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所谓深仇不好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目暮警官,请稍等一下。”黑泽银直接站起身,一马当先地否决了目暮警官的提议。

  “怎么,你有什么发现?”目暮警官先是心中一喜,却有很快地恢复到不动声色的地步,轻声地开口发问。

  黑泽银倒是没有回答目暮警官的问题,反而是一边搓弄垂过耳膝的黑发,一边用缓慢得可以急死人的声音慢条斯理地反问了一句:“你知道史考宾这个人物吗?”

  “史考宾?”目暮警官微微一愣,脱口而出,“那不是一位专门偷窃罗曼诺夫王朝的艺术品、而且喜欢射击他人右眼将其毙命的国际通缉犯吗?”

  “难道说这次的案件,凶手是他?”毛利小五郎的表情有些愕然。

  “不单单是这次的案件,我想,射击基德右眼的人也是他。”黑泽银轻微地点了点头,右眼却是不由自主地开始隐隐作痛,史考宾那家伙曾经用刀刺入他的右眼,还差点夺取掉他的性命,会有这种心理也是理所当然。

  为了解决这个心理阴影,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解决他。

  黑泽银的唇角勾起别具意味的微笑,却是没有任何人注意。

  毛利小五郎倒是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重重地点着脑袋说话:“是这样没错了,回忆之卵也是罗曼诺夫王朝遗留下来的宝贝,被史考宾盯上也情有可原。而寒川先生拍到了什么揭穿史考宾身份的事情,才惨遭灭口。”

  “那么,史考宾现在可能还躲在这艘船的某一个角落了?”目暮警官眯起眼睛,就要一挥手,号令手下去把整艘船都搜查一遍,确认史考宾的位置。

  然而在这种时候,白鸟却一边手插裤袋一边走了过来,“稍等一下,目暮警官,我有事好说,我刚才去检查过后仓了,救生艇少了一艘。”

  “什么?”目暮警官瞪大眼睛看着白鸟,不敢置信。

  “这么说,史考宾已经乘着救生艇离开这艘船了?”毛利小五郎也是失声叫出来。

  “是啊。”白鸟点了点头,“所以现在已经立刻展开紧急搜索了,可是估计在茫茫大海上,很难找到他的踪影。”

  “这可难办了……”目暮警官叹了口气,“竟然让他给逃掉了……”

  “无论如何,知道杀人犯不在船上,我们至少可以松一口气了,对吧?”坐在沙发上的乾将一张开双手,摆出微笑,显然是放松了不少。

  “可以放心了。”年老力衰的香坂夏美的管家沢部先生原本满是阴霾的脸庞上终究是展现出笑容。

  “是啊。”书记管西鲁也是释然,他虽然人高马大,但是可不代表对上杀手也能够全身而退,能够保全自己的性命总归是最重要的。

  “但是史考宾还窥视着另外一颗蛋准备伺机而动。”白鸟警官却是并没有那么乐观,反而转头将目光放到了香坂夏美的身上,“他极有可能出现在香坂家的城堡里——不,他应该已经去了。”

  他话语说得肯定,让人都不由自主紧张兮兮起来,而就在这时候他却是自告奋勇地提了一句:“目暮警官,明天到达东京以后,我也想和香坂小姐他们一起去香坂家的城堡,可以吗?”

  “好的,就这么办。”目暮警官很快地允诺了一声,“就让十六跟你一起去吧,她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这个……”白鸟警官一脑门黑线地想起了十六一腿劈开沙发的画面,总觉得那在平常除了卖萌就是撒娇的女孩比起史考宾还要可怕上很多,但迫于无奈,仍旧是答应下来,“好的,她一定会帮上忙的。”

  就怕她帮忙帮的太过,直接把史考宾给game-over了,那就不是帮忙了,纯粹是添乱。

  白鸟警官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但随即,他就忽然想到什么,将注意力转移到黑泽银的身上,下意识补充了一句:“黑泽先生,你得小心行事,史考宾记恨上你,否则也不会做出陷害你的事情,所以,如果有需要,我们警察会保护你。”

  拜托,连真凶是谁都不知道的警察,到底怎么保护他。

  更别提十六还在保护他的警察之内,让那家伙来保护他,那和羊寻求狼的保护,压根儿就没什么区别。

  黑泽银撇撇嘴,神情有些阴郁。

  见他默不作声,目暮警官还以为他想到了什么,赶忙追问:“黑泽,你对史考宾这个人物有印象吗?既然他恨你恨到不惜冒着危险也得嫁祸你的地步,应该是和你有深仇大恨的家伙吧。”

  “哈?他对我有深仇大恨?”黑泽银愣了一下,脸庞却是倏然变得阳光灿烂,“我人缘这么好怎么可能有人恨我呢,就算真的有,我这么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平民能对一位国际通缉的杀手做出什么事情吗?”

  他睁着一双无辜的黑眸,脸上挂着无害的笑意。

  不知道的人,还真是会被他这副外表给轻而易举地隐瞒过去。

  清清楚楚记得黑泽银曾经一瞬间就拆除摄影机并在一瞬间装潢到完好无损地步的手段的人都是暗自咽了一口口水,想要吐槽黑泽银那一句话却是无言以对,只能干笑,不知道的倒是被黑泽银所迷惑,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对此那些知情人反而笑得更加尴尬。

  黑泽银这个说话的当事人,却是一点儿不好意思的情绪都没有,坦然处之到了清风云淡的地步。

  然而,事实上,这家伙的心理已经开始不健康不淡定地开始破口大骂了。

  当然,骂的肯定不是自个儿的厚脸皮,而是其他人,尤其是史考宾,被狗血淋头的那一种。

  深仇大恨?恨到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折返现场将钢笔丢在那里,嫁祸于他?

  别逗了好不好!他不过是让史考宾那家伙暂时地失去行动力打了那家伙几枪,手下留情那家伙非但不领情竟然还反过来对付他!差点没把他眼睛给割了不说,他的这条命都快赔到那家伙身上了,那家伙竟然还嫁祸?

  更觉得对方深仇大恨的应该是他黑泽银才对!

  而且警方到底是干什么吃的,难道真的觉得史考宾那一位国际通缉犯会因为这么一点儿小小的怨气把戏就冒着生命危险从他的身上夺了钢笔再度返回被警力包围的命案现场进行那么白痴的陷害?(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