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为下一场战争做准备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林总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下后,很是感慨的道:“杨震同志,你做的其他事情我不好评价。但你这些年苦心经营下来,为我军培养出来这么一大批,具备现代军事素养的中高级指挥员。单就这一件事情,你就可以算的上我军发展史上的一大功臣。”

  “帅为军之魂,将乃兵之胆,兵乃将之威。一支军队真正的战斗力所在,不在于上也不在于下,关键就在于中高级的指挥员,能力能不能符合部队和战争的需要。治军先治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一名统帅无论能力在强,但在指挥上还是需要依靠那些前线指挥员。《三国演义》之中,诸葛亮被写成了旷世奇才,但其九伐中原却因蜀中无大将,只能廖化做先锋。缺乏合格的将领,也是其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国演义》虽说只是一部小说,但其中的一些东西也未尝不是没有道理。一支军队离开数量足够的合格中高级指挥员,就算他的统帅能力再强又能如何?没有合格的军师长,这个统帅就算浑身是手,恐怕也无力支撑。”

  “我军从当年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经历了五次反围剿、万里长征,陕甘宁边区反围剿作战,到东渡黄河开赴华北敌后战场。十几年来从无到有,一步步走到今天已经形成一定庞大规模。游击战我们不怕任何对手,运动战也有一定的经验。”

  “但未来的发展能不能跟上时代的脚步,不在于我们的装备是不是先进,也不在于我们是不是在短时间之内,战胜了比我们强大的敌人。而在于我们是不是培养出来一批,具备现代化指挥能力的指挥员。”

  “我们现在的武器装备,已经在向步炮协同、步坦协同,以及地空协同作战方向发展。这对于各级指挥员的能力,能不能跟上装备的发展,要求就相当的高。没有相对应的能力,就是给了他们飞机、大炮,不会用也就等于没有。”

  “你这些年别的不提,手下培养出来的这批干部,到了任何一个地方,都足以承担任何重任。王光宇、陈翰章、杜开山、王效明、陶净非这些人,还有那些关内调过来,也被你**出来的军政干部。”

  “尤其是王光宇、陈翰章两人,独立支撑一个战略区绝对没有问题。杜开山的性子有些野,但是一员骁将,放在任何一个战线都没有问题。王效明长于山地运动穿插作战,陶净非在军事上虽说相比前几个弱了一些,但是却是军政双全。”

  “你的眼光很毒,在培养干部上也有一手。当你的部下很辛苦,但一旦坚持下来,必然会成大器。这批干部放在全军之中,甚至放在全国范围内,都绝对是拔尖的人物。其现代化指挥作战的经验,多兵种联合作战经验,更是无出其右者。”

  “换给全军那个战略区,恐怕都会抢着要。我要是你,手下有这么一批军政双全的干部,我会乐的睡不着觉。无论你在其他方面做过什么,但对于我们这支军队来说,你培养的这批干部,才是对我们未来发展最关键也是重要的。”

  “不过,战争是一个充满偶然性和不确定性的事物。你不可能要求每一个指挥员,在战场上都做到十全十美,不出哪怕一个小小的差错,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在短时间之内,甚至可能是千变万化的战场上,每一个指挥员不可能不出现任何的纰漏。赏罚分明,才是真正的将将之道。”

  一向少言寡语的林总,居然在这件事情上,说出了这么大堆的道理,让杨震微微一愣。但随即也明白这是眼前这位很讲究御将之道的前辈,在告诉自己对高级指挥员的使用上,需要注意的一些东西。

  杨震在很感激的同时,却又摇了摇头:“林总,喜怒不形于色,我还远没有培养出那个涵养。您说的这些我也懂,御将之道讲究宽严并济。既不能一味的放纵,也不能一味的苛刻。不过要求越来越高,这一点到勉强有点。”

  “林总,这场中日战争打到今天,其实已经基本上进入了尾声。此次南满会战,正像您说的那样,虽说在某些方面表现的也是略有瑕疵,但整体上来看表现还算是出色,打的也可以说很精彩。”

  “但我一直在考虑,我们今天面对的是并不擅长装甲作战,对新式作战模式接受缓慢,并缺乏足够装甲部队。最关键的是在国力上,远远差于西方列强,无法承担大量新式武器研发和制造的日军。”

  “如果我们今天遭遇的是四一年的德军,或是现在已经熟练掌握了大装甲集群突击作战的苏军,我们的坦克战术还会这么有效吗?我们的装甲部队,还会像与日军作战这么无往不利吗?”

