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坠下深渊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严若飞抓住崖壁上一块凸出的石头,脚下蹬住树杈,身子猛的往上一送,借助手抓住凸起的石头,整个身子离开歪脖子树。

  就在他双脚蹬住崖壁,手抓住突起的石头再次用力时,几经累年日晒雨淋雪打的手中石头,突然松动,严若飞手下失去用力的地方,身子一闪滑下崖壁。

  站在下面崖壁凸出来的巨石上的几个弟兄,看到老大严若飞突然从崖壁上滑下来,一个个惊恐的大呼道:“老大、连长、长官......。”

  刘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暴喊道:“老大,抓住崖壁上的......。”

  严若飞没等刘成喊完,他的整个身子快速的滑到了歪脖子树的枝杈上,他惶急之中两手抓住树的主干,身子往前一靠,双臂搂抱住树干。

  歪脖子树的上端突然遭受到重力踩压,柔弱的树干在严若飞整个身子的吊坠下,树干呈弧形的下垂。

  此时从远处向崖壁看去,崖壁上的歪脖子树,在一个人的楼抱下,下坠的形态,犹如树枝上的猴子,从一棵树冠上,一跃腾跳到另一棵树的树梢,抓住吊住身子的枝条,上下左右摆动的姿势,给人优美的动感。

  可此时的严若飞不是猴子,他是拿生命在赌,一旦他抱住的歪脖子树上端的树干,经受不住这么大个子人的体重丟荡,‘咔’的一声断裂,那严若飞就会随着歪脖子的树冠,跌下万丈深渊。

  严若飞吓得脸色惨白,他一动不敢动的等待树干恢复平静不再晃动。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谁都不会知道,下一秒树干会不会承受不住重力的突然断裂,造成可怕的结局。

  站在巨石上的弟兄们,屏住呼吸,谁也不敢喊叫,就连安慰的话都不敢说出来,他们知道,现在吊挂在歪脖子树上的老大严若飞,全凭他自己自救,谁也帮不上忙,稍有一点分心,就可能酿成大祸。

  严若飞等树干不再上下颤动,他试探着将右腿贴着树干顺下来,当他踩到树干上的一个枝杈时,慢慢的把身上的重力下移,歪脖子的树干在一点一点的弹起。

  等到歪脖子树的主干挺直了,严若飞踩在一个较粗的枝杈上,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

  他庆幸自己在鬼门关转悠的时候还能稳住心神,当时一旦慌了手脚,那非掉下万丈深渊不可。

  严若飞看着下面崖壁巨石上的弟兄们,一个个惊吓的大张着嘴,那神情就像看到了吓破胆的可怕怪物那么惊诧。

  他笑了,笑的很牵强,就连他一贯的潇洒和诙谐,都被这一惊吓吓得不知钻到了哪里。

  严若飞故作镇静的看着下面的弟兄们问道:“怎么样,我这杂技耍的还够惊险吧?没吓着弟兄们吧?哈哈,那就好,我在前面给你们探路,你们后面跟上来就不会出现我这样的危险了。

  他说着把自己惊险一幕的心得,传授给了弟兄们,他神情恢复过来的说道:“弟兄们,只要你们想清楚,能爬着上到崖顶,我就能活,畏缩不前躲在你站的巨石上,就是特么的等死,就什么都不怕了。”

  严若飞说完举起拳头上下晃了晃:“弟兄们加油,我为我自己加油,咱们崖顶上见。”

  他说着把身子靠近崖壁,再次看了看头上面的崖壁,突然一脚蹬开歪脖子树的树杈,身子往上一纵,快速地沿着崖壁爬上了崖顶。

  他坐在崖壁的边缘上,两腿丟荡在陡峭的崖壁上,脸上流着豆粒大的汗珠,笑着对下面喊道:“弟兄们,我已经顺利的爬到了崖顶,我已经是活着把命抢回来了,下面就看你们的,要想活就勇敢的冲上来,你们的老大崖顶上等你们。”

  此时巨石上的几个弟兄,为老大严若飞舍命登上了崖顶而高兴,可马上就轮到自己冒险,不免缩着脖子身上开始瑟瑟发抖。

  别说是这几个弟兄,就连刘成的心里,不单单是吓得打鼓那么简单,简直就是肝胆欲裂的恐惧。

  严若飞皱起眉头大声的吼道:“王八蛋,你们在小鬼子面前生死不惧,敢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拿命杀小鬼子,可就这么不高的悬崖,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你们还是男爷们吗?”

