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335 保卫我家十二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轰隆”一声巨响,仿佛要将整个靠山城劈成废墟的最后一道天雷落下,众人都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唯有黎维涵丝毫不受影响,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天雷落下之处,嘴角勾了起来。

  “你可别怪我,谁叫你要跟我抢风头。这个世界,只有我才是老大。”

  经历了许多,习惯了杀人于各种阴谋诡计,黎维涵早已经不是穿越之初三观尚存的现代人,而是彻底成了修真界中势力至上,为了夺宝夺地位,能够毫不犹豫杀人阴人的修士。

  雷光消失,黎维涵以为自己能够看到黎维蝉被轰成渣、黎维远难过绝望的画面。但现实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天上降下接引彩光,黎维蝉被天雷轰出的伤在彩光的照射下迅速恢复,随着接引彩光缓缓飞升天际。周围传来修真者们的欢呼声,毕竟是数千年来第一个成功飞升的案例,不管飞升者是谁,他们都高兴无比,这代表着他们也有了飞升的希望。黎维涵则将牙根都咬碎了。为什么黎维蝉会平安渡过雷劫?他丢出去的小道具难道没有用吗?

  忽然,他感觉黎维蝉得视线落到了他的身上。那种迫人的压力,他许久都没有感受过了。视线中带着了然与冰冷,仿佛他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小动作。黎维涵浑身冰冷!

  黎维蝉冷冷地瞪着黎维涵,手指一动,肉眼看不到的小盅虫飞了出去,落在黎维涵的身上,迅速地钻进他的皮肤里。黎维涵没有感觉到自己体内多了东西,他的系统及不上黎维蝉的系统,自然察觉不出黎维蝉系统所出的道具,而这种盅虫,即便是仙人也查探不出其存在。

  “黎维涵,你夺我身体,我本可以报复。但不想我父母和兄长难过,我隐瞒了真相,任你以我的身份搅风搅雨,哪怕你为黎家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我也只是默默解决。但你却要断绝我的修仙之路,在我渡劫时做手脚,害得我差点儿魂飞魄散。你觉得我还能忍受下去吗?”

  黎维蝉的神识传音传到黎维涵的耳朵里,让黎维涵如坠冰窖,吓得几乎脚软地跌坐到地上。他听到了什么?黎维蝉竟然是原身,是真正的黎维寒?!他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黎维涵觉得寒气从后背透入体内,不但身体冰冷无比,连心和内脏都被冻僵了。好可怕!原身不是只是一个嚣张没用的纨绔吗?怎么会变得这么有心机了?若他当初不顾黎老爷黎夫人的伤心,执意对自己下手,自己是不是早就死了?

  想到这里,黎维涵惊出了一身冷汗!

  黎维蝉的声音继续传入他的脑海中:“黎维涵,你害我两次。第一次我饶了你,但这第二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了!”

  黎维涵吓得连连倒退,心中不停地呼唤系统,让系统帮忙。否则以他合体期的实力,如何能够抵挡一个即将飞升的仙人?有系统就不一样了,系统是这个世界最大的bug,连魔界的魔帝都能够杀死,何况黎维蝉这个还没有飞升到仙界的草头仙人?

  可是,一向对他百呼百应的系统竟然失灵了,竟然没有回应他的呼唤。黎维涵惶恐万分,这是第一次,系统第一次失灵!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会要你的性命。毕竟,你现在用的是我的身体,我的身份。你在我渡劫时动手脚,不就是想我渡劫失败,而你成为华木大陆第一个飞升的仙人吗?我偏不让你如愿!惩罚你三千年内也无法渡劫飞升,只能看着别人飞升。你所依仗的所谓系统被我取走了。你好自为之。”

  黎维蝉没有将事情做绝。他取走黎维涵的系统,短时间内会让黎维涵实力倒退,毕竟他的实力全靠系统堆上来的,而不是他自己修炼的。但黎维涵本身资质不错,只要他努力修练,三千年后,盅虫从他身体脱落,他依然能够飞升。只是,这要看他自己如何做了……

  黎维涵却是睚眦欲裂,对黎维蝉恨之入骨。系统是他最大的依仗,竟然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他狠狠地瞪着黎维蝉,如同瞪着杀父仇人。都是这个人,不但抢了自己的风头,还夺走了自己的系统!

