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明迎接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听到这句话张宝塘的脸色更不安。

  “那他又想什么办法?”他说道,“这君小姐岂不是还是很危险,我们不能不护送啊。”

  四凤笑了。

  “能护一路又不能护一辈子。”他说道,“你放心,君小姐也很厉害的,我们只要在京城这边帮她挡住一些时候,等她回到阳城到了她的地盘,又有方家在,锦衣卫想伸手也没那么容易。”

  张宝塘脸色稍换缓。

  “那咱们走吧。”他高兴的说道,“天黑就能赶上君小姐了。”

  四凤沿着斜坡向下滑去。

  “赶上她干什么?回京。”他头也没回的说道。

  张宝瑭神情惊讶。

  “不去送别吗?不见君小姐一面吗?”他问道。

  “二哥叮嘱咱们不要去见的,你忘了吗?”四凤说道,人已经滑到了山坡下,打个呼哨,一匹马得得的从密林中跑来。

  张宝塘跟着滑下来,

  “我就是觉得二哥对君小姐做这些事,君小姐不知道,二哥怪可怜的,而且你干嘛不让我说是君小姐求了陆云旗,咱们才能进去见他的。”他叹气说道,“不知道君小姐答应了陆云旗什么条件,君小姐可是要走了,说不定回去就成亲…”

  那朱瓒可是半点机会都没有了。

  四凤哈哈笑了。

  “有句话叫做此时无声胜有声。”他说道,“虽然二哥不去不说,但君小姐不一定不知道。”

  说着拍了拍张宝瑭的肩头。

  “你还小不懂的。”

  他还真是不懂,要是他喜欢的姑娘走了,他无论如何也要见一面送别的。

  张宝瑭摇摇头,但既然是朱瓒的吩咐他也不好违背,叫过自己的马,一众人消失在山路上。

  而此时的另一座山涧里,陈七对来回禀的护卫点点头。

  “继续小心。”他说道。

  护卫应声是退开。

  陈七疾步走到君小姐的马车前。

  君小姐站在车外,看着柳儿蹲在地上采野花。

  “君小姐,真是奇怪,这已经几天了,并没有锦衣卫的人出现。”陈七低声说道。

  君小姐看了看四周。

  “我也看出来了。”她说道,“既然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应该是有人替我们拦住了。”

  能拦住锦衣卫,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陈七眼睛一亮。

  “贤王?”他问道。

  君小姐失笑。

  “他怎么能。”她说道,“应该是朱瓒。”

  陈七哦了声,点点头。

  也对,敢肆无忌惮又有能力的对抗陆云旗的的确只有成国公世子了。

  虽然被关在牢房里,外边还是有人手的,也还想到这一点特意来护送。

  这成国公世子还真是….情深意重啊。

  陈七心里想着。

  真是难以抉择啊,宁公子也挺好的,到底该选谁呢?

  宁十公子是个文人,又是状元,宁氏诗书之家底蕴深厚,成国公世子公侯之家,地位显赫,这两个人都是难得的良婿。

  论身份地位,朱瓒要高一些,听说皇帝好几次要想让他尚公主。

  不过位高权重也过的不一定好,多少人盯着,总是位于风头浪尖。

  这样一比还是宁云钊这个文臣好一些,至少日子安稳。

  做个女子真是辛苦。

  陈七感叹,要是能两个都嫁就好了。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不是古时候有个女子就有这样的希望吗?

  不过宁云钊和朱瓒都相貌堂堂,君小姐不用为这个发愁。

  陈七嘿嘿笑起来。

  “你傻笑什么?”

  柳儿的声音在耳边说道,同时还有鼻子被清香拢住。

  陈七回过神打了几个喷嚏。

  “去去。”他将柳儿塞到自己鼻子上的花挥开说道,“我是在想事情。”

  君小姐笑了笑,并没有在意陈七想的这么热闹,她想的很简单,就是朱瓒真是说到做到。

  救活了怀王,我保你性命。

  这是他的承诺,践诺也只为这个。

  她笑了笑,示意柳儿上车。

  “继续赶路吧。”她说道,“接下来大家就可以轻松些了。”

  陈七应声是,对着坐着站着歇息的护卫招呼。

  山涧里的人马很快向前驶去。

  而此时的阳城有一队人马也疾驰在街上。

  为首的人骑着一匹通体朱红的高头大马,穿着一身素白暗花锦袍,腰里悬挂着金玉镶嵌宝石为点缀的挂饰,带着白玉冠,插着一支金灿灿的簪子。

  这样令人一眼看去炫目的装扮本是会让人觉得浮夸的华丽,但待看到此人的面容后,所有人都只觉得这是再合适不过的装扮了。

  再华丽的衣着配饰,穿在这少年人身上也契合无比。

  “方少爷!”

  “方少爷!”

  看到这个少年人,街上顿时响起女子们的喊声,大姑娘小媳妇甚至一些老婆婆都站出来,胆子大的对着方承宇挥着手帕,胆子小的则羞涩的半遮半掩的看。

  对于街边的招呼,方承宇笑着摆手回应。

  “我要出城一趟。”他还说道,声音清脆,神情乖巧,就好像对着自己家的长辈姐妹们一般可亲。

  这让街上的女子们更开心了。

  “路上小心点啊。”

  “别吹了风。”

  她们纷纷关切的说道,还有两个老婆婆拿出几个瓜果要给方承宇路上吃。

  在这一片热闹中方承宇过去了,路边男人们嫉妒的眼发红。

  “不就是长得好看吗?你们至于吗?”他们哼声说道。

  “我们愿意,我们高兴。”路边的女人们毫不客气的回道。

  “真是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你们难道已经不喜欢宁十公子了吗?”男人们没好气的说道。

  说到宁十公子,街上的女子们顿时又是一阵热闹。

  “宁十公子中状元了。”

  “十公子要回来了吧?”

  “应该快到了。”

  看着激动不已的女子们,男人再次愤愤不平,真是讨厌,阳城怎么出了这种美男子,还是两个。

  方承宇纵马疾驰,很快就离开了阳城城界,身边的护卫们紧紧的跟随,一直跑了半天多才放慢了速度。

  四周已经看不到城池,只有零星的村庄点缀。

  “少爷,累了就休息会儿。”他们说道。

  “不会啊。”方承宇用手帕擦汗,笑道,“我已经会骑马了,你们别担心。”

  说着又看向前方,笑容从眼底溢出。

  “九龄看到我会骑马了一定很高兴。”

  说着又拍了拍马上挂着的弓箭。

  “我还会射箭。”

  他该不会等见了君小姐还要射箭给她看吧?

  就好像一个孩子,迫不及待的要给喜欢的人展示自己学到的技艺。

  这也太幼稚了。

  护卫们有些无语又有些好笑。

  少爷掌管家里的生意,做的毫无纰漏,比一个经年的老人还要厉害,但有时候却还是这样的孩子气。

  比如一接到信说君小姐要回阳城了,他立刻就骑马带着人从家里出来要迎接。

  明明这个时候君小姐还没走多远,算着最快也要再走十天才能到阳城呢,。

  也罢就当出来散散心了,如今四月天不冷不热花红柳绿赏心悦目。

  “我们要在哪里等君小姐?”一个护卫问道,并提出建议,“碧山湖那边的宅子最合适,正好在君小姐要走的路上。”

  方承宇摇摇头。

  “不等啊。”他含笑说道,看着前方,“一直接去,一直迎去,知道见到她呀。”

  护卫们神情惊讶。

  一直接去?

  ****************************************

  周一好,努力工作学习,加油(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