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李世民与虬髯客(求首订)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虬髯客看着李世民,李世民看着平阳公主,平阳公主看着李休,李休却又看着虬髯客,四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谁也没有率先开口。£∝頂點小說,

  “那个……”李休毕竟是主人,面对这种尴尬的时刻,所以他只能率先打破这种沉默,当下只见他扭头对虬髯客道,“大伯,这位是秦王殿下,您应该认识他吧?”

  “呵呵,当然认识,鼎鼎大名的太原公子,张某怎么可能不认识?”虬髯客这时也露出微笑的表情道,只是他看向李世民的目光却颇为复杂,当初正是见识到李世民的英武不凡,他才自愧不如的放弃了争霸之心,否则最后也只能落得和王世充、窦建德等人一样的下场。

  李世民虽然仅仅见过虬髯客两面,但对他也是印象深刻,刚一见面就认出了他,现在听到对方和自己说话,而且还叫出自己在太原时的旧称,这让李世民也不禁笑道:“张兄客气了,之前听叔宝说张兄回到大唐,本王身为主人,正想请张兄过府饮宴,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巧遇,这说明咱们之间的缘分还真是不浅啊!”

  李世民一向都是个爱才之人,否则之前也不会对李休极力拉拢,而且相比刚刚有点名气的李休,虬髯客却是成名多年,连李靖都的兵法都是他所传授,由此可知虬髯客此人的才华,这些都让李世民对虬髯客十分重视,话里话外都透着拉拢之意。

  虬髯客自然能听出李世民的拉拢之间,只是他却并不接口,而是大笑着转移话题道:“哈哈,秦王殿下这些年战功赫赫,哪怕张某身居海外,也经常听到秦王殿下的功绩,看来张某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人!”

  李世民估计是被李休拒绝的都习惯了,所以对于虬髯客没接自己的话也不以为意,当下再次微笑着问道:“张兄谬赞了,不知张兄今日前来可有什么要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要事,只是前天与我这个李休侄儿一见如故,秉烛夜谈一晚感觉受益良多,刚好今日有空,于是就想再来找他聊一聊海外的事,有许多问题我还是没有想明白,却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秦王殿下!”虬髯客笑着说道,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对于自己在学识上不如李休这件事也并没有隐瞒。

  “呃?”李世民听到虬髯客的话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最后这才一脸不可思议的道,“张兄是不是说错了,我记得你好像是从海外而来,却又为何向李祭酒请教海外的事情?”

  “那个啥,我家的新房子建好了,殿下和大伯要不要进去参观一下?”李休听到这里感觉要糟,急忙硬插一句想要转移他们的话题,之前好不容易才摆脱李世民的纠缠,如果再让李世民知道自己博学多才,连海外的事情都了若指掌,日后还不知道会引来多少麻烦?

  “秦王殿下有所不知,我这个侄儿天文地理几乎无所不精,枉在我海外多年,一向自认见多识广,可是自从前天与休儿聊了一晚后,这才感觉自己以前简直如同井底之蛙一般!”虬髯客却根本没理李休,笑着回答了李世民的话。

  听到虬髯客对李休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李世民也不禁露出震惊的神色,甚至还十分认真的再次打量了一下李休,似乎是想从他身上看出什么不同来?

  对此李休只是对他嘿嘿一笑,什么也没有解释,不过这时他心中却是在苦笑,因为李世民看着他的目光就像是一个守财奴盯着一大块黄金似的,看来他上次答应不再来打扰自己的话恐怕有点悬了。

  李世民很快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当下别有深意的看了李休一眼,然后这才对虬髯客大笑道:“张兄,相请不如偶遇,距离咱们上次太原一别,也已经有七八年没见了,不如本王设宴,与张兄痛饮一番如何?另外李祭酒即是张兄的晚辈,所以请你也务必坐陪!”

  “哈哈~,正合我意,张某难得回一次中原,像秦王殿下这种英雄人物自然要结交一番!”虬髯客听到李世民的邀请,当即大笑着同意道。旁边的李休其实很想问自己能不能不参加,不过看李世民的样子,恐怕他不参加也不行了,最后也只能点头同意。

  看到虬髯客和李休都同意,李世民这才扭头对一直低头不语的平阳公主道:“三姐,借你的别院一用,我要设宴与张兄他们痛饮一番!”

  “嗯,二弟你们稍等,我去督促下人给你们准备酒宴!”听到李世民的话,平阳公主这才身子一震抬起头来道,随后只见她又飞快的看了李休一眼,这才转身准备离开,从刚才见到李世民后,她就感觉十分的尴尬,可是又没办法脱身,现在总算可以离开了。

  看到平阳公主离开,李世民这才请虬髯客与李休边走边聊,说起来平阳公主虽然是女中豪杰,但毕竟是个女子,虬髯客又是陌生人,所以像这种请客的场合,她是不能参加的。

  和李世民这种身份的人吃饭其实是很无聊的一件事,像这种正式的宴请,肯定都是分餐制,比如现在,李世民坐在主位上,面前放着一个长桌子,李休和虬髯客分别在两侧,面前也各放一个长桌子,什么样的菜都是三份同上,而且连椅子都没有,只能跪坐在蒲团上,时间一长腿脚都没有知觉了,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昨天和马爷面对面的啃肉骨头。