  被夺舍、重生、神秘高人传授功法、逆天的资质……第一个飞升,妥妥是小说主角的设定啊!原以为自己这个穿越者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原来自己不过是个配角,衬托黎维蝉的配角……黎维涵再也受不住,忽然转身发足狂奔,也不理他的那些后宫和小弟了,一个人跑了。后宫和小弟们因为被飞升的场景吸引,没有第一时间追过去,其后,他们就再也找不到黎维涵了。黎维涵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大哥,我在仙界等你!”

  留下这句话,黎维蝉越飞越高,终于消失在天际。

  五百年后,同样的场景继续在此上演。这是华木大陆第二个飞升的强者,正是黎家黎维远。黎维远飞升前将黎家拜托给了黎维端。黎维端吃过蓝田玉种,修炼速度也不慢,如今是合体期大能。

  众修士目睹了黎维远飞升,并纷纷议论起黎家那个原本比黎维远修为更高却下落不明的黎维涵。不知道这人为何修为比黎维远高,却依然没有渡劫。黎维涵以前的小弟和后宫们都来参观黎维远渡劫飞升,听到众人的议论,他们尴尬地先一步离开。如今的他们都已经有了新的生活。前一百年的时候,他们都还在认真寻找黎维涵的下洛,但一百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人,先是一些小弟,再是后宫的女人们,各自起了小心思。两百年没有找到,那些起了心思的人纷纷脱离组织,重新寻找靠山。到了如今,除了朱子谙还在寻找黎维涵,包括林霓裳在内,全都成为了其他人的小弟和女人。这些人之所以能够修炼通畅,全靠黎维涵提供的系统精品,但他们都以为是自己资质好,想着投靠别人也能够拥有同等的资源继续支持他们修炼。然而,现实狠狠打了他们的脸。没有系统的外挂,这些人修行速度越来越缓慢(使用系统物品也是又副作用的,会产生依赖性,且使用其他用品效果会减半),有些甚至停滞不前。于女人还好说,人家看中的事她们的美貌,而不是修为;但那些小弟就不好受了些,人家要得是得力手下,小弟使用了同等资源却修行缓慢,跟别的手下完全无法比。人家还会继续浪费资源吗?于是给小弟的修炼资源没有了,他们的修为更加停滞不前,最终被新主子抛弃。这些人中,沈飘絮早早就去世了。她本是五灵根,在黎维涵的帮助下才修到筑基,又服用了黎维涵给的驻颜丹才保持青春美貌的样子。黎维涵离开后,没有了驻颜丹,没有了提升寿命的药,资质太差,修炼停滞,黎维涵离开的五十年后她就老死了。

  再一百年后,见虚门掌门飞升。

  再两百年后,天剑门太上长老飞升。

  ……

  三千年后,渡劫的天相再次出现在华木大陆。这一次依然有许多人参观,只是,大部分人都认不出渡劫的是哪位大能。只有几个大门派的太上长老们隐约有些印象,渡劫之人似乎是三千年前的某位传说,在自家弟弟渡劫飞升后失了踪,大家都以为他早已经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而且过了三千前才飞升。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众人只觉得好奇不已。然而,渡劫之人时不可能给他们解惑的了。接引天光从天际落下,将渡劫之人接入了仙界。

