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神神秘秘的素色旌旗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巫行云和李秋水,一对冤家见面时和火山撞地球差不多,哪怕双方无法动用真气依然制造出堪称恐怖的劲爆场面。 W}W)W〕.〉8?1]Z>

  揪头、指甲挠脸、互相推攘、用牙齿咬人……如此种种泼妇对战应该具备的战斗技能一个没跑全数展现!

  不能动用内力,不代表融入身体本能的武学招式也无法施展。你一招天山折梅手、我一招金蛇盘丝掌打得不亦乐乎。

  因此两人的战斗层次远远出泼妇水准,嗯,至少能达到三个泼妇级战力(笑)。

  战斗到最后,面纱早已被撕碎,俏脸红润鲜艳欲滴,娇喘连连。衣衫破破烂烂显露出如雪肌肤,变成洞洞装的长裙遮掩不住浑圆紧绷的白皙大腿泄露春光。

  也不知道两人到底是在战斗还是放福利,反正原本担忧焦急的虚竹小和尚现在满面羞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春心萌动,一副想看又不敢的样子。

  没有内力支撑,两人很快气力衰竭。扑通一声坐在地上,面对面喘着粗气比拼斗鸡眼。

  巫行云盯着李秋水左脸上鲜红巴掌印哈哈大笑:“贱人,知道姥姥我的厉害了吧。”

  故意瞥了眼巫行云胸脯上极为显眼的黑脚印,李秋水冷笑三声:“你以为自己比我好多少?哼,没踢爆你的乳~房算你幸运。”

  一听这话,巫行云就感觉左胸火辣辣的疼痛,面色也阴沉下来。忽然,想到了什么,冲着虚竹一招手:“小子,将无崖子留下的那幅画递给这贱人。我倒要看看你到时候是不是还这么硬气。”

  已经知道这幅画意味着什么,虚竹不禁有些犹豫,不忍再伤害一个苦命人。只是被巫行云瞪了一眼后,什么勇气都没了,乖乖将画卷展开。

  画上是一位秀美绝伦的女子,二八芳龄,正是最为美丽的年华。而让人惊异的是,画上的女子和李秋水几乎一模一样!

  “呵呵呵呵~~!果然,我就知道无崖子那个老色鬼最爱的人是我……不对!”

  正欣喜着,李秋水心生不详预感。如果这画上的人是我本人,那个残废肯定不会将画卷递给我。难道说……

  仔细打量这幅画,越看李秋水脸色愈阴沉,最后厉吼出声:“是她!无崖子,你爱的居然是她!我妹子当时还不过十一岁啊!”

  屋内,林道远听见李秋水凄厉哀婉的叫声无奈摇头。

  大姐,你难道不知道大叔最爱哈萝莉吗?萝莉可以变成美丽乙女、长成成熟御姐,你能吗?输给可爱小萝莉,你不冤。

  空地上传来呜咽哭泣声,起初还只是李秋水伤悲哭泣,哭着哭着,巫行云仍带些稚嫩的哭音也随之响起。

  两人争斗数十年,一人身残,一人容貌有毁,到头来却现喜欢的人从来没爱过自己。如何能不伤心哭泣!

  视线穿透房屋,虚竹满脸焦急,手忙脚乱、笨嘴笨舌的劝慰巫行云和李秋水。

  正在这时,林道远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不破不立,不让巫行云对无崖子死心,怎么会有你的机会?你难道想眼睁睁看着巫行云孤苦终生,****伤悲?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去吧,拯救她或许就是你成佛的道路所在。”

  福至心灵,虚竹仿佛忽然开了窍一样连忙上前好言安慰巫行云,不动声色的将她揽入怀中。

  当然,这其中有几分是林同学摄魂魔音的功劳,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其后几天,巫行云变成了春心萌动的小女孩,见到虚竹就脸蛋红扑扑的不敢抬头。

  本就性子软的虚竹更加不用说,能坚持露面还多亏了他一刻也不想离开巫行云的迫切心情。偏偏心里又放不下佛法,纠结不已,总是不敢面对。

  比如,当虚竹正和巫行云深情对视时,突然用力摇头念诵经文驱除“心魔”。

  好几次两人明明都已经抱在一起,眼看着就要上演和谐友爱的戏码。虚竹硬是突然悬崖勒马,直让心急如焚的巫行云恨得牙痒痒。

  最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充分挥她敢爱敢恨的性格,一把揪住衣领将他拽向自己的闺房。

  “童姥!你……”

  “闭嘴!”

  童姥大喝一声吓得虚竹连忙闭嘴,而后红着脸将虚竹按倒在床,跨坐在他身上。

  纤细洁白的手指在胸膛上轻轻滑动,酥酥麻麻痒痒的。红霞满面,低俯身子贴在虚竹耳边温柔而又霸气的宣言:“你是俘虏,没有言权……”

  后面即进入不容描绘的限制级场景,反正一夜醒来,破了色戒的虚竹反而大彻大悟,佛法进入了另一等高深境界。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色就代表着我不色,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一日之计在于晨,贼子休走,可敢与吾再大战三百回合!

