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自救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岳不群无奈的问道:“东方兄弟既知此事,不知有没有找那鬼医要到解药?”

  东方不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半晌才缓过气来,说道:“鬼医前辈为了钻研此毒而精力耗尽,不久之后就驾鹤西游去了。所以,没有解药。”

  岳不群惊疑的问道:“死了?”又立即醒悟过来,那鬼医已有百二十余岁的年纪了,死了也很正常,于是问道:“那鬼医前辈有没有得意的弟子和后人之类的?”

  东方不败笑道:“鬼医前辈的后人不学无术,更在十年前莫名奇妙的灭门了。只有一个多年的小药童,现在成了孙女婿,也只是学到他的三成本事,恐怕也帮不了无尘大哥的大忙。不过那平一指也算不错了,只凭鬼医前辈的三成本事,就在江湖上闯下了‘杀人名医’的称号,也算不负鬼医前辈的药童之名了。”

  岳不群讶然的说道:“原来那‘杀人名医’平一指,竟是鬼医前辈的小药童出身,没想到这鬼医前辈竟有如此厉害的医术。”心中更是懊悔不已,当年就不该因为平一指妻子的漫骂,而失去了求访高人的念头,现在则追悔莫及。

  岳不群无奈的问道:“愚兄近年来有要事在身,三四年后更是你我二人的生死大劫,东方兄弟可有法子治我一治?”

  东方不败闻言一凛,皱眉思索了许久,才说道:“小弟也无他法,无尘大哥只有慢慢修练一途了,如果有任教主的《吸星**》在……”

  岳不群摇了摇头,那任我行在不知能否逃出生天的情况下,刻在铁板上的功法都是有害无益的残功,自已又如何可以从他手中得到《吸星**》的全本来。还是算了吧,有那时间,还不如自已慢慢修练回来。

  这“悲喜一线丹”的散功之毒太过厉害,想要回复完所有的功力,还要不断与“悲喜一线丹”的余毒相抗,可能需要五年的时间。可到大劫结束,也不过只有三四年的时间,这点时间,只能回复到绝世下品的功力。看来日后的时间里,一切都要谨慎小心,方可安全的渡过此劫。

  杨莲亭离开小花园,不由满心的愤恨不平,自已牺牲如此之大,日夜时刻的曲意奉承教主,不想自已只是某人的替代品而已。自已在教主眼中,到底算什么了?杨莲亭狠狠地一拳击在山洞的石壁上,拳上的疼痛感,印入全身,可是杨莲亭眉头都未皱一下,不过这一拳正好也把杨莲亭给打醒了。

  杨莲亭不禁自嘲道:我算什么东西,去年时,我不过只是神教中的一个小喽罗,只因教主的宠幸,才得享神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总管之位。手中时刻握有千万神教教众的生死,就连向问天这神教右使,也不敢对我杨莲亭不敬。即使是圣姑,也不敢与我直面相对。说来,我也该知足了。

  杨莲亭举步前移,可沉重的脚步,还是出卖了杨莲亭内心真正的想法。恐慌、无尽的恐慌,原来自已只是教主手中的替代品而已,万一哪天真主的一句闲语,那自已不是又从九天之上,落入到九渊之下了。不行,必须要想法改变才行。杀了真主?不,真主一看就是高手,而且以教主之精明,杀了真主只会让我死的更快。

  讨好,尽全力的讨好真主?不,好不容易握有了千万人的生死大权,自已可不想再被他人握有自已的生死。反叛?杨莲亭不由苦笑了,自已不过是教主的一介幸臣,没有了教主,自已早就被长老、香主们生吞活剥了。怎么办?自已到底该怎么办?杨莲亭不断的问着自已。

  对了,听闻教主当年的得位有些不正,右使向问天曾激烈的反对过教主,就是长老香主们,也常常有些怪话传出。或可想办法让教主知晓,或是认为,全教上下的长老香主们,明着是忠于教主的;可是暗地里却有着无数的阴谋诡计,全都是想着怎样推翻教主的大位,夺得教主的大权。

  而神教之中,忠心耿耿于教主的,只是我杨莲亭一人而以。如此,教主将除我之外,别无所信,同时教主也将愈加的信任我,依靠我。而我的地位、性命也将安稳如山了。毕竟教主的心腹干臣,要远比一介幸臣更好。

  那么,神教中谁将是我的第一个目标?对教主的大位有威胁的,除了圣姑,就属向问天了。圣姑是教主的继承人,想动她恐怕不易,那就向问天好了。可是向问天这头狡猾的老狐狸,又有什么把柄好抓呢?杨莲亭不禁眉头大皱,仔细回想向问天这一年来的话语,行事,似乎是滴水不漏啊。向问天一向精明过人,十分的厉害,想要搬倒他……难办,难办,真的是很难办。

  杨莲亭回到自已的总管政务房,苦苦的思索着。无意之中见着地裂堂香主张茂,与震山堂香主白瑛的文书报告,眼睛不由一亮。这地裂堂香主张茂与震山堂香主白瑛,皆是向问天的忠心部下,一向不怎么看得起自已。平日里对自已的命令是阳奉阴违,十分的可恶。

  听闻他们二人与副香主刘宠、刘晨、杨虎、刘惠,五行旗分坛主齐彦名、贺光、赵燧、邢老虎等人,在河北的霸州、山东的临清一带打制兵器盔甲,拉拢当地绿林好汉,操练兵事,似有不轨的举动。不管他们是为了起事反明,还是为了阴谋反叛教主,这都违了教主于七年前所颁布的,禁止神教教众起事反明,禁止教众打制兵器盔甲,从而引发明庭对神教的大范围打击禁令。

  如此一级套着一级,最后定能牵扯到向问天的身上,自已再在其中上下谋划陷害,定可一举将向问天搬倒。不管教主是把向问天杀了,还是囚禁,对自已而言,都是一桩好事。通过搬倒向问天,自已这总管的权威也将威势大涨,神教之中再无一人敢阳奉阴违了。自已立此大功,也将得到教主的信任,不再视我幸臣弄臣,而是心腹重臣。

  杨莲亭思毕,面容转晴,似乎美好的日子就在明日,不禁欢心不已。(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天龙八部淫幻篇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