  飞升的人正是黎维涵,在前期各种打击过后,他终于适应了没有系统的日子。而这段日子让他获益匪浅,起落低荡,由大能修士变做空有力量而使用不出来的废物,黎维涵遭遇了各种白眼,甚至在生死关头徘徊好多次。终于让他懂得了,只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才是最有用的,靠着外力得来的力量是靠不住的。静下心来,黎维涵开始重新熟悉掌握身体中的力量,并且一改以前嚣张高调的作风,潜心刻苦修炼。花费了五百年时间,终于彻底掌握了体内的力量并且境界提升,成为大乘期修士。可惜,黎维蝉放在他体内的盅虫让他无法释放力量引来天劫飞升。黎维远飞升时,他去参观了,躲在人群中,没有让黎维远发现他。说不嫉妒是假的,但谁让他做错了事情呢,得到惩罚是必定的。他也看到了他的那些小弟和女人们,得知他们的选择和处境后,他只觉得好笑。以前为什么会认为这些人比黎家族人更亲近呢?事后,黎维远带走了朱子谙,凭着自己修炼经验指点朱子谙,终于在一千年后送朱子谙飞升仙界。其后,他一直游荡在凡人界,看得越多,心境改变越大,境界越圆融。终于,三千年的时间到了,他成功飞升。

  ………………

  《升仙传奇》的作者阿呆被莫名其妙地打了一顿后,养了好几天,终于养好了伤,可以开电脑继续写小说了。但当其打开文档后,傻眼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小说的结局改变了?他原本设定的主角一路大杀四方,最终成功飞升,在华木大陆留下一段传奇的,怎么变成主角被弟弟坑,中了盅虫,沉寂了三千年才飞升?而且那个弟弟是怎么冒出来的?自己的设定中主角只有哥哥,可没有弟弟。

  文档上的结局完全不符合自己的大纲设定,阿呆决定将结局删掉重写。可是刚要动手,电脑屏幕就变成了一个黑洞,然后,有点儿眼熟的身影从电脑里面飞了出来。

  “你丫的想改结局?问过我了吗?”

  阿呆望着仙气飘飘的某人。哎呀,这身高贵飘渺的气质,好像神仙哦。

  “你是谁啊?我改我笑说的结局,为什么要问过你?”

  “我是谁?”神仙邪邪一笑,“我就是你小说中那个倒霉的原主,因为你要给主角安排一个身份,被夺走了身体的倒霉蛋!”

  “什么?”阿呆尖叫一声,“你是黎维寒?你怎么从书中世界跑出来了?”

  黎维蝉哼哼一声:“当然是找你算账。前次揍了你一顿,你还死性不改,还要改结局,为主角铺路。那我就再教训你一顿,看你还敢不敢随意欺负配角和炮灰。”

  “上一次的人是你?”阿呆瞪大眼睛,“你,你怎么变得不一样了?”

  “我现在是神仙,想变成什么模样就变成什么模样。你有意见?”黎维蝉斜着眼睛问阿呆。

  阿呆猛摇头:“没,没意见。”

  他哪敢有意见啊,眼前这人太暴力了,上次打得他痛了好几天。

  黎维蝉捏着拳头:“没意见就好。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阿呆傻傻滴问。

  黎维蝉呵呵一笑:“自然是准备挨揍了。不揍你一顿,难消我心头的闷气啊!”

  阿呆尖叫:“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塑造你的人,是你的亲爹。你不能以下犯上,不能不孝!”

  黎维蝉呸了一声:“你是主角的亲爹,是我们这些配角的仇人。你若真当自己是我们的亲爹,为什么要那样虐待我们?我就不说了,被人夺舍是我倒霉。为什么要吧我黎家数百口人都写死了?就为了主角和他的妹子?哼,一百个人的性命比不过两个人的所谓暧昧,你就像你们世界中网络上所说的,本身三观不正吧?”

  一边说一边走近阿呆,拳头捏得嘎嘣响。阿呆吓的转身就要逃,可惜不管怎么开门,房门都关闭得紧紧的,无法打开。

  “别费劲了。我可是仙人。你以为自己能从我的手掌心逃脱?”黎维蝉看着阿呆折腾,满脸嘲讽。

  阿呆双目飙泪:“救命——救命——help,helpme——”

  为可怜的作者点蜡!(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