  如此这般过了两天,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

  “林宗主,你们不赶时间,为什么不多留两天歇歇再走?”

  虚竹小和尚倒是知恩图报,不过这幅男主人的架势倒是让林道远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两眼。

  “算了吧,我们可不敢打扰你们两对夫妻恩恩爱爱。”

  虚竹和阿绣两人登时脸红,反倒不如另外两位当事人镇定。

  “好了,就此别过。少林寺水6法会和侠客岛之行我肯定不会错过。就此别过,到时再见。”

  爽朗大笑声随着山风渐渐远去,虚竹和石破天恭敬站在原地目送林道远一行离去。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这位林宗主、林大哥却实实在在用自身魅力感染他们,还帮了他们不少大忙。一见如故,说的正是如此吧。

  另一边,远离灵鹫宫的林道远感觉无事一身轻。现在身边只剩下吕玲绮三姐妹,还有导游曹泰。

  没有外人,几人当即各施神通加快度赶路。

  乌骓、赤兔、光三匹神马风驰电掣,踏雪无痕。一路疾驰只留下一条劲风碾压的凹痕带。看得后方曹泰眼冒炙热红光,艳羡不已。

  好家伙,如此神骏堪比灵兽的骏马居然人手一只!连我大魏帝国除了少数几人外,其他人也拿不出这种大手笔,真是财大气粗!

  曹泰眼眶红的跟兔子似的,不是哭的、不是气的,是嫉妒的!任何一个武将都无法抵挡神兵、宝马的巨大诱惑。

  可恶,拥有一匹连王上也为之惊叹的骏马,这是我毕生的梦想啊!

  曹泰话悲愤为力量,当即从怀中逃出两张符纸贴在腿上。弥漫天地的大风自向他汇聚,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嗯,如果不是两条腿迈动得跟风火轮似的看不清残影,还要时不时补充符咒。或许真有几分朝游北海暮苍梧的逍遥风范。

  飞一般的赶路度,没过多久,五人就深入到天山山脉深处。

  忽然,负手而立,悠哉悠哉御空而行的林道远猛地来个急刹车。

  吓得下方的关银屏三人连忙勒马拔刀,难道遇见了什么山精鬼怪劫道不成?可仔细打量四周,没现什么不对啊?

  疑惑的小星彩睁着萌萌大眼睛看向林大哥,却惊讶现,对方脸上带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凝重。即便是对战慕容龙城是不及现在的万分之一!

  林道远此时已经全面放开感知,确保任何风吹草动无一遗漏。可搜寻良久,硬是没现半点不寻常的地方。

  或许其他人会误以为是错觉,但林道远可以肯定,先前附近确实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探自己!

  直到最后,哪怕他把天空、地底、乃至周围异空间统统彻查好几遍也没现任何踪迹!

  深深向四周扫视一眼,林道远表情放缓,笑着冲紧张备战的吕玲绮等人摇摇头:“没事,或许是因为即将到达大魏帝国,太过兴奋产生了错觉。继续赶路。”

  说完,林道远压下心中好奇头也不回迅离去。无论是什么法术还是厉害法宝,能够瞒过他的感知,就意味着对方有威胁到他生命安危的力量!

  形势不明还埋头横冲直撞,他可不是这样鲁莽无知的家伙。

  暗中开启瞳术透视观察,林道远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精光。时间有的是,总有机会抓住你的尾巴。

  而摸不着头脑的吕玲绮几人相视愕然又无法可想。耸耸肩,得,继续上路呗。

  许久,当林道远一行彻底离开天山山脉区域后,这片空间忽而微微波动一下。虚空中一面素色旌旗无风自动,从中传来七八岁女童后怕似的吁气声。

  “吓死我了,还以为会被那个坏蛋现呢。”

  声音刚落下,又有一个稍年长一些,也不过十二三岁少女“啐”了一口,以示不屑。

  “这可是娘娘的看家宝贝,就他想现端倪还早了万万年!说到底,还不是你这丫头好奇偷看人家惹得祸,要是误了娘娘的大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女童吐了吐舌头卖萌求饶:“好姐姐饶过我这一会吗~~千万不要和娘娘说哦。

  人家也是好奇有谁敢如此不给诸位帝君面子,打了人不说还抢走息壤这等神物……噗哧~真有趣!”

  少女也被女童可爱模样逗笑了,宠溺的刮了刮她娇嫩白皙的脸蛋,没好气的说道:“你呀你……这次就算了,那个人还在监视着呢,我们先去办正事。”

  说完,素色旌旗摇晃两下,忽的从虚空中消失。空旷山地彻底陷入沉寂。

  全程林道远一直开启勾玉轮回眼透视观察,愣是没现半点不对劲!(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大汉科技帝国无尽侵蚀无限神罗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我捉鬼的那些年抗日之兵魂传说末日之魔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