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6章 谜一样的借口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难道艾琳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本?

  加上还没有弄清楚艾琳是不是恶魔首领,林峰的神经松不下来,“如果本知道我身上有生命之源,他会对付我吗?”

  艾琳思考完就抬起头看林峰,“有可能会。”

  “那你会告诉他吗?”

  “不会。”

  这么好心的人,林峰忍不住上去拥抱一下艾琳,她脸都红了,眼眸里噙着羞涩,他笑着说:“谢谢你帮我保密。”松开手,双手扶着她的香肩,又说:“你应该会向我提什么要求吧?”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林峰很明白这一点,他不相信艾琳替他保守秘密而不谈条件,艾琳说:“等你找到绿钻,把绿钻交给我保管就行了。”

  原来是这个条件!林峰轻松多了。

  “那要等我拿到绿钻再说。”林峰依然想知道占有艾琳的人是谁,“我真的会帮你的,告诉我是谁欺负你?”

  “我又没有骗你,你为什么急着送死呢?”

  这话林峰听不懂,他问,“我只是想帮你,为什么说急着送死呢?如果暂时帮不了你,我也不会去找那个人的。”

  艾琳平静地说:“别幻想了,这件你知道了对你没有一点好处,要是被人听去了,那你就麻烦了。”

  冷笑一声,林峰说:“你那么怕那个欺负你的人?”

  “……”

  当艾琳又不说话的时候,林峰在想,她会不会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姑娘呢?她宁愿受人欺负也不想反抗?

  林峰只是想采集一下艾琳体内的阴柔之气,其它的他还没心思去想,“从今以后,你跟着我,我会保护你,怎么样?”

  “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艾琳轻叹一口气。

  “只要你愿意,我就愿意,你愿意吗?”林峰在等艾琳回答。

  幸好艾琳的回答不是很直接的那种,她说:“等你成了龙神之后再来跟我说这个吧,但我想,你要是成了真的龙神之后,你应该不敢再跟我提这个了。”

  “为什么?”

  “你拥有了龙神的记忆,你就会知道我是谁,而我的情况是那么的复杂,你知道你帮不了我的。”

  一句三字经在心中响起,林峰嘴角上扬,“你的意思是,龙神都帮不了你?”

  本以为艾琳会说“是”,可惜她又沉默了。

  得不到答案,林峰是不会罢休的,他说:“那个欺负你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不会是你哥吧?”

  这话惹起了艾琳的火气,她翻了个白眼,“别乱猜了,你怎么猜也猜不对的。”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也是为了你好,要是告诉了你,你又帮不上忙,那不是很郁闷吗?我的事真的很复杂,你还是别管了。”

  听这话像是激将法,林峰越想越对。

  “你是在激我吗?”

  “不,我只是希望你保住性命,不然,你是必死无疑,你死了,也算是我害你的,我会很抱歉的。”

  艾琳不愿意说出她的秘密,林峰也无可奈何,他确实想向本打听一下,但要是本知道这事,要杀艾琳,那倒更麻烦。

  想来想去,林峰虽不甘,但也只好先按捺下这件事,他还有跟重要的事要跟艾琳谈。

  关于龙神的记忆,在什么时候可以得到龙神的记忆,林峰要向艾琳打听一下,“你知道我过多久才能得到龙神的记忆吗?”

  “不知道。”

  这个答案太普通了,林峰很失望。

  刚才,林峰就曾猜测艾琳可能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如果猜对了,那他要是采用霸王硬上弓来采集一回她体内的阴柔之气,可能她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反抗。

  为了对付那四个生命之源的候选者,林峰也是蛮拚的,他是没办法了,如果没有足够的阴柔之气,那就没法得到功力,只要有阴柔之气的姑娘,他都希望将阴柔之气采集回来。

  “今晚我也在这个房间睡,怎么样?”林峰上来拉艾琳的手。

  艾琳已明白林峰的意思了,她轻轻摇头,“不,你要是跟我在一起,这事传出去了,你会丢性命的。”

  左听右听,这话更像是恐吓,而不是好心的劝告,林峰不是吓大的,他才不吃那一套,“我不说,你不说,会有谁知道呢?”

  “不,我的眼睛里会留有你的影子的。”

  “你是说那个人能从你的记忆里看到我?他是魂士吗?”

  圣魂阁的魂士才能通过别人的眼睛去搜寻别人的记忆,是以,林峰首先想到了魂士,他怀疑会不会是出来修行的魂士欺负了艾琳。

  不过,艾琳否认了,“不,你别问了,我只是告诉你,你惹不起他的,他会杀了你的。”

  要是只采集了一回艾琳体内的阴柔之气,就引来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而林峰又还不是龙神,他的战斗力有限,但,他也不想失去艾琳体内的阴柔之气。

  “不论那个人是谁,我都不会害怕的。”林峰拉艾琳走向床。

  “你胆子太大了。”艾琳双脚钉在地面上不动。

  林峰不便用力拉她过来,只好让她站在那里,“你哥认识那个欺负你的人吗?”

