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所谓约定不好计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危险?”怪盗基德却是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在我看来,她仅仅是一位比较热衷于表现自己的武力高强的女警官罢了,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在你出现这个想法的同时,你就输的彻彻底底了。”黑泽银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怪盗基德,“她的观察力并不逊色于我,说不定早就看破了你的身份也说不定,你得小心谨慎才对。”

  “我会注意的啦。”怪盗基德摆了摆手,却是并没有把黑泽银的话太放在心上,毕竟十六七岁的他,还是年少轻狂,对自个儿的伪装还是有一定自信不被除黑泽银以外的他人察觉出来的,“她再危险,能有那组织危险?”

  怪盗基德所指的是那个和他竞争追逐潘多拉之石的组织。

  事实上,在黑泽银看来,十六那家伙的身手还真是可以恐怖到可以和这些小集团相提并论了。

  组织里的干部,只要是a级或a级以上的成员,都能够孤身一人轻而易举地击溃一个有百来人的黑帮。

  黑泽银也不例外,就是他的个性比较懒惰,对这种事情兴趣缺缺,如果是建筑物什么的那另当别论。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说这个,怪盗基德先前的一番话,倒是让黑泽银突然想到了某些事情。

  “说起那个神秘的组织……”黑泽银揉了揉眉心,“是由危险的动物作为密码名称的没错吧?”

  “是啊。”怪盗基德坦然地点了点头,“你不是早就知道吗?怎么还问这种愚蠢的问题?”

  “那么,史考宾——scorpio,真正的英文意思可以翻译成蝎子对吧?”他的声音有些喑哑低沉。

  怪盗基德愣了一下,忽然有点明白黑泽银的意思,眉头纠结地拧在了一起,抓了抓头皮,神色有点烦躁:“你的意思是,史考宾可能是那个组织的人吗?”

  “或许吧,这点还不能够确定,也有可能史考宾仅仅是喜欢蝎子这个代号的独行侠罢了。”黑泽银摇了摇头,转而却是不由得微微一笑,“不过可能性应该很大,毕竟史考宾可是在各个国家游走偷窃的惯犯。”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怪盗基德托着腮帮子认真地回想了一会儿,而后忍不住重重地点头,“史考宾偶尔也会涉猎其他领域的宝石,不过比起他看到一个罗曼诺夫王朝留下来的财产就盗窃的行为,并不明显。”

  “没错,这或许也是他是那个组织的人的证据之一。”黑泽银轻笑着耸了耸肩,“毕竟,有危险的动物的代号,又对宝石虎视眈眈,这种人可并不多见。”

  “组织的……人吗?”怪盗基德眯起眼睛,唇角不紧不慢地勾起弧度,“有趣,有趣。这场游戏,似乎又多了一位重要角色,不过,我喜欢。”他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眼里闪烁的精光却让人胆怯躲闪。

  见此黑泽银并没有说话,仅仅是微笑看着若有所思的怪盗基德。

  片刻,怪盗基德就从沉思里惊醒,仿佛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两眼放光地盯着黑泽银看:“黑泽,既然你有能力做出这个推测,就一定有能力应付吧?甚至于,你知道史考宾是谁?”

  “这是当然。”黑泽银脸上挂起轻松惬意的笑意。

  在往日的训练中,他练就了一双能够很快就分析出对方实力和战力的火眼金睛加以防范。

  史考宾和他交过手,身体的状况自然是差不多被他摸得一清二楚。

  只要对比一下在这艘船有嫌疑的乘客,他一眼就可以判断出谁是史考宾,谁是凶手。

  即使没有他以前没有见过史考宾,凭借后者身上若有若无的死气腥气和煞气,也能够感受的出来。

  混在黑暗的人,沉迷黑暗的人,总会有一种特殊的方式感觉出对方是自己的同类。

  何况,上次交手中,他的子弹曾经触摸到史考宾的肌肤。

  那种特质的子弹,无论是巧克力棒还是巧克力球亦或者是软糖,如果经过巧妙的控制,并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的伤害,却能够在对方的身上留下淡淡的甜味,段时间内无法根除。

  不过黑泽银以前的对手,差不多都是和黑泽银枪战过一次就分道扬镳,所以这种技能异常的鸡肋,没想到这次倒是取得了决定性的预言效果。

  “史考宾是……”黑泽银示意怪盗基德凑过来,轻声地和他窃窃私语,“然后,你这么做,这么做……”

  怪盗基德原本就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待到黑泽银的话音落下,眼眸深处却多了一分惊疑不定的神色。

  喂喂,这家伙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儿吧?竟然想要做出那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不不,如果是黑泽银的话,这种事情是很有可能的,毕竟他的脑神经结构跟正常人区别很大。

  而且,这次的计划虽然是胆大包天,但是假如能够成功的话,说不定可以取得决定性的战果。

  “好、好吧。”危险和机遇永远是并存的,怪盗基德权衡了利益之后,就郑重其事地答应下来。

  黑泽银露出一个微笑,伸出手和怪盗基德轻轻地握了握,算是达成协议:“一路小心,可别阴沟里翻船,自个儿去大题小做地羊入虎口,那样谁也救不了你。”

  “我可是天才魔术师黑羽盗一的儿子。”怪盗基德骄傲地扬起下巴,“天空中是我的优势,我是绝对不会在那里露出不必要的破绽,再说了,有你的协助和帮忙,我怕什么?”

  “自然,我很放心。”黑泽银淡淡地笑出声来,而后就是神色一冷,干脆利落地抬起手往前一指,“所以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吗?大半夜的被你啦墙角嘀嘀咕咕,我还想要睡觉呢!”

  “……”怪盗基德,“是你这家伙先打开话闸子的吧,为什么要怪我?”

  “但是我聊得都是攸关你或你未来的事情,话题处处围绕你。”黑泽银轻哼了一声,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就伸手推搡着怪盗基德往阴影外走,“快点,现在都几点了,你不睡我还轻咬睡呢!”

  “好好好,我带路就是了,你先放开我……”怪盗基德的神色有些无奈,推开黑泽银就理了理被弄乱的衣裳,转过身往前兜兜转转,却没有发现背后的黑泽银紧盯着他的背影笑容明媚而莫名。(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