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世界卫生组织的质问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今天一大早,张文凯就被几十个女仆服侍着穿好的衣服、洗了漱,便在他们的带领下来到了餐厅,初代早已经等在了餐厅。

  “先生,您的早点是选择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初代把手里面的菜单恭敬的呈现在张文凯的面前。

  “嗯?中式的吧!两根油条,一个煎饼果子,再给我来一碗豆浆,再加一个油炸糕!”这是张文凯比较喜欢吃的几样。

  “好的!”初代点头之后变为张文凯围上了餐巾,都是机器人烹饪食物,速度很快。

  “先生,炸油条的油,我们使用的是纯手工压榨的花生油,所使用的面也是经过六层的机械磨面技术,只取小麦中最核心的一部分,还有您喝的豆浆,使用的是纯东北大豆,无转基因技术...”

  听着初代的介绍,张文凯咧了咧嘴,虽然样式十分的简单,但是制造工艺却不简单。

  “嗯!不错。”

  他不觉得鸡蛋和牛奶面包那样的西餐有什么高雅的,都是吃饭,有什么高不高雅的,好吃就行,只有那些缺乏高雅的人嘴中才喊着需要高雅。

  初代为张文凯把油条切得一段一段的,然后拿着筷子夹起油条,放在豆浆了轻轻一蘸,不仅能去掉油条的油腻,又能使油条附带着大豆的香味。

  “嗯!不错!”张文凯大呼美味,不过有些人就是在你最享受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拿起电话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但是归属地有些特殊,是来自瑞士日内瓦的,他不记得有什么日内瓦的朋友。

  “那就一定是诈骗电话了。”现在骗子很猖獗,动不动就给你打电话问你股票怎么样了。

  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挂断了。

  然后对着眼前的油炸糕消灭起来。

  “滴铃铃!”电话再次响起。

  还是之前的那个电话。

  “喂?你找谁?”无奈之下张文凯还是接起了电话。

  “张先生吗?我想询问一下,你给我们的脑域开发药片,为什么不好使?”对方的语气来者不善,十分的焦躁。

  “弗兰科?”张文凯已经注射满十次脑域药物了,大脑回路运作之下,一瞬间就想起了之前那位世界卫生组织的干事弗兰科。

  他没记错的话,应该当时卖给他们的药是添加了淀粉的药物。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体质的原因,你们调查实验了吗?”张文凯显得很淡定。

  “张先生,我已经对你的诚意非常的失望了。”弗兰科已经找人做了全方位的检测,甚至他花高价从华国购买了一只开发脑域的药物,对比之下发现,他们所购买的药片里面只具有微量的开发脑域药物,这就让他暴怒了起来,显然他被张文凯骗了。

  “哦?”张文凯挑起声音,露出了戏谑的笑容,当初大家都是互相坑对方的,如今坑不过了就把责任推在他的身上了?

  “为什么张先生,会拿出添加淀粉的药物来欺骗我们,要知道我们可是代表着世界卫生组织的。”弗兰科说的义愤填膺,在他说话的同时,他的手指轻轻滑动,已经做好了录音的准备。

  “那可不是什么淀粉哦!那是一种稳定药物的成分。”张文凯若有其事的说到。

  弗兰科听到这句话,终于压不住了火气。

  “你这是拿我们当绵羊吗?难道是不是淀粉我们还看不出来?”

  “嗤!弗兰科先生,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开发脑域药物,如果你们觉得你们可以的话,你们自己去研究好了。”

  “嘎!”弗兰科急忙止住了话茬,情绪上也放了缓,他还没有套出秘方了,怎么能放弃,本来他以为制造得到了药物就能检验出成分,但是检测结果让他失望了,其中含有了许多的未知成分,许多药物学家都无从破解,所以便制定了长久的计划,打算从张文凯的最终套出相关的成分。

  “咳咳!但是根据我们的测验,药物的成分要比正常的疫苗药剂少了很多,这怎么解释。”弗兰科的态度好了不少。

  “扎针能和吃药一样吗?”张文凯的语气颇为鄙视。

  “擦!”弗兰科实在是被张文凯无懈可击的借口弄的无言以对。

  “那我们将停止购买药片呢!打算购买贵司的疫苗。”弗兰科话锋一转,既然疫苗好使,那就购买疫苗。

  “不卖!”

  “啊擦!”弗兰科一个趄趔。

  “就只卖药片,不买就算了!”张文凯反正也赚到了以一批的货款钱,买卖都完成了,还有退钱的道理不成,反正对他来说也就是玩具。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弗兰科声音有些发冷。

  “啪!”迎接他的是电话挂断的声音。

  “槽,劳资跟你没完!”这次弗兰科真的怒了,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立刻通知华方,让华方给我们一个交代。”

  ......

  挂了电话的张文凯,嘿嘿一笑,对待玩具就应该有玩具的样子。

  吃完了最后一根油条,张文凯站起了身。

  “先生,建议您先来一个散步,然后再去工作。”初代不急不缓的说道。

  张文凯点点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想着便大步向外走去。

  岛上的景色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是人工建造的,但更显得精致,一些机器人也在巡逻,看到张文凯,他们都会行礼问好。

  刚跑了不远的张文凯,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手机并没有在他身上,而是在邻近的初代身上。

  “喂?找谁?”张文凯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多陌生的电话号码。

  “小张吗?我是首长的秘书,首长让你即刻赶到西沙群岛的北部。”电话里面的声音显得有些老迈,起码也得有将近五十的样子。

  “秘书?老耿呢?怎么不是老耿?”平常都是耿长风给张文凯打电话的。

  “耿秘书在京北处理点事情,现在的工作由我接管。”忽然增大的声音,还是能够感受到心中那种激动的情绪。

  “等我跑完步的。”张文凯挂掉了电话,心中暗想,估计是耿长风遇到什么麻烦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