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所谓肩背不好捶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发展成这个样子的。”柯南略微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在我问完阿笠博士关于那个在桥上狙击怪盗基德的杀手的线索之后,就辗转回客厅,可是小兰和亚历山大竟然在我之后才回去。”

  “在你……之后?”黑泽银有些不明觉厉,“这不是很明显吗,她们是追你出去,在你之后回来也是情有可原。”

  “这我当然知道。”柯南叹了口气,“可是好像有巡逻的警官打发掉她们,说这里危险、找人的任务交给他就可以,这点我跟其他人确定过了,所以不可能是假话,既然不是假话,她们应该在第一时间回到客厅不是吗?”

  “说不定小兰小姐很担心你,然后在游艇上兜兜转转呢?”黑泽银善意地劝慰了一句。

  “我当然相信小兰的个性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也希望有人来陪陪她,让她别为了我而遇到危险。”柯南本能地拽紧了拳头,“但是,这个人不可能,也不应该是亚历山大。”

  “放心啦,亚历山大明面上并不会对小兰小姐做出什么事情来的。”黑泽银轻声地安慰了一句,“她在表面上还算是一位容易相处的女孩子,只有在执行任务的期间才显露出本性,平时她并不粗暴,也并不危险。”

  “可就是因为这样才导致了接下来的发展!”柯南欲哭无泪地抬起头,“在她们两个来找我的期间,正好就混在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就混熟了,从天南谈到地北!”

  “什、什么?”黑泽银愣了一下。

  混熟了?的确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小兰温婉贤淑,天真浪漫,亚历山大却是手段雷霆,一击必杀的交际花。

  她们两个碰在一起,肯定是小兰被被十六给欺瞒了过去,而且估计半个小时就会对十六另眼相看。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喜闻乐见了。

  这对前不久才相识的闺密朋友,说不定得知对方和自己志同道合,就一不留神兴致高昂,口头交流还不够,这会儿更是大打出手想要试探试探对方的深浅。

  “是这样,没错吧?”黑泽银一边提出自己的猜测,一边不由自主地抚额,将视线投到了柯南的身上。

  “是啊。”柯南一脸的郁闷,“她们说要切磋一下,结果没一秒钟就把房间搞得一团乱,我差点命都给吓没了。”

  “请、请节哀。”黑泽银挤出一个干瘪的笑容,内心却是略微有点吃惊。

  小兰和十六切磋?而且还没有分出胜负来?这么说来,小兰真实的战力,其实是和十六对等的存在?

  黑泽银一脑门汗想起十六拳打脚踢铜墙铁壁在上面砸出拳脚印子的画面,不由自主地把里面的人物换成了小兰,想象她嘿哈一声,长发一甩,啪地直接将钢板对穿的图像,顿时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那女孩,现在才几岁啊?才十六七岁,距离成年也是需要再过一段时间吧?

  竟然在这么小的时候就能够和亚历山大这个堪称组织年轻一代女生最强的组织成员缠斗得不相上下?

  潜力,还真是很大啊……

  黑泽银的唇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淡淡的笑意显得分外的耀眼夺目。

  “你笑什么?”柯南不满地看着黑泽银,“你就不能帮帮忙劝劝亚历山大和小兰吗?再打下去的话,问题会很大发的,比如说我今天晚上该睡哪里,比如说赔偿金,更重要的是……”

  柯南说到这里不自觉地捏紧了拳头:“小兰若是磕带碰到哪里,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亚历山大的!”

  就算十六没有做出这种事情,你还是跟身为组织亚历山大的她无法共处吧别说的真像那会儿事情。

  黑泽银没好气地轻哼了一声,但是看到柯南紧张兮兮的模样,也无法说什么,只能轻轻地咳嗽几声,直起身子,表情认真而肃穆:“这点你放心吧,小兰肯定不会出事的。”

  “你怎么知道?”柯南不满地看着黑泽银,“你没见过她们切磋的场面所以别胡说八道。”

  他哪里胡说八道了?他说的都是正经事儿,要是你再这么唧唧歪歪下去,信不信他不解释了啊?

  “你的思维能力还有待加强。”黑泽银甩了柯南一个白眼,就转过身坐下来,继续拿着咖啡慢条斯理地品位,悠闲的动作,在柯南的眼里却是分外的欠揍。

  “话只说一半我根本听不懂!”柯南一脸地焦躁,“快说啊!我思维能力哪里不够了?”

  “交际能力也差评。”黑泽银勾起二郎腿,开始漫不经心地翻看放在沙发旁的玻璃桌上的美食杂志,津津有味,却是半个眼神也没有给柯南。

  “你!”被无视的感觉没哟任何人能够心平气和,情绪本来就不稳定的柯南就更是如此,有种火烧眉毛的烦躁和不悦,但是等到黑泽银有意无意地瞥了他一眼之后,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他想他有点懂黑泽银的意思了……

  柯南心不甘情不愿地去搬了一张小椅子放在黑泽银的沙发后,站上去,二话不说就开始替黑泽银捶肩揉背:“黑泽哥哥,你就说嘛,我真的很担心小兰姐姐的……”

  “这才对,请人帮忙做事要礼貌才可以。”黑泽银转过身,和气地拍了拍柯南的脑袋,见后者明显一副快走火却硬是忍下的表情,只觉得分外好笑,却并没有让柯南多等,“既然你就这么说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小兰平时是一位温柔的女孩子。”黑泽银没理会柯南突然变得窘迫的表情,继续地娓娓道来,“即使她偶尔会以武力来解决问题,但是在没有惹她生气的时候,她向来是表现的如兰花一般的清纯可爱。”

  “她会对穷凶恶极的嫌犯拳脚相加,一瞬间就将其打倒在地,可对于朋友,她却是无可厚非的温柔。即使亚历山大如今和她从相识到相知连短短一天的时间都不够,兰却绝对是把亚历山大当成朋友看待。”

  “朋友之间的切磋,是应该全力以赴,展现自己的真正实力,然而小兰平时的破坏力强劲破坏面积却不够,现在的事实,和这有轻微的差距,甚至可以说是进步,极大的进步。”

  “由此看来,亚历山大是在指导小兰空手道的施展,小兰自然是会放手一搏,因此也就造就了你所看到的那副场面——当然,势均力敌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兰的空手道,源于战斗,而亚历山大虽然同样学习空手道,却是为了杀人,她可以轻而易举地战胜小兰,这不是经验上的不足,而是技能的先天性缺陷。”(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