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暗相护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雨越下越大,冲刷着青灰的墙壁,发出杂乱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并不会扰人心烦,北镇抚司牢狱里密闭,外边的声音传不进来,里面的声音也不会传出来吓到人。

  最内里的牢房里散发着浓烈的药味,佝偻的老头也站在其内,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再给朱瓒上药。

  或许是因为牢房里除了锦衣卫外又多了一个太监在。

  “世子爷,你可就认个错吧,不是咱家说你,你这次可真的是胡闹的太过了。”他细声细语的说道,看着床板上的朱瓒,就像在哄一个孩子。

  而趴在床板上的朱瓒听到这句话,也像个孩子似满脸都是委屈。

  “我哪里胡闹了?”他愤怒的喊道,撑起身子,“我明明是多管闲事,我以后再也不多管闲事了,管它马惊了还是驴惊了,管它死多少人,都算不到我头上。”

  太监忙伸手扶着他。

  “你看看你看看,你这什么脾气,就不能好好说话。”他责怪道。

  朱瓒愤怒更大了。

  “我好好说话有什么用。”他喊道,“有人听我说话吗?我都要被打死了。”

  太监忙伸手拍扶他。

  “你喊什么啊,这不是让你好好说话嘛。”他说道,“陛下让你到刑部去,你到那里可要好好说话,不要再这样了。”

  此言一出,站在牢房外的江百户眉头皱起来。

  去刑部大牢就脱离了他们锦衣卫的掌控,兵部的以及维护成国公的人就能插手了。

  皇帝竟然这么快就同意把朱瓒送去刑部?

  这才几天,成国公在朝里还真是人脉不少。

  以前自己也知道避讳,暗藏着实力,这次为了儿子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这是个将成国公一伙人一网打尽的机会。

  “大人……”他转头说话。

  他身后似乎与墙壁融为一体的陆云旗冲他抬手,江百户将话咽了回去,继续听着内里朱瓒吵闹的声音。

  朱瓒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去刑部意味着什么,依旧很生气。

  “我怎么没有好好说话了?”他喊道,人也干脆从床上起身下来。

  不知道是趴的太久还是身上的伤太重,身子摇晃差点跌跪在地上。

  牢房里响起太监大呼小叫的声音,同时也响起沙哑的怪叫。

  “世子爷你小心点。”太监夸张的喊着,人也去搀扶。

  有人比他更快,一双枯瘦的手如同树枝抓住了朱瓒。

  太监吓了一跳,似乎怕被这样的手碰到忙后退,带着几分嫌弃。

  “你竟然能下床了。”他也夸张的喊道。

  朱瓒甩开他的手,虽然还有些摇晃,身子却是站直了。

  “就凭你们那几下,难道我还能废了吗?”他嗤声说道。

  鬼大夫没有理会他,只是眼睛发亮的打量他,如同看什么奇珍异宝。

  “君小姐的药竟然这么厉害。”他说道。

  这话朱瓒就不爱听了。

  “什么叫她的药厉害?”他挑眉说道,“明明是我厉害。”

  鬼大夫依旧没有理会他,围着他看,忽的伸手抓住朱瓒的腰带。

  “让我看看伤口,怎么会好的这样快。”他嘀咕说道,“到底是什么药我也要闻一闻尝一尝……”

  他的话没说完,手刚碰到朱瓒的腰带,就被朱瓒一脚踹到了墙角。

  “我日,现在是个人都能来脱小爷的裤子了吗?”朱瓒的骂声在牢里回荡。

  太监伸手抚了抚额头。

  “世子爷,你快坐下吧。”他担心的说道。

  适才那一脚的动作很显然让朱瓒的伤口扯到,他发出嘶嘶几声,随着太监的搀扶下意识的坐下去,才挨着床板又跳了起来。

  “我都伤成这样了还怎么坐!”他喊道。

  你伤成什么样了?太监瞪眼看着他,伸手揉了揉耳朵,至少中气十足,声音洪亮。

  “不坐了。”朱赞瓒没好气的说道,“不是说去刑部吗?走走走。”

  说罢先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太监忙跟上。

  走到牢房外看到站在这里的陆云旗,朱瓒脚步不停,陆云旗也没有阻拦说话,身子更往回退了退将路避开,看着朱瓒。

  朱瓒看也没看他一眼越过而去了。

  “大人….”江百户看着走出去的朱瓒,有些不服,“就这样让他走了?这件事又要算了?”

  陆云旗哦了声。

  “她人呢?”他问道。

  江百户愣了下,伸手指着牢房门。

  “走了。”他说道。

  陆云旗嗯了声。

  “我是说君小姐。”他说道。

  原来站在这里一直想着的是君小姐了?江百户愣了下。

  “已经出京城了。”他忙说道,停顿一下,“我们的人已经跟去了,会找机会把她抓住的,大人放心。”

  “不用找机会。”陆云旗说道,嘴角动了动,做出一个笑容,“谁都知道是我做的,又如何。”

  让一个人消失找不到锦衣卫自然办得到。

  不承认没证据,谁又能怎么样?

  江百户应声是,才退出去有锦衣卫急急进来,他的面色几分不安,神情迟疑一刻,走到江百户身前对低语几句。

  江百户的面色也一变,低声骂了声娘,正要对陆云旗开口,陆云旗已经先开口了。

  “是朱瓒吗?”他说道。

  这话问的没头没尾,但已经习惯了江百户却听的明白。

  “是。”他说道,“是李三冰带着人把我们的人挡住了,肯定是他安排的,不过大人放心,我再加派人手…”

  “算了。”陆云旗抬手打断他,神情木然,“那就再等等,不急一时。”

  …………………………………………………………………..

  一只黑面的斗牛靴将一块石头踢了一脚。

  因为前几日下雨土松软,石头立刻滚了下去。

  呸的一声,站起来的四凤将嘴里的一根草吐出来,转头看着身后的兄弟们。

  “那群没出息的家伙怂了。”他说道,“都缩回去了。”

  张宝塘晃了晃头,活动了下肩头胳膊,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就是那什么色厉内忍吗?”他说道。

  四凤伸手推了下他的头。

  “让你多读点书,什么色厉内忍。”他说道。

  张宝塘憨憨的笑了摸了摸头。

  “我们还守着吗?”他问道。

  四凤看向京城的方向,拍了拍身子站起来。

  “不用了。”他说道,“二哥说了,如果在京城附近陆云旗的人退回去,那就不用担心了,他们肯定是去想别的办法了。”

  ******************************************************************************

  感谢南方的冰一、晴天墨云、叶三墨ricardo、md12打赏灵宠蛋。

  感谢心心vv、熊少佐打赏仙葩缘。

  感谢皓月当空0605、jojo8129、vampirequeen、凌小七、珍哥520、珍哥520、zoe袏沂、梦里云归boy、annabellquan、澍栗子、南方的冰一、婧三少、晴天墨云、?最后一枪?、苇和文成、54554465打赏和氏璧。

  合手,谢谢,谢谢,不胜荣幸。(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