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日月司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远古佛宗早就消失了,几乎万年来没有出现过世间,但古尘沙觉得肯定会有隐藏的道统传承下来。〈 W〕

  天地大变之中,他们又显现出来了蛛丝马迹,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或许天地大变之中,可以获得某种巨大好处。

  每次大劫之中,乱世来临,都会有英雄横空出世,这是劫数中的运数。谁能够抓住,谁就可以笑傲数万年。

  这就等于是民间改朝换代的乱世一样,敢打敢拼,就可以搏一个封侯拜相,家族富贵。

  古尘沙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乱世之中英雄辈出。

  或者是因为打乱了某种秩序,使得人的潜能得到释放?

  这些世事沧桑,乾坤变化,细细来思考,都是可以增强修为之厚度,对于顿悟有巨大好处。

  “兄台贵姓?这次击杀了多少魔头?”古尘沙拱手。

  “在下姓秦,单名一个汉字。”青年士子道:“这次惭愧,就杀了不到一千头恶魔,其中道境以上的也不过是区区数十头而已,那些恶魔连接起来,也精通阵法,连接一体,往往奈何不得。”

  “可用手炮炸开,使其各自分散,然后逐一歼灭。”古尘沙道。

  “手炮炮弹威力虽大,可难以携带。”秦汉对古尘沙道:“我看兄台从容不迫,修为定然在我之上,还未请教大名。”

  “在下方林。”古尘沙又杜撰了一个名字,不过这个也是有身份可查的:“区区不才也得到了几分奇遇,这次来孽州修行,多杀一些魔头换取财富一方面,另外想看看这天下大势到底如何,我辈读书人总比一般百姓要看得长远才能够趋吉避凶,否则乱世一来,任何人都要被卷入洪流中,不得脱身。”

  “看来兄台不看好朝廷?”秦汉倒是来了兴趣:“当今朝廷还是政治清明,不停的开疆扩土,民间百姓也没有怨气,个个都安居乐业,人口更是每年都在急剧增加,我看还有很多年气运。”

  “那也不然吧,数千年前的武朝,也是在最兴盛之时,突然魔灾爆,然后就四分五裂,最后天下大乱,经过了百年的黑暗时代,这才慢慢恢复元气。”古尘沙看着秦汉:“兄台也熟读史书,这点不会不清楚吧。”

  “的确一语中的。”秦汉诧异的道:“当今天下的确是鼎盛至极,盛世之下,必有忧患,朝廷缺乏凝聚力,太子虽有,可根本无威信,无号召力,上书房还有个娘娘监国,大臣们不知道听谁的,心都散了,各自打算,倒是靖仙司竭力维持局面,使其不崩溃,倒也难得。”

  “秦汉兄果然是和我所见略同,不过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果魔灾爆,席卷天下,那我们何去何从?”古尘沙问。

  “也只能够远遁山林,离开中土神州,这天下之大,容身之处甚多。”秦汉叹息:“然后修炼有成,再出山拯救百姓。”

  “我看此计不可行。”古尘沙摆摆手:“这次魔灾之大,前所未有,从上到下,恐怕都在劫数之中,难以逃脱,以兄台的手段,恐怕也逃不了多远,一尊魔族九变以上的修士,就完全可以追上。”

  “魔族占据了中土神州,以此为据点,把魔威扩散亿万里之外,我们哪怕是修成了金丹,也逃脱不了追杀范围。”秦汉想了想,也的确如此。

  “不错的,就如我们现在朝廷,到处设立机构,鼓励民间击杀魔头,获取奖励,而要是魔族占据了中土神州,也会一样,到处让魔族的高手追杀人类高手,那个时候,就是人类末日来临。”古尘沙道:“那个时候,人类中的神都恐怕无法独善其身。”

  “说的好!”这个时候,一群士子也凑过来:“当今我们万万不可有避世的念头,否则魔族占据了大势,恐怕真的天下之大,我们也无处容身,就如过街老鼠,面对魔族的追杀,惶惶不可终日。现在开始,天下人就要团结起来,勇猛精进,和魔族拼杀得个你死我活。”

  “不错,我们读书人就是天下的中坚力量,必须要支撑住。”又有一个士子道:“当今朝廷对我们读书人是没有说的,不但学习练功不要任何钱粮,还月月有俸禄,比起数十年前那不是天壤云泥之别,我们定当报效。”

  “善待我们读书人可不是朝廷,而是靖仙司,若不是靖仙司向仙道收税,源源不断的提供财政支持,朝廷哪里有这种钱粮。那朝廷的太子无用,自从上位后没有任何善政,而那监国的明妃武当空,那简直是祸害国家之源泉,整日对天下根本没有什么建树,反而是掏空朝廷,来增厚她的那个明空商会!此等奸妃不除,国家永无宁日。”有个士子剧烈的抨击起来。

  武当空监国已有数年,这些年她的确是没有做善政,更没有为朝廷做出来贡献,倒是中饱私囊不少。

  尽管她和古弹剑竭力想引导民间舆论,可也是没有办法,不说靖仙司的舆论反击,就说事实,到底为朝廷天下做了贡献没有,都一清二楚,丹药,钱粮,兵器,铠甲这些东西不是空口说白话能够变得出来的。

