  过了一会,骨灰盒竟然真的不动了。

  栗板真直起身来,生气地对车苗说:“你不要乱说话,你说的话妈妈都听到了,她生气了。”

  就在这时,两个灵活娇巧的身影像风一样,一前一后冲进了三号舱。

  “大伯、二叔,我看到我的爸爸妈妈了,”栗翰梅站定后,来不及擦拭脸上的汗水,气喘吁吁地说:“我看到我的爸爸妈妈,坐在一只很大、很长的雄鹰身上,太威风了!”

  栗翰梅的脸蛋因为激动而变得像小苹果一样通红。

  栗板真他们互相对望了一眼,心里一阵孤疑和担心。

  这孩子怎么了?难道是不适应坐飞机,神经错乱到了白日做梦的地步?

  “是的,爸爸、妈妈。我也看到了!刚才,一只巨大的雄鹰飞到了我们飞机的旁边,它的身上有一张奇形怪状的椅子,”栗翰青和妹妹并排站着,喘个不停,用肯定的补充语气说:“二叔二婶就坐在这张椅子上!而且,他们还隔着玻璃窗亲了我们,虽然没有亲到,但我的嘴唇现在都还很热。”

  完了,就连当姐姐的也患了飞机恐惧症,而且比妹妹更加严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现在还不到北京时间上午十一点,绝对不是人类做梦和梦游的时候。

  看到她们这种异常的反应,大人们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

  “两位天使,你们到底怎么了?”车苗爱怜地各自看了她们一眼,尽量以平静的口吻说:“你们说什么?我们不懂你们的意思。”

  姐妹俩争先恐后地又把事情说了一遍。

  “天哪!两位小朋友,你们不要再编故事来刺激我们了,”阙妮说什么也不相信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是大白天,你们怎么会出现幻觉呢?”

  栗板探笑了笑,说道:“当然有可能,孩子跟我们不一样,他们的第六感官,或者说还有另外一种神秘的感官在起作用,在高空总出现了幻觉。”

  栗板真不说什么,把两杯鲜榨的蓝莓汁分别端给车苗和阙妮。他仔细听着栗翰青姐妹俩的对话,判断这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因为不被大人理解,栗翰梅看起来是伤透了心,她抿着嘴,用孤独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

  栗翰青也在一边黯然神伤,闷闷不乐。她嘟着嘴,嚷了一句:“连自己的人都不信任,你们还能信任什么?我们不理他们了。”

  说完,拉起妹妹的手,往二号舱走去了。

  “反正我看到我爸爸妈妈了!我太高兴了。”栗翰梅在走出去的时候,突然一个回头,给大家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最灿烂的笑脸,“大家不是说我爸爸正在英国研究什么吗?说不定那只雄鹰就是我爸爸的研究的成果。我想,我爸爸妈妈骑着它来,一是来送奶奶一程,二是来看我和大家的,毕竟我们太久没有见面了!”

  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三号舱被一团迷雾似的气氛笼罩着。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逆剑狂神人性禁岛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