  “当我们在不远的将来,与更加强大的美国人,或是在对德作战之中掌握了丰富装甲突击战术理论的苏军作战,我们的部队还会像今天一样吗?日军对于一向积弱的中国来说,的确是相当的强大。但真正面对美苏德,这样的真正军事、工业强国,最多也就是三流。”

  “我们与日军之间的坦克作战,充其量也就是战术级别的。与苏德战场上动辄数个装甲师,甚至装甲军、装甲集团军相互厮杀,区别还是相当大的。如果我们在一个战役中,遭遇到敌军上千辆坦克,甚至是几千辆的攻击,我们能不能还能战胜对手。”

  “我们的地空火力,现在对日军成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如果将我们放在西欧战场上德军的位置上,与有更强大空中掩护,一次战术行动便上千架轰炸机,几千门各种火炮的美军去较量,我们还能不能取胜?”

  “打一个比方,就好像如果换了其他一个对手,给与我们来一次基辅战役或是库尔斯克战役,甚至是法莱斯战役,我们还能不能打的像今天一样?也许我的眼光是有些高了,但我在想很多时候,高未必就一定是坏事。”

  “其实就真正的军事实力来说,战胜日本人这样一个对手,我们没有什么可沾沾自喜的。日军在单纯的步兵战术上,的确有独到之处。其防御战术,也有相当的特点。但这是针对当初中**队这样积弱,而且内部不团结的军队来说的。”

  “他们如果遇到美英苏那种军队,他们的综合实力相差太过于悬殊。日本人在太平洋上作战,依靠着所盘踞岛屿的复杂地形,的确也拖延了美军的进攻速度,并给与美军不小的伤亡。”

  “但是如果放到东北平原上这种地形作战,双方同样的兵力就火力对比而言,日军很难抵挡住美军的攻势。就是当年的诺门罕战役,如果不是苏军的战术过于低劣。换了现在的苏军,日军估计也根本就没有实力与苏军较量那么长的时间。”

  “一句话,将现在的日军放到西欧战场或是苏德战场上,他们除了顽强防御之外,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任何的机会。雷达的发明,照明弹的大量使用,更新式的夜视装备使用,使得夜色也不在为弱势一方的军队,提供无限度的保护。”

  “作为一名军人,一场战争的结束,也就要意味着开始为下一场战争做准备。我们不主动挑起战争,但是我们不能不为迎接战争做好自己的准备。当我们这支军队在不远的未来,面对美英苏这样的对手时,我们还能打胜仗吗?”

  “我们在成长,人家也在飞速的成长。眼下苏军这些将领,无一不是从苏德战场初期大溃败之中成长起来的。从四三年下半年到现在,其大兵团机动作战,坦克装甲集团的运用,甚至可以说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当我们有一天,与这些苏军将领对决的时候,我们这些在一个三流国家军队身上取得的经验,还能足够吗?当然这些至少在眼下都是假设,可谁又能保证我们永远没有与美苏这样军队,作战的可能?”

  “我们不能说战胜日本人,我们就天下无敌了。我们也不能说在战胜日军之后,我们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可以歌舞生平了。好战必亡、忘战必危,作为军人我们脑袋里面那根备战的弦,永远不能松懈。”

  “至于其他的我认为眼下战役,还远没有到胜利最终敲定的时候,这个时候谈一些奖励什么的,还有些过早。至于鼓励,我看没有那个必要。都是老部下、老上级了,必要的时候刺激一下就可以了。”

  杨震这番话说完,林总有些面色古怪的看着他。如果说美国人是一个三心二意的盟友,可苏联方面还不至于吧。怎么眼前这个年轻的将领,却是张嘴、闭嘴,都是说的与苏军作战的可能?

  一向善于思考的林总,立即敏锐的多少察觉到杨震心中所思。犹豫了一下,林总还是道:“杨震同志,你想的长远一些,这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有些事情,你做出决定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多与中央和主席商议一下,千万不要擅自行动。”

  “即便是将苏联人当做假想敌,但也绝对不能表露出来。即便对日战争结束,但我们还要面对复杂的国内局势。至少短时间之内,我们与苏联人还不能闹翻。而且与苏联这样一个大国翻脸,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我知道,你这些年与苏联人合作的并不愉快。甚至在很多事情上,冲突远远大于合作。这些年的合作之中,你们也付出了很大,甚至可以说高额的额外代价。美援的物资和装备,连通知都不通知直接被扣下。”

  “在你们粮食也很困难的时候,为了解决自身粮食危机,逼迫你们用粮食偿还之前拖欠他们的债务。用扣押物资的方式,逼着你们为他们生产部分轻武器。战前对军工原料的出售,也是高价低质、以次充好。”

  “你嘴上虽说不说,但心中对苏联人的防范,甚至比对美国人的防更高。可有些事情,我们现在也只能忍耐。但杨震同志不管怎么说,在你们最困难的时候,毕竟还是苏联人为你们提供了帮助。有些时候,退一步还是海阔天空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拯救超级英雄十二天劫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我捉鬼的那些年无限神罗大汉科技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