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要素之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包含的‘要素’不同,权杖的能力和效果自然就不同。”

  狼笛解说道:“比如,倘若以神罚的要素创造传说,那么权杖便会偏于惩戒一类。若是以圣行和救赎为要素,那么便会偏向救赎。

  变化派系喜欢创造和破坏,启示学派倾向于学识和洞见……各个派系的倚重各有不同,当然,要素也分三六九等。

  决定权杖品质的,便是要素。

  圣城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圣典之中所包含的要素众多,而划分清晰、效果明显。更重要的是,信者众多,根本无需费心传播。

  因此,以此进阶的难度便会相对低很多。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乐师是以圣典中的传说进阶权杖。就连最初的十二圣徒,也是从圣典之中得到启发,从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福音书’。”

  叶清玄端详着面前庞大的矩阵,许久之后颔首:“看来塞缪尔大师也是从圣典之中寻找到了自己的要素吧?”

  “没错。”

  狼笛颔首,看向矩阵最核心,那一道庞大而复杂的赞颂乐章,感叹道:

  “——血族。”

  “这就是塞缪尔大师想要创造的传说。”

  “出自圣典中的罪人之章,包含着鲜血和传承等等中位要素,以上位要素‘生命’为核心。他仿照了月灵的生命形式,设计了全新的种族,并准备将传说化为现实。”

  “倘若他进阶成功的话,他就会变成有史以来第一名血族,也就是‘鲜血乐师’的始祖。只要获得他的血液作为媒介,以后的乐师就可以转化成和他一样的鲜血乐师。”

  说道这里,叶清玄顿时看向狼笛,眼神好奇。

  “那你呢?”他问道:“你的传说要素是什么?”

  “我?我就是瞎混的。”

  狼笛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我的传说要素只不过是野兽分支里的狼,勉勉强强算得上幻兽种,但只能评个下位要素。属于权杖里面最水的那种。

  成就起来很简单,但想要晋升就很难了。”

  “……”

  狼笛满不在意,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勉勉强强地混个权杖,以后有饭吃就行,你就不用替我担心啦。话说,你要不要来考虑一下我的进阶?野狼乐师!听起来就很厉害嘛……”

  叶清玄残念地收回视线,不在说话。

  有句老话叫做‘来都来了’。

  既然来了,那么如此难得的机会,起码也要仔细的看一看。只是,当他端详了矩阵许久之后,便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位塞缪尔大师……是血统论者?”

  “没错。”

  狼笛点头,“老塞缪尔先生是出了名的纯血派贵族,你听说过?”

  叶清玄淡淡地说,“看出来了。”

  “嗯?”狼笛眉头挑起:“虽然知道你是启示学派出身,但这么大的炼金矩阵,这才几分钟,你已经解译结束了?”

  “解译法擅长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最核心的乐理,细枝末节,没必要理会。更况且……”叶清玄停顿了一下,神情就变得古怪起来:“我也算懂一点炼金术吧。”

  说着,他绕着炼金矩阵走起来:

  “但凡炼金术,必定遵循四个阶段,活动、形成、创造、流出……这是以太的四种形态,也是物质自大源中诞生,被赋予形体的过程。

  如在其上,如在其下,如此万物始得焉。

  按照这个规律的话,就能够了解炼金矩阵的运转原理。”

  他的脚步停顿了,指了指前方的区域:“你看,这里,源点的‘初始之血’代表的是塞缪尔大师结合了传说要素之后的血液,那么以其为载体,获得血液的人便能够遵循仪式,将自己转化为鲜血乐师,拥有这个进阶独特的专长和能力。

  我们姑且将其称为‘二代’。二代乐师也能够将自己的血液再度传承其他乐师,制造出第三代……

  这个学派彼此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以家族的形势进行传承的,那么必定会以家族的形势团结在一起,以保证学派成员的向心力。”

  “听起来不错啊。”

  狼笛赞同的颔首,“可能塞缪尔大师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像是其他学院一样进行残酷竞争吧。就像是天人之血一样,大家坐在一起,像是家人一样分享……”

  “可能么?”

  叶清玄笑了,神情古怪:“狼笛,在这个体系里确实没有竞争,有的,只是单方面的掠夺。况且,天人之血传承的是乐理,可不是禁绝学派的律令和誓约……”

  他低下头,凝视着炼金矩阵,矩阵之中,那铭刻在血色音符之下的,是层层叠叠的复杂乐理——法度森严的禁绝乐理形成了不容抵抗的契约。

  一旦植入,就再没有返回余地。

  这是带着毒药的苹果,只是看起来鲜美可口,入腹之后的感受就难说了。

  “上位者对后辈的控制力是绝对的,鲜血乐师的所有力量和乐理都寄托在自己所传承的初始之血中,是否拥有力量,只取决于上位者的一念之间。”

  叶清玄轻声呢喃,“最喜欢这种统治方式的人,是暴君。”

  恐怕比起以太,这位塞缪尔大师更渴望的是权利吧。

  狼笛看着他,神情古怪,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叶清玄身后,轻微地咳嗽声响起。

  “你们在说什么?”

