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缔造传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问路么?”

  叶清玄一愣,接过他手中的纸片,那纸片似乎是某一家古董店的名片,名片皱巴巴的,像是曾经浸泡在水里又被捂干,还残留着隐约的暗红色彩。

  “不好意思,我不大认识这里。”他想了想,将名片还了回去。

  “谢……抱、歉。”

  旅人笑了笑,礼貌地道谢,转身离开。

  叶清玄愣了许久,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却说不上来。

  “哟,你果然在这儿呢。”

  身后,狼笛拍了拍他的肩膀,叶清玄转过身,他便挑了挑眉毛,露出赞赏的神情:“静默机关的这一身制服,你穿上果然比我要好看一些。”

  叶清玄扫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如果你肯减掉肚子上的赘肉,也会很好看。”

  “啊哈哈,人生多么美好,干嘛要把辛辛苦苦吃出来的重量给减掉。”狼笛手里还端着热腾腾的早餐,分给了他一份:“上车吧,我们边走边说。”

  车门关闭,马车启动。

  狼笛落下窗帘,然后埋头大嚼。

  叶清玄看着身旁那份早餐,全无胃口,叹了口气,将早餐推到狼笛旁边,“接下来去哪儿?”

  “圣事部。”

  狼笛发出含糊的声音,他吞下了嘴里的三明治,端起咖啡一饮而尽之后擦了擦嘴:“夏尔那边暂时不用操心,这两条正好带你去看一场大热闹。”

  “什么热闹?”

  狼笛笑了,抚摸着身旁无形的狼:

  “见证权杖。”

  -

  六日之前,圣咏学派的老牌儿大师塞缪尔自以太界中归来,在某处秘境的开发中,他顿悟了,打破一直以来困扰着自己的难关。

  因此决心准备进阶权杖。

  在积蓄了这么多年之后,他准备厚积薄发,缔造上位的传说要素,寄望于能够成就权杖之后,被授予‘圣名’。

  倘若能够成功的话,立刻就能变为全世界有数的圣徒。

  “这是最近圣事部一直在准备的大事,两个学派倾尽了所藏为他准备升华仪式。这两天很多大师都受邀前来观礼,看来塞缪尔大师真是下了毋成宁死的决心了。”

  狼笛在马车中介绍道:“为了杜绝深渊的影响,静默机关也需要保证圣域的纯净,这两天大部分人都在忙活这件事情。正巧带你去见见世面。”

  “成就权杖?”

  叶清玄陷入沉思。

  成就权杖一直是每一个乐师都梦寐以求的境界,将自我的意识永恒地铭刻在以太界之中,进而投影到大源,获取大源之力。

  全世界能够达到这个程度的人只有寥寥十几人,受获圣名成为圣徒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达到了这个境界,几乎已经可以说从人的范畴升华超脱,达到了不死之身的程度,哪怕肉身朽坏,意志也可以解脱在以太之中,化作圣灵,千年不朽。

  可惜,突破这个关隘着实太难。

  以安格鲁国内如此众多的乐师,能够称为权杖的也只有两三个,其中只有一名受封圣名,那就是曾经进入过阿瓦隆之影的海顿先生。

  而皇家学派的执掌者安德烈大师自几年之前开始闭门苦修,海量物力支持之下,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任何的契机。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斜眼看了一眼身旁狼吞虎咽的某人……明明都是权杖,怎么就丝毫看不出一丁点权杖大师的风范呢?

  不论如何,有机会见证一名大师成就权杖也是难得的机会。

  很快,马车到了。

  穿过了层层戒备森严的岗哨,马车停在大门之外。

  “在这儿下车吧,接下来就是马车不能通过的地方了。”

  擦完嘴的狼笛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样子——倘若不论他领带上的咖啡渍的话——他将两份证件递给了卫兵:“中央圣堂,两人,静默机关。”

  “静默机关?”

  卫兵再三验看,主要是察看叶清玄,或许是从没有从静默机关的成员中见过如此醒目的白发。很快,挥手放行。

  “这两天,各地前来观礼的大师们大多数已经到了,都是想要从塞缪尔的突破里获得灵感。这一次可是罕见的乐师圣会。

  因此为了防备别有用心的人混进来,戒备也提升了。”

  狼笛在前面带路,一边对叶清玄说道:“在这种场合你多露露脸,对未来有好处。”

  “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抛头露面的场合。”叶清玄苦笑了一下:“可以的话,我还是更喜欢一个人呆在图书馆里。”

