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妇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吴佑酣然入睡,系统也在不断修复身体,明天又是一条好汉,老张头同样是鼾声如雷,两人的淡定让那来道谢的领头男子尴尬而返,只在地上留下金银。

  有吴佑和老张头在,他们也没有选择在大半夜的离开,而是一直等到天亮,这才悄然离去。

  吴佑睡的香甜,被老张头一脚踢醒,吴佑摸了摸干巴巴的嘴唇道:“有水吗,太渴了!”

  失血过多,让吴佑的脸有些苍白,整个人也有些无力,看到地上金银,眼睛一亮,揣进怀里。

  老张头对此视而不见道:“没水,走吧,我们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赶!”

  吴佑只得穿着破烂衣物上路。

  城与城之间皆是荒野,行走了大半天这才看到一户人家,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求求你了,不要!放过奴家!呜呜!”

  吴佑顿时嘿嘿笑了起来,老张头瞪了吴佑一眼,猛的拍门朗声道:“旅途辛苦,可有好人家行个方便给点吃食,自会给予钱财!”

  屋内传来短暂的沉默,忽地那女子喊到:“救我!”接着便是呜呜声,明显是被人捂住了嘴巴。

  吴佑顿时收起笑容,和老张头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慎重。

  只听里面传来一粗声道:“此处也乃贫困人家,并无吃食,还请老爷往前再走二里路便有村子,自然可得温饱!”

  老张头若有所思,开口道:“我已奔波许久,口中饥渴,可否赏些水喝?”

  “屋后自有井水,汉子前去喝便是!”屋内传出声响。

  老张头抱拳沉声道:“多谢了!”

  两人走到后院打水喝,井水干冽,喝下去通体舒泰,吴佑舒服的长出一口气道:“爽!”

  老张头点了点头,看向房屋道:“走吧!”

  吴佑诧异问道:“我去,我还以为你带我到后面有什么别的计划呢,你要走你走,我进去!”

  老张头拉住愤怒的吴佑道:“他若是手中拿着刀子,你反而害了那女子,你我先假装离开,那男的可能也会离开,若是不离开我们再想法子!”

  吴佑摇了摇头道:“男人就那尿性,我们走他只会变本加厉,这样吧你我假装...”

  吴佑低声说完老张头诧异问道:“这都行?”

  “走吧!”吴佑带头离去。

  两人来到前屋吴佑怒道:“这钱是俺用命换来的,你可别想贪了!”

  老张头眨了眨眼大声道:“嗨!你我皆为兄弟,钱你拿去便是!到了前面镇子你我各奔东西岂不更好!”

  “哼,如此自然是好,啊!你...你要干什么!”吴佑惊怒交加道。

  老张头冷声说道:“兄弟,你先上路,待我把里面的人杀了,也好让你有个伴!”老张头大声笑道。

  “啊!”一声凄厉的喊叫,只听老张头吃惊道:“你怎会还有力气!”

  “你去死!”说罢屋外再也没了声息,屋内之人听的一愣一愣的,尤其是那男子更是心思急转,在听到吴佑两人分钱的时候心中就以猜到接下来的事情,但是在听到老张头要进屋杀人心中更是慌张,后来听到两人应该是双双毙命,心思顿时活络起来。

  站起身看着身下衣服凌乱的女子道:“乖乖的给老子待着,若是敢动,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说罢又不放心把女子四肢绑住,又在她口中塞上布匹这才小心翼翼的推开窗户,看到外面果然躺着两个人这才放下心来,握紧了手中的长刀,推开房门一个起跳躲在一边,竟然也是一个练家子,只见此人敞着胸口,披着较好丝绸长衫,头发有些凌乱,但是眼中凶光不减,尤其在看到地上散落的黄金时更是光芒大盛。

  眼神犹豫不定的看着倒下的两人,尤其在看到吴佑穿着破烂上面还有血迹,心中一横,猛的持刀砍向老张头。

  刀未至,老张头已经滚开,那人也果断,立刻折返逃窜,老张头拿起黄金猛的砸过去,那人应声倒在地上,眼看是活不了了。

  老张头走了过去在他脑袋上扣出黄金,不慌不忙的走到后面清洗,吴佑看着尸体摇了摇头,等到老张头过来了,这才道:“那女子这时还未出来,多半是被绑住了,我进去看看,你把尸体埋了!”

  “臭小子,敢指挥我,你去!那边有铁锹,你正好用得上!”老张头没好气的说道。

  吴佑讪笑,拿起铁锹,拖着尸体走向远处,这才挖坑把他埋了,默默叹了口气道:“原本今日你可一亲芳泽,只可惜你遇到了我们,来世好好做人,别再干坏事了!”嘀嘀咕咕一大堆,把土盖上,吴佑离开。

  擦了擦汗,吴佑也进了屋,这是一个农村小屋,土坯房,屋子不大,但是打扫的干净整洁,老张头脸红红的站在一边,那女子穿的落落大方站在墙角不知所措。

  年仅三十岁左右,有着少妇风情却也有一丝少女的羞涩,柳月眉鹅蛋脸,生的是眉清目秀弱柳扶风,吴佑见过美女颇多,对此自然无感,感觉也就算是漂亮。

  “喂!走吧,事情都处理好了!”吴佑朗声道。

  老张头吭吭哧哧道:“好!”

  那女子猛的跪在地上道:“两位大官人,还请带奴家一起走,那李大官人乃此地一霸,如今身死若是被其父知道,奴家...奴家只怕是...呜呜呜!”

  吴佑到没有想到还有这种事,摇了摇头冷声道:“我们要去做事,不便带一女子,抱歉!”

  说罢示意老张头赶紧走,谁知老张头羞赫道:“那个...她说的确实有理,要不,我们带上她吧,我听她说这里也就她一个人住,她男人死的早,又没有孩子,留在这里也凶多吉少...”

  “行,打住!那就让她跟着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吴佑无所谓道。

  老张头舒了口气,感激的看向吴佑,虽然吴佑比老张头小,但是这段时间办了太多事情,老张头心中也隐隐有些佩服,甚至因为升旗营而渐渐少喝酒,开始照顾玲儿,此次还跟着出来,所以有些事还是想问问吴佑,得到肯定这才有些放下心。(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