  靖仙司是实打实在做事,而她和古弹剑基本上都是在喊口号,舍不得拿出来自己的资源来为天下人谋福利。

  天下人不是瞎子,尤其是现在民智已开,那些读书人一个个非常精明,天天聚集在一起讨论天下大势,到处游历,在蛮荒做冒险者,在孽州诛杀魔族,哪里还看不清楚局面。

  “看来古弹剑和武当空能够糊弄一下子,但绝对不能够蒙蔽天下人一辈子。”古尘沙心中微笑:“给了天下好处是实实在在的,在那个位置上,就要承担责任,还是以前的那个思维,恐怕就不行,滚滚大势面前,无论是古玄沙还是武当空,必须要改变。”

  在这废弃的茶馆之中,许多士子在对比靖仙司和朝廷武当空,太子古玄沙这些势力的时候,基本上就划分出来了等级,武当空就是“奸妃”,太子古玄沙懦弱无能,而靖仙司乃是国之中流砥柱。

  古尘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长此以往,武当空根本扳回不了局面,只会名声越来越臭。

  当然,武当空要扳回也不是不可能,就拿出来真金白银,为天下人谋得福利,可这样一来,就是古尘沙所想要的。

  靖仙司这就是阳谋。

  哗啦哗啦......

  就在诸多士子高谈阔论,有的士子甚至恨不得立刻到达关外新的京城,去斩杀“奸妃”武当空。

  不过就在这时,一队队身穿铠甲的士兵瞬间就包围了这个茶馆,晴天霹雳的声音从其中传出来:“包围这茶馆,捉拿叛逆。”

  诸多士子都不清楚生了什么事情,纷纷抢出门来。

  连古尘沙也走了出来,就看见足足有数百人的队伍把茶馆封锁了,这些队伍身穿的铠甲暗金之色,上面煞气森森,隐隐约约有无数眼球窥视着人,任何人一看到这铠甲,都会觉得在面对世界上可怕的怪物。

  “这是......”古尘沙认出来了,“神州凶铠!这是当年刑穹氏创造出来的铠甲,给属下穿了,逆道反天之用的。按照等级,分为神州凶铠,神州十凶铠,神州百凶铠,神州千凶铠,神州万凶铠,神州亿凶铠。此铠的凝练方法我并没有从刑穹氏的记忆之中得到,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铠甲。”

  神州凶铠。

  这名字曾经让仙道胆寒,妖道丧胆,魔道退避,诸神躲藏。

  刑穹氏为他的部下锻造。

  哪怕是等级最低的神州凶铠,穿上之后也等于是一尊差不多是道境九变的凶魔。而神州十凶铠,那简直是相当于金丹级别的凶魔。

  神州百凶铠,几乎等于是不死之身的凶魔。

  至于千凶铠,万凶铠,那简直就是可以媲美神和圣人了。而神州亿凶铠,是刑穹氏自己的贴身战铠,仅仅就是一套而已。

  千凶和万凶铠甲传闻当年刑穹氏也没有能够打造出来几具,而且还因为打造这铠甲,自身损失不少。

  但哪怕是最低等级的神州凶铠,都极其了不得。

  现在这些士兵人手一套神州凶铠,连接起来,凶神恶煞,比魔头还要魔头。最凶恶的煞气都被刑穹氏注入了此铠之中。

  “你们是何人?”几个士子装起胆子问。

  “嘿嘿嘿.....”一阵狞笑从空中传来,带队的是一个身穿“神州十凶铠”的人,全身包裹在铠甲之中,凌空漂浮在半空,冷冷看着下面的士子:“本官乃是最新成立的日月司属下孽州指挥使,专门监察天下,看看谁对朝廷不满,对娘娘不满,就是叛逆,你们这些士子,居然在此地聚众,妄议娘娘,这就是大罪过,诛灭九族。先统统抓起来,关押在大牢之中,等查明之后,全部处斩,级巡游各州,看谁敢说娘娘坏话。”

  “是!”

  所有士兵同时大吼,煞气震慑之间,这些士子都连连后退。

  “慢着!”这时候,秦汉站立出来:“日月司是怎么机构?如此倒行逆施,当今朝廷广开言路,并不以言来治罪,皇上更是鼓励民间办报纸,监督朝廷官员大臣言行,朝廷大臣王公贵族做的不好,就要抨击,这点已经写入了大永法律之中,怎么?你们要一手遮天?”

  “哈哈哈,哪里这么多废话,娘娘就是法律,日月司就是抓捕你们这些对娘娘不满的人,从今天开始,反抗娘娘就是反抗朝廷。统统抓起来,谁敢反抗,格杀勿论!”那身穿神州十凶铠的指挥使猛的一挥手,居然就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擒杀这些士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贩妖记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重生之军火巨头带着农场混异界

梦入神机其他小说:圣王星河大帝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