  有人缓慢地走上前来。

  那个看起来似是中年的男人看上去并不苍老,但是头发却花白,走路的时候微微有些瘸,手里撑着一支拐杖。

  狼笛恭谨地挺直身体,行礼:“亨德尔先生。”

  叶清玄愣住了,错愕地看向那个似是早衰的跛脚男人,神情就变得敬畏又严肃,紧随其后地行礼。

  亨德尔。

  在圣城有资格叫这个名字的人,只有一个。

  那边是全世界所有乐师的巅峰,十二位圣徒之一的权杖乐师,获封圣名‘亨德尔’的强者。这位乐师今年已经九十四岁了,依旧宛如中年,精神抖擞,面容威严,眼神苛刻。

  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深居简出的圣徒,同时也是静默机关实际的控制者之一。被全世界的黑乐师恨之入骨。

  亨德尔扫了叶清玄一眼,神情依旧冷漠,看向狼笛:

  “他就是叶清玄?”

  狼笛颔首,他的眉头便皱起来:“果然,轻佻无状,比传闻中还要令人讨厌。”

  叶清玄愣住了,错愕抬头,张口欲言。

  “哟,亨德尔先生,又在板着脸吓唬年轻人了么?”

  斜刺里,一只手伸出来,拦住了亨德尔的肩膀,那只手上还带着食物的油渍,保养良好,白皙肥嫩。

  食指上带着一枚青金和琥珀的戒指,在琥珀之中所浮现的是双蛇纠缠的漆黑纹章。

  ——赫尔墨斯。

  “别吓唬我家的小孩啦,年轻人需要多多鼓励。”

  赫尔墨斯拍着他的肩膀,说着,不容拒绝地拉着叶清玄走向一边:“我先去跟他说会话,你慢慢忙。

  他这两天给你们打工,记得不要给他穿小鞋儿哦。”

  一脸懵逼地叶清玄被赫尔墨斯拉到了中央圣堂的二楼,休息室里,一直坐到沙发上才反应过来,而对面的赫尔墨斯已经开始吃自己的第二顿早餐了。

  “要不要来点?”

  赫尔墨斯慷慨地举起一瓶红酒:“神圣复活教堂的福利就是好啊,就连圣餐的红酒都是罕见的好货。”

  “……免了。”

  叶清玄向后靠了一点:“老板你慢慢吃。”

  “你怎么惹上亨德尔那个小心眼了?”

  赫尔墨斯一边吃一边问:“那个家伙可记仇啦。是不是因为在罗慕路斯试炼你把他的侄子刷下去了?还是因为你说了他的师弟塞缪尔的坏话?或者说,是因为亨德尔最近和圣座一心修士会勾勾搭搭不清不楚?”

  “……”

  叶清玄顿时无语:话都让你说了,你想让我说什么。

  “老板你……怎么在圣城?”他问。

  “我最近在圣城旅行,这里还有一些产业需要照顾。如果混到没饭吃的话,可以到我店里来干活儿呀。”

  说着,赫尔墨斯从怀里摸出一张名片,沾着油渍的名片看上去似乎很眼熟,但叶清玄对古董店实在没什么兴趣,就随意装口袋里了。

  “哦,对了。”

  赫尔墨斯拍了拍脑袋:“听说你进阶共鸣了,我还不信,没想到你脑袋这么死犟,也能打破知见之障……

  结果没想到,你已经干涉啦?哎呀,还没给你准备贺礼呢……”

  叶清玄沉默。

  “你想要什么?”赫尔墨斯擦着嘴,眉飞色舞:“什么都可以哟,很快就冬暮啦,就当老板给你发年终福利!”

  叶清玄沉默。

  “唔,要不老板再送你几个怀表?”赫尔墨斯眨巴着眼睛:“这样你明年就可以说,我去年买了……”

  “老板。”

  叶清玄打断了他的话,低垂着眼睛,声音低沉:“我只想知道,罗慕路斯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赫尔墨斯不笑了。

  他直起身来,放下手中的红酒,审视着叶清玄,许久之后忍不住轻声叹息:“年轻人的好奇心真是旺盛,令人羡慕啊。”

  叶清玄看着他,一言不发,等待着回复。

  沉默许久之后,赫尔墨斯尴尬地摇头:“你就当做:很多年前,我欠了罗慕路斯人一笔钱,派你去帮我还债吧。

  谢谢你帮我做了那么多。”

  叶清玄摇头,“这非我所愿。”

  “我知道。”

  赫尔墨斯拍了拍他的肩膀:“有空来我店里吧,我会补偿你的。记得尽早,晚了,说不定就赶不上了。”

  “你来这里,白汐知道么?”叶清玄问。

  “……她还不知道呢,估计以为我在哪个沙滩上晒太阳吧?”赫尔墨斯笑了笑,看着他:“你知道了?”

  “阿瓦隆就那么大,一个白头发的女孩子很显眼的,更何况,白汐又不算聪明,掩饰又掩饰不好。”

  叶清玄的眼睛低垂:“出来之后,我都没有好好地跟她聊过,等我想要跟她聊的时候,她又不想理我了。

  她最近怎么样了?”

  “她已经长大啦,叶清玄。”

  赫尔墨斯摇头:“女孩子可是很早熟的,她已经很强了。哪怕没有人保护她也可以活的很好,你大可以放心。”

  “或许吧。”

  叶清玄叹息,抬头看向赫尔墨斯:“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

  “老板,你究竟是什么人?”(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