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所谓身高不好差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你在客厅里说过史考宾记恨我,对吧?”黑泽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娓娓道来,而是先注视着白鸟任三郎的眼睛,一边微笑一边反问了一句。

  “怎么,这有哪里不对?”白鸟警官不明所以地看着黑泽银。

  “不对?不对的地方可大了呢。”黑泽银乐呵呵地笑出声来,“正常警官在这时候都会询问我为什么会惹上史考宾,但是你呢?却仿佛运筹帷幄,知道史考宾记恨我的原因——知情的,除了我,就只有怪盗基德一个。”

  “这仅仅是言语上的口误罢了。”白鸟警官的神色并没有因此改变一丝一毫。

  “所以我说这仅仅是情景证据,做不了数。”黑泽银耸了耸肩,态度随意而敷衍,但眼眸所闪烁的光芒却是无可厚非的戏谑之色,“真正让我确信的是你带路的方式。”

  “嗯?”白鸟警官愣了一下,“我带路的……方式?”

  “是啊。”黑泽银微微一笑,“你走得顺风顺水呢,想必是早就把这艘船的结构弄得一清二楚,了如指掌。”

  “这有什么不对劲?”白鸟警官讶然失笑,“身为警官,就应该先确定好周围的环境以防发生什么不测的意外。”

  “话是这么说没错。”黑泽银饶富意味地看着对面的白鸟警官,“但是,你总不会记得所有人待在什么房间吧?我从未提到我住在哪里,你却可以二话不说就找到方向——这种记忆能力,只有过目不忘的怪盗基德才可以做到。”

  “我相信我的记忆力并不会输给那个怪盗。”白鸟警官淡淡地回答。

  黑泽银却是笑得更加开心:“你又错了。怪盗基德是时常戏弄警察的国际通缉犯,大概所有警视厅的警察都对他看不顺眼,所以要么叫他怪盗基德全名,要么称呼他为可恶的小偷,但却绝对不会敬称他为怪盗。”

  “你很自豪吧?”黑泽银歪了歪脑袋,“自豪你是怪盗基德,所以才说出那种四不像的话来。”

  “这、这……”白鸟警官顿时语塞,良久才轻叹了一口气,声音虽然从未改变,但是腔调却是焕然一新,完全不像是世家公子的从容风范,而是充满了少年人的青春活力与生机勃勃,“好吧,我承认了,我就是怪盗基德。”

  说这句话的时候,白鸟任三郎,啊不,是怪盗基德的神情有点颓废和懊恼。

  为什么每次自个儿的易容术都会被黑泽银看穿?是他伪装得太失败了吗?

  不,并不是,如果他伪装得破绽百出,目暮警官他们早就看出了破绽,可是现在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就证明他们对于自个儿的身份一无所知。

  那这么说来,就是黑泽银太厉害了……真是的,他从小到大从未在魔术上失手于人,怎么碰到黑泽银就三番四次地败退落网,难道这家伙的魔术功力比他还厉害?

  “你不要用那种表情看我。”黑泽银很容易就看出了对方心中所想,浅浅一笑,“我在魔术上的功力是比不上你的,就是观察力比较厉害。”

  “嗯?”怪盗基德的表情有点轻松,却又参杂着凝重,“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在你下飞机的那一刻。”黑泽银走到怪盗基德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明媚。

  “我下飞机?”怪盗基德努力地回想了一会儿,“我下飞机那会儿有做什么奇怪的举动吗?”

  “是身高问题。”黑泽银将手指并拢估量了一下两人的差距,“你的身高是174cm,白鸟警官的身高是189cm,即使在鞋子里垫了垫子增高,但因为不能太夸张,所以仅仅增高到184cm……”

  “这你都能看得出来?”怪盗基德一脸愕然。

  “并不是,189cm和184cm仅仅相距5cm,没有对比是看不出差距的。”黑泽银摇了摇头,语气却是更加的淡漠无事,“但是当你站在身高180cm的毛利先生旁边,有了对比,自然很容易看出差距来。”

  “是这样吗?”怪盗基德一脑门汗想起自己因为要模仿白鸟任三郎的性格故意走到毛利小五郎的身边说话,没想到反倒是因为这样被看出了破绽……等一下,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既然你可以说出白鸟警官的身高,那么这么说你认识他了?”怪盗基德的牙齿不免有些酸软。

  为了减少暴露的可能性,他可是精心挑选了一位目前去轻井泽度假而且和黑泽银不熟悉的警官来扮演,没想到竟然还是撞到了枪口上!

  “你想多了。”黑泽银扭头甩了怪盗基德一个白眼,“因为某些事情,我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把所有和某位小姐关系不错的警察全部调查了一遍,可人际网太复杂,我就把所有能够谈得上优秀的警察的资料顺便地收集过来。”

  看着黑泽银一脸“顺便”的表情,怪盗基德差点没有蹲墙角画圈圈了。

  所以说他的暴露不过就是黑泽银“顺便”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么?有这么伤人的么?

  啊啊啊,你就不能用委婉的语气说一句温婉的话吗?他真的好不甘心……

  “黑泽。”黑羽快斗忽然抬起头,紧盯着黑泽银的眼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总有一天我的易容术和伪装的手段,会达到你看不出破绽甚至是被迷惑过去的地步,你等着瞧吧!”

  “我期待着那一天。”黑泽银微微一笑,“那么,请继续带路吧。”

  “当然。”怪盗基德爽快地应了一句,扭头就准备离开,但是下一秒,脚步就倏然顿下,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忽然扭过头一脸认真地看向黑泽银,“你说我要做到这一点是不是得和其他人讨教讨教?”

  “你向谁讨教?”黑泽银迷惑地眨了眨眼,“我吗?还是其他成名的魔术师?”

  “你别自恋了,世界上所有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找你讨教的。其他魔术师?哼,我所尊敬爱戴的,仅仅只有我的父亲黑羽盗一罢了,我不会另投师门的,”

  怪盗基德先是给了黑泽银一个鄙视的眼神,而后就扣住下巴,唇角的弧度别具意味,似乎在回想着什么,许久才用一种语气慢条斯理地开口说话。

  “我要找的请教对象,是工藤新一,不,是江户川柯南才对。”(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