  他虽然这么喊叫,实际他的心里也在为弟兄们打鼓,这看似头顶上不算太高的断崖,要想顺利的攀登到崖顶,对弟兄们来说,心里的惧怕和艰难,真的不亚于登天。

  严若飞不能等待,等待的时间越长,弟兄们的心里就会更胆怯,再说太阳已经偏西,要是半个时辰攀不到崖顶,天黑下来那就更麻烦了。

  他为了加快弟兄们的攀登速度,不耽误一点时间,严若飞拿出战场上长官下达命令的狠戾口吻喊道:“李小奎第一个、小方第二个、小赵、小......,刘副连长在最后,现在马上开始按部就班的攀崖,行动。”

  李小奎看老大发了命令,他深吸了一口气,往两手心吐了口唾沫,搓了两把突然抓住布绳,灵活的攀到歪脖子树上,在严若飞的指导下,顺利的登上了崖顶。

  小方上来了,轮到了小赵,他退缩的说道:“你们谁先上,我等下一个。”

  刘成平心静气的说道:“小赵,不要害怕,每个人都要自己攀到崖顶,谁也帮不上忙,早点上还有阳光,要是磨蹭到最后,怕是太阳落山只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大石上,你到时难道就不害怕?”

  小赵听刘成这么一说,浑身打了个冷颤,他鼓起勇气抓住布绳,一点一点的攀住崖壁往上爬,好不容易抓住了歪脖子树。

  他有点心惊胆颤的抱住树干,一点一点的站起来,等他站直了,看了一眼崖壁上的一个老树根,颤颤喽喽的探出右手,摸到了树根。

  小赵想调整一下身子的重心,谁知他脚下没有踏稳,突然脚底一滑,他慌乱之中想回手抱住树杆,可他回弹的力度大,树干往外一倒,小赵的双脚离开了树干,整个身子全靠两只胳膊抱住树干来支撑,歪脖子树干突然往下一弹,小赵惊吓的大喊一声,双臂脱离开树干,就像波涛抛起的一叶小舟,从浪峰直落而下。

  一声声震碎肝胆的呼救声,随着小赵的跌落,越来声音越小,直到呼呼的风声传进耳里,小赵的呼救声好像还在耳膜震荡。

  山谷里的风声,凄厉的叫人胆寒,巨石上的几个弟兄眼睁睁的看着小赵坠入万丈深渊,一声声的呼喊:“小赵、小赵、小......。”

  呼叫的嗓子哑了,小赵已离他们而去,他没有战死在战场上,没有用自己的生命谱写壮丽的篇章,可他为了活着,铤而走险的要攀上崖顶,想活下去再次杀向战场,与小鬼子血拼到底,豁上命拼了。

  他走了,走的惊心动魄,走的叫人永远都会回想起他坠下深渊的呼救声,在梦里,在随时随地,这些活着的弟兄们都不会忘记,曾经英勇杀敌的小赵,就这样的离他们而去。

  就在小赵从崖壁上回弹到歪脖子树上的那一瞬,严若飞的脑袋大了,他不敢大声的呼叫,只是用沙哑的嗓音带着紧张的颤抖,急切的喊道:“小赵,紧紧地抱住树干,腿脚不要离开树,快点、快点......。”

  晚了,一切都完了,严若飞从崖壁上弹跳起来,真想纵身跳下去,把小赵拉回到崖壁上。

  已站在他身边的李小奎和小方,冲到崖边,紧紧地抱住严若飞,把他掀翻在崖壁的边缘上。

  严若飞握拳击打着自己的头,他嘶喊道:“小赵,我的好兄弟,是我没把你带好,你没死在杀小鬼子的战场上,竟特么的坠下了深渊,我对不起你呀。”

  他突然挣扎着跪在地上,不顾一切的跪爬到崖壁边,双手伸向深渊,哭着喊道:“小赵、小赵......。”(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重生在三国混世小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