  狼笛笑了笑,没有说话,引着叶清玄踏着台阶向上,最后从侧门走进了中央圣堂之中。

  神圣复活教堂是圣城最著名的几座教堂之一,但并不对公众开放,而是乐师们活动的场所,乐师协会将总部放在这里,办事员一般是圣城的教士,一半都是来自各地前来进修的乐师。

  适逢塞缪尔大师晋升权杖的圣会,顿时越发繁忙。

  狼笛带着叶清玄见过场内负责维护秩序的乐师,混了个脸熟之后,便径直带着他前往了最核心的中央圣堂。

  这里是塞缪尔大师明日突破权杖的地方,乐师协会和圣城早已经开始准备。数十名受到聘请的炼金术师已经入场,开始为明日突破布置炼金矩阵。

  塞缪尔大师背后的两个支持的学派和他本身的家族都近乎倾家荡产地收购了大量珍贵材料,将这里变成了一个宝物陈列库。

  触目所及,叶清玄根本不敢开启自己的以太感知,生怕被那此起彼伏的以太波动所晃瞎。

  在庞大的中央圣所中,已经有不少乐师已经提前入场了。

  那些来自各个学派的年轻人们遥遥地注视着地上的炼金矩阵,感悟着其中乐理运行的轨迹和结构,如饥似渴,一个个神情兴奋,有所领悟的时候便忍不住想要手舞足蹈。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明日,塞缪尔大师将会在这里突破桎梏,晋升权杖。

  这一座炼金矩阵至关重要,其中结合了两个学派的高深乐理、核心乐章以及塞缪尔大师一声的心血,毫无保留。

  对于任何乐师来说,都是难得的学习机会和体验,效果仅次于明日现场体会以太和乐理的变化。

  此刻大地上已经铭刻满了音符与乐章,秘仪水银流淌在其中,宛如血液运送着以太,将其化为一个整体。

  而且这个矩阵之中,还包含了塞缪尔大师专门为自己创造的权杖雏形。

  一旦塞缪尔大师晋升之后,便能够将在以太界中开辟出属于自己的领域,创造出一条崭新的道路。届时将会诞生一个新的乐师进阶。

  就如同安格鲁皇家学派的凤凰之子、从变化学派转向炼金的炼金术师、启示学派转化的星见乐师、禁绝派系的最著名的乐师杀手静默乐师等等,尽数是因此而来。

  这是权杖乐师所开阔的自身之路,自然也能够容许后人行走。

  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突破无门的乐师从各地赶来,拜入这位权杖的门下,将自身转化为他所创造的进阶。

  届时再不济也可以走塞缪尔大师的老路,按部就班的提升自己的等级。而也有天才能够沿着老师所开辟的道路前进,达到老师都未曾达到的境界。当然,也有权杖拉着一整个派系一起堕落到黑暗世界里去的。

  每一位权杖,就是一个学派的核心。

  数百年来,晋升权杖的强者往往都会开辟属于自身的学派。乐师七系中这么多学派因此而来。

  而对塞缪尔大师所创造的进阶,叶清玄并不关心,他已经做好了‘织梦者’的进阶准备,现在体内乐理整合完毕,伤势愈合再无后顾之忧。

  只要他构建出只属于自己的梦境,便可以成功进阶,前途远大,不需要再像是别人一样赌自己的未来。

  更何况,就算要追随权杖……自己身边不是还有一位么?

  想到这里,叶清玄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打着哈欠的狼笛:真是一丁点权杖乐师的气势都没有啊。

  你好歹是青之王的弟子,真的没关系么?

  他悄悄地收回视线,专注地看向炼金矩阵。

  他所感兴趣的,是塞缪尔大师所缔造的‘传说’。

  将宿命之章和传说结合,升华为权杖,在以太界中开辟出属于自己的领域,便是权杖级乐师了。

  创造出宿命之章虽然很难,但全世界依旧有不少乐师。

  但升华权杖就不容易了。

  最困难的,是缔造出最契合自己的‘传说’。

  -

  这个世界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传说,有靠谱的的考据,也有不靠谱的捕风捉影。有飘渺的古代神话,当然也有近代的鬼故事。

  其中大多数是蹩脚小说家所创造出的怪谈,当然,其中也有乐师所制造的奇迹。

  创造传说,便是将飘渺遥远的传说转化为现实,扭曲规则与订立,缔造奇迹。

  譬如最著名的事迹,便是初代赤之王死后七日,在六位门徒的见证之下重生,一举奠定了圣城自此之后数百年的威严与神圣。

  其中包含了生命、死亡、重生和神之存在等等上位要素。

  以此权杖为核心,历代赤之王在以太界中缔造了神圣之城,照耀人类的疆域,驱逐黑暗,令妖魔在圣光之下无所遁形。

  创造传说、化身传说、成为传说,甚至……神话!

  从物质和人的局限之中超拔而出,成为规则的缔造者,这才是权杖乐师之所以尊贵的地方。

  而就算是权杖乐师,也有着高下之分,其中有如同帕格尼尼那样堕落为黑暗众卿依旧屹立不倒的绝世强者,也有苟延残喘数十年之后便不得不转化为圣灵,进入沉睡的‘水货’。

  其差距便在自身所创造的传说之上。

  “包含的‘要素’不同,权杖的能力和效果自然就不同。”

  -

  感谢扭曲的钥匙成为本书盟主。

  以及,朋友们,投月票的时候又到啦~(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