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所谓民怨不好平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羽毛过敏症?”西野微微一愣。

  “是啊。”黑泽银认真地点头,“你似乎对羽毛有种特殊的过敏,刚才身上披着羽绒服外套的木村十六警官小姐接近你,你却是对她避之唯恐不及,上次来小兰小姐的房间,看到扇动翅膀的鸽子,不也是跑得很欢快吗?”

  “嗯……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患有羽毛过敏症。”西野默默地点了点头。

  “原来不是嫌弃人家丑啊……”十六拍着胸脯,一脸的庆幸不已,“真是太好了,刚才人家差点没委屈得哭了呢。”

  目暮警官却是不明所以地看着黑泽银:“这和案件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可大着呢。”坐在一旁的柯南没好气地撇撇嘴,“假如西野先生患有羽毛恐惧症,那么他就不可能杀人,因为命案现场散落了一地的羽毛,毛绒枕头还被人用到割破,你们觉得西野先生可以办到吗?”

  “当然不可能办到。”目暮警官摇了摇头,很快就明白了柯南的意思,但随即却是皱起眉头,“可这是建立在他真的有羽毛过敏症的前提之下,有谁可以证明这一点吗?”

  “我可以证明。”自己的秘书自己最清楚,铃木史郎二话不说就下了定论。

  “既然这样的话西野先生的嫌疑就完全地洗清楚了。”毛利小五郎叹了口气,“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他咳嗽了几声,手臂抬起,手指正经地指向前方:“黑泽,你就是真正的凶手!”

  “哈?”黑泽银瞪大了眼睛,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的是事实。”毛利小五郎一脸的痛心疾首,“你不是自己也坦白了吗?你在命案发生的前后都在跟踪寒川龙,说不定你就是被他发现了你跟踪他的事实,所以才恼羞成怒杀了他逍遥自在地回房间休息去了。”

  “毛利先生,你在开玩笑吗?”黑泽银反应过来觉得牙齿有点酸软,“我是那么小气的人?”

  “你看起来不像。”毛利小五郎抓了抓头发,补充了一句,“但是人心难料。”

  料料料,料什么料,拜托,他要杀人的话,才不会在原地留下那么明显的证据,直接把西野的房间全部炸了多好,反正也是在海上,水也是可以灭火不必波及他人的。

  这次的案件,那么麻烦,不但得瞄准人家右眼射击,还要把整个房间都翻来覆去一遍,他才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干这些事情好不好。

  而且他去跟踪寒川龙什么的,那是因为他找不到路,恰好碰到了寒川龙想到他的房间跟自个儿的房间挺相近的,就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没想到寒川龙却兜兜转转了那么久,害得他也兜兜转转了那么久才回去。

  他之所以没说他那是顺路前后走,是因为寒川龙半天都没有发现他在后面拿着摄影机跟着,所以为了照顾寒川龙的面子和智商他才这么说的,事实上……

  他那是光明正大的出场!还在过程中碰到了小兰她们聊了一会儿!

  哪有一个白痴会像这样子犯案的?来,你给我说说!

  黑泽银撩起袖子就要和毛利小五郎唇枪舌战,然而在这个时间点,十六却把纤细的手指卷成圈放在唇边,一边轻咬侧骨一边摇头说不要:“人家觉得并不是这样的。”

  “十六,你有什么见解吗?”目暮警官对于这个下属还是比较信任的。

  即使她看起来很不着调,喜欢和男同事一起出去勾搭吃饭,可是不但武力值高强,可以单手把板砖劈裂,可以单脚踹飞成年大汉,而且脑力也是一等一的好,不容小觑。

  “黑泽大人的这支钢笔,是落在遗体的旁边,下面是一摊血迹,可是钢笔的表面却没有沾上一点儿的红色污渍,很显然,这支钢笔是在命案后才被放上去的。”十六娓娓道来,把自己亲眼所见的证据都说了出来。

  柯南也是摇头:“黑泽不可能那么做,而寒川和黑泽有过争执,有动机去拿黑泽的钢笔做什么陷害,可如果发生命案,钢笔掉下去会直接沾血,现在没有,就同样可以排除寒川的嫌疑。所以放上钢笔的是真正的犯人。”

  “柯南大人真聪明。”十六微微一笑,毫不吝啬自己的赞叹。

  “哈哈,我想如果是黑泽哥哥的话一定会这么说。”柯南一边干笑一边直接将一切的一切全部推到黑泽银身上。

  十六笑了笑,不可置否,只是将目光转移到黑泽银身上,软糥的嗓音轻声地开口询问:“那么黑泽大人,在您最后一次见到钢笔是什么时候?从那以后到现在,您又和什么人接触过了?”

  “要说我所记得接触的话,顶多只有浦思青兰小姐和香坂夏美小姐好心的扶了我一下罢了。”黑泽银先是给了两人一个抱歉的表情才缓缓开口,声音似乎有些无奈,“但是我之后睡着了,来来往往的人我一个也记不清楚。”

  大伙儿满脑子黑线地想起黑泽银起床的画面,那叫一个糟糕,那叫一个不堪回首,那叫一个雷打不动。

  所以在那个时间点,恐怕任何人都能接近黑泽银,所以原本想要排除嫌疑的做法也落了一个空。

  柯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跑了出去,毛利小五郎想要追上,却被阻止,小兰自己快步跟了上去。

  “喂,凶手还有可能在船上!”目暮警官看到两人匆促的做法有点着急。

  “人家一定会保护好小兰大人和柯南大人的。”十六对目暮警官微微欠身,就追赶了出去。

  黑泽银瞳孔一缩,本能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高木警官以“案件未结束”按了回去。

  看高木警官一脸认真的表情,黑泽银也不想负了他的好意,无奈又坐了回去,神色却有些焦躁不安。

  “这样的话,难道要把所有人都调查一遍儿?”目暮警官没发现黑泽银的小动作,却托着下巴依然有些焦躁不安,沉默了一下子,终究是决定例行公事,挥挥手让所有人做好准备,想要来一次调查。

  就算找不到凶手也得找到凶器,就算找不到凶器也得确认凶器不再了,总之确保这艘游艇安然无恙,以免再发生下一轮的惨剧。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有些骚动起来。

  他们神色不一,但是看上去显然都并没有妥协的意思。

  “请合作,我们也是想要锁定凶手,保证你们的安全。”目暮警官的表情很无奈,这次的案情牵扯到的人士大多都位高权重,一个不慎甚至可能会牵扯到国际问题,他也很难办,可是现在没有台阶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除非有人现在说出凶手的名字,否则这调查是不可能终止的。(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