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通灵剑体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话说到一半,蒙泣顿了顿,紧接着手中法决一掐:“原本是打算挑战十灵方的时候再用,现在看来,却是不得不提前了。”

  “通灵剑体,解。”

  随着对方口中最后一个字音落地,刹那间,蒙泣一头长发不断挥舞,眉心处位置缓缓浮现一道蓝色小剑印记。

  “来吧,今天就看看谁的剑更锋利一些,痛快一战吧。”

  解封灵体后的蒙泣,整个人的气势不断飙升,就连手中凝聚剑诀的速度,都要快上不少。不过眨眼的功夫,蒙泣周身便疯狂凝聚出数以百计的剑形虚影,一双眼睛,也不时迸发着耀眼的蓝光。

  面对迎面奔来的剑光,金越十指连动,仿佛这一切完全是潜意识的动作。

  “犁天剑阵”

  下一秒,金越体内迅速飘荡出重重剑影,金光闪耀的程度,甚至连金越自己都为之乍舌。

  不过这一切落在蒙泣眼中,却是不自觉的更加激动起来。面对犁天剑阵中的重重剑影,蒙泣毫不畏惧的驱使周身剑光,直奔剑阵旋窝中冲去。

  霎时间,整个擂台都笼罩在金蓝两种颜色的剑光之下。若不是金越一早施展纳米傀儡,将擂台全然掩盖。此刻擂台上所发生的一切,一定会让观赛之人大跌眼镜。

  这通灵剑体,原本就是剑修众人崇尚的无上灵体。所谓过慧易夭,通灵剑体虽是剑修眼中的无上灵体,却也伴有寿命折损的风险,所以平时才会被使用者封印起来。

  如今在蒙泣的全力释放之下,通灵剑体的威能必显无疑,即使金越身负金犁剑魂的本命剑气,依旧只能和对方平分秋色。

  难怪一开始这蒙泣便对自己施展黑幕的手段,如此感兴趣,原来是身负通灵剑体,艺高人大大的缘故。

  感受到体内的金犁剑魂效果正在逐渐降低,金越面色微变的同时,连忙看向对面始终与自己不分高下的蒙泣。

  只见此刻,在通灵剑体加持下,实力堪比筑基后期大圆满的蒙泣,也是一脸疲惫的神色。原本白皙的面容,渐渐变的有些苍白起来。

  “看来对方的通灵剑体和自己的剑魂加持一样,都是无法持久的手段。”

  明白了这点以后,金越的内心逐渐安定下来,如今再次看向蒙泣的眼神中,也更加坚定几分。

  终于,二人如此僵持足足一盏茶的时间,金越体内的剑魂加持之力,已经彻底消散一空。而对面,用手中长剑杵着地面,大口喘着粗气的蒙泣,同样已无再战之力。

  “哈哈哈哈,看来咱们俩是谁也胜不了对方了。”

  正当蒙泣为之大笑之际,对面同样一脸疲惫的金越却是缓缓摇了摇头。漫天的纳米傀儡纷纷散开,组成一只遮天巨手将蒙泣整个人笼罩在掌心下方。同时,周围在剑光中幸免于难的主战傀儡,纷纷张口用激光炮瞄准对方。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蒙泣才回想起来,眼前这位黑幕傀魔并非只是一名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剑修。

  “好吧,我输了。”

  和之前的万蛊门,枯叶谷一样,随着蒙泣的落败,观众席上,一男一女两位样貌年轻的白衣修士,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对于他们来说,身负通灵剑体的蒙泣居然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金越手中,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顺利赢得比赛之后,金越并未如前几次一样返回观众席,而是直接离开赛场。离开前,还不忘对一脸疑惑的傅伯熊二人发了一份传音符。

  传音符的大体意思是,本次比试身体虚耗太大,需要尽快回迎宾楼内修养。

  对于金越的这番说辞,傅伯熊和颜姓女修二人,明显没有太多意外。能进入十强的选手,哪一个不是实力超群。

  金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没胜出,自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轻松。

  将金越发送的传音符收起,傅伯熊二人再次看向赛场上方依旧处于对决之中的季虹双。

  此刻,擂台中央的季虹双,已经全力释放出自己冰凤灵体的血脉神通,擂台周围的地面上满是冰冷的寒霜。

  就连空气中,也散发着一股冰凉透心的感觉。

  可惜,季虹双所面临的对手显然也是一名血脉修士,持久苦战之下,季虹双渐渐有些后劲不足起来。

  这也使身在观众席上方傅伯熊二人,无形之间在内心深处捏了把汗。

  ...........................

  回到房间以后,金越将房门紧闭,接着便一头扎进异空间位面之中。

  自从金犁剑魂的加持作用消失以后,金越整个人就进入一种浑身抽痛的状态之中。虽然此前在赛场上并未表现出来,但此刻刚一进入机械堡垒,整个人便瞬间瘫倒在地。

  看着地板上浑身抽搐的金越,封建华没有丝毫迟疑,命令和平守卫者将金越抬进一间拥有许多圆形玻璃培养槽的房间内。

  接着,二话不说,把金越的衣裤解除,放进培养槽内,灌入大量蓝色液体。

  “扫描生命特征,神经元信号。”

  虽然此刻的金越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可与他一体共生的封建华却是能感受得到,金越体内这种阵阵抽痛的感觉,是由神经元传送出来的。

  有兽元护身,一切来源**呃床上,兽元都能马上为他修复过来。唯独这种发自神经传感系统的痛觉,是兽元无法修复的。

  因为从本质上说,金越的**并未受到伤害,而是神经系统自发产生这种抽痛的现象。而且从金越意识渐渐模糊的情况来看,这应该就是自身发力融合剑魂本命剑气以后,所带来的后遗症。

  这种强行将金越体内法力转换为金属性剑气的方法,从本质上说,其实就是一场能量转换。

  只不过,这次转换的环境变成了金越的**,势必也会产生相应的代价。而根据封建华这些年的研究得出,修士大都将这种体内能量转换的代价,称之为副作用。

  所以他在将金越放入培养槽的第一时间,便吩咐身旁的和平守卫者,第一时间检查金越的神经系统。

  (还望大家多多支持,推荐,收藏本书,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