  这次酒宴名义上为虬髯客而设,所以在刚开始时,李世民也对虬髯客表现的十分热情,两人也有许多的共同话题,比如兵法、武艺、时政等等,这也使得他们两个聊起来就没完没了,旁边的李休竟然插不上话。

  不过旁边的李休却十分敏锐的发现,李世民好像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海外的事情带,比如开始询问虬髯客在海外的生活,以及在海上遇到的趣闻等等,虬髯客这时也多喝了几杯,海外更是他引为豪的地方,所以对李世民的话也是有问必答。

  “张兄,刚才你说与李祭酒聊了一夜,不知都聊些什么,可否让本王也听一听?”李世民这时笑呵呵再次问道,这也让李休无奈的叹息一声,他就知道李世民肯定会问这个问题。

  “秦王殿下就算不问,张某也要说这件事,这几年我呆在海外,本以为见识超凡,可是与我这个贤侄交谈过后,我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这天下之大也远超我的想像……”

  虬髯客这时也有些微醉了,说起话来就没个把门的,当下把那天晚上他从李休那里听到的内容全都讲了出来,他的记忆力惊人,哪怕只听了一遍,但也可以把其中大半的内容复述出来,特别是在地理方面,五大洲七大洋他讲的分毫不差,只是有些区域的历史记不太清楚,这也不能怪虬髯客,只怪李休自己讲的都有乱,虬髯客记不住也很正常。

  李世民听得十分认真,偶尔也露出震惊的表情,不过可能还是年轻的原因,使得他对这些新知识的接受能力比较强,时不时的还会提出自己的疑问,有些虬髯客可以回答,有些回答不了,就只能看向李休,对此李休也只好代他回答一下。

  虬髯客一边讲,李世民也一边劝酒,对此虬髯客也是来者不拒,一碗又一碗的酒灌下去,当他把从李休那里听到的东西讲完后,整个人变成了一副醉眼朦胧的模样,坐在那里直打晃,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醉倒。

  只见李世民听完这些之后,整个人坐在那里沉默了片刻,随即扭头对李休一笑,眼睛中也散发着奇异的光芒道:“李祭酒真是好见识,本王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

  “咳~,那个……殿下,其实这些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是否正确我也不得而知,您也不必太过放在心上!”李休被李世民的目光吓了一跳,当下有些坐立不安的道,这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根肉骨头,至于李世民……咳~,大家知道就好。

  “听……听说的?在哪听说的,我活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只从你这里听到这些?”李休的话音刚落,就只见醉态毕露的虬髯客大着舌头问道,说完又是一碗酒灌了下去,顺便打了个长长的酒嗝,随即就一头扎到酒桌上再也起不来了。

  看到虬髯客醉倒,李世民则是淡淡一笑,他刚才本来就有意把虬髯客灌倒,眼看着他喝下足有大半坛子的酒,换做一般人早就该醉倒了,也只有他醉倒了,有些话李世民才能说出口。

  “李祭酒,张兄说的虽然是醉话,但也是本王想问的,我也从来没有听别人说过这些?”李世民语气柔和的问道,虽然他曾经答应过李休,不会强迫他做不喜欢的事,但如果李休的才华远超自己预料的话,那么他也不介意做个食言而肥的人。

  “这个……呵呵~”从李世民的语气与更好的,李休也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当下干笑了一声忽然一脸严肃的道,“其实在下的确是听别人说的,记得那是一个初夏的午后,我在路上遇到一个老波斯人……”

  看到李休又打算胡扯八道,李世民差点把鼻子气歪了,当下毫不客气的打断道:“李祭酒,如果本王没有记错的话,上次献上水车图纸时,你就是遇到一个年老的工匠,这次又遇到一个老波斯人,李祭酒遇到的老人是不是太多了?”

  “啊?是吗?呵呵,我的老人缘一向不错!”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冒出一头的虚汗道,撒的谎太多,他自己都不记得了,这时只能厚着脸皮死撑到底。

  看到李休如此无赖,李世民也懒得再生气,只见他忽然站起来大步来到李休面前,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李休,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声音低沉的开口道:“李祭酒,你可知本朝的驸马都是些什么人?”

  “啊?什么什么人?”李休没听懂李世民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当下愣了一下反问道。

  “呵呵,驸马的人选,要么是出身显贵,要么是才能卓著,为我大唐立下汗马功劳!”李世民说到这里时,脸上也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这才再次开口道,“言尽于此,还请李祭酒三思!”

  李世民说完转身大步的离开了这里,只剩下李休呆坐在那里思考着他话中的含义,不过也就在李世民刚离开大殿,只见本来酩酊大醉的虬髯客忽然抬起头来,把沉思中的李休也给吓了一跳,紧接着只见虬髯客冲他神秘的一笑道:“原来如此,你小子还真是大胆,能听到这个消息,也不枉我装醉一场!”(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极品女仙妖神

北冥老鱼其他小说:资本大唐北宋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