  这算是比较敏感的问题了,艾琳又沉默了,林峰继续说:“那个人是神族的吗?还是你家族的呢?”

  艾琳像是没了舌头,她就是不说话,林峰什么也没弄清楚。

  只有两人在房间里,林峰非常希望能采集一回艾琳体内的阴柔之气,他又拉了她一下,她还是杵在那里动也不动。

  “那个人肯定会看到我拉你的手,对吗?”林峰问。

  “你还没有碰我的身体,我会劝他不找你的麻烦的,你要跟我保持距离。”

  这样不明不白地虚惊着,林峰很不满,他真的不怕那个欺负艾琳的人,“不,我要当面见那个人,你能帮我转告那个人一声吗?”

  艾琳居然笑了,她是笑林峰太自大,“不要再聊这件事了,你只要知道我不能成为你的女人,那就行了。”

  听这话,如果不是那个欺负艾琳的人左右着,那林峰是可以得到她的,他用力一拉她的手,她便倒在了他的怀里。

  不过,折腾了两分钟,艾琳还是站了起来,因为林峰也没有使用霸王硬上弓,他采集女人的阴柔之气,多半会秉承自愿的原则,如果女人不同意,他一般不会硬来。

  得知艾琳受人欺负,却又无法出气,林峰也替她感到心酸。

  “如果我帮你对付那个欺负你的人,你愿意跟我吗?”林峰直言问。

  艾琳在整理略为凌乱的衣衫,她并不恼林峰,“无知无畏,当你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你不会再那样说的。”

  龙神曾救过艾琳,林峰说:“那以前龙神是怎么救你的?”

  一如既往,艾琳还是摆出了沉默这招杀手锏。

  “那我到时跟本说你的事情,我想本会帮你报仇的。”林峰只是随便说一下。

  “不,你千万不能跟他说!”艾琳惊惶。

  “那你要把原因告诉我,我才不会跟他说。”

  “……”

  看着艾琳无助的样子,林峰不忍再吓唬她,只好说:“好吧,我不会跟本提起这件事,但有一件事我必须说清楚,你要想保管绿钻,那就得提高身手实力。”

  “还是你说的男女双修?”

  “对。”

  “不行,先不说其他的,就说修炼吧,你的男女双修对我是没有用的,你要是了解了我的情况,你一定会理解我的苦衷的。”

  “借口?”

  林峰总感觉艾琳在说谎,但她坚持说没有撒谎,那也办法。

  难道轻宇与离若已把男女双修的情况告诉了艾琳?林峰心想,难道艾琳是嫌男女双修得到的功力太少?

  在艾琳垂眼看大腿的时候,林峰说:“男女双修对修炼的双方都很有利的,你能增加的功力也不会少,至少有10年。”

  要是艾琳体内的阴柔之气很少,林峰决定倒贴几年功力给她。

  “对我没有用,我……”艾琳支吾了一会,“我身上发生了很特别的情况,不能跟你一起修炼的。”

  采集不了艾琳体内的阴柔之气,林峰略为失望,至于艾琳说的各种借口,或许是真的,或许是假的,林峰不想花时间去弄清楚,时间会证明一切。

  “我会保护你的。”林峰说。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艾琳平静地说。

  “如果你哪天想告诉我是谁欺负了你,我也愿意听的,不论什么时候,我都愿意帮你去教训那个欺负你的人。”

  “你还是先找到绿钻吧。”

  要是找到了绿钻,林峰多半不会交给艾琳保管,他会视情况而定。

  与艾琳道了一声晚安,林峰便回隔壁的房间去了,轻宇与离若还没有睡,她俩正在偷听林峰与艾琳的谈话内容。

  见林峰过来了,轻宇面对着离若,说:“刚才,好像有人想要跟别人进行男女双修,但别人不同意,哪里像我们那么好骗呢。”

  “师姐,他应该失败了,又想来跟我们进行男女双修呢。”离若说。

  林峰略窘,也爬上了床,“我只是关心她,你们应该也听到艾琳的情况了,她被人欺负了,却不敢说出那个人是谁,你们认为会是谁呢?”

  对于艾琳所说的话,轻宇很怀疑,“我觉得她在说谎吧。”

  离若也有同感,“我想也是,不然,那有什么好怕的呢?那明显是她在说谎,你倒是相信了。”

  “她知道我体内有生命之源。”林峰说。

  “那你更要小心,她有可能是为了得到绿钻与生命之源才接近你的,特别是生命之源,一旦落入恶魔首领的手里,那不堪设想。”轻宇提醒。

  如果艾琳真的是恶魔首领,那她为什么不出手抢生命之源呢?

  以恶魔首领的实力,林峰,轻宇与离若三人联手都对付不了,除非恶魔首领的力量没有得到完全的解封,说得更明白一些,就是恶魔首领受了某种力量的禁锢,不能将应有的力量发挥出来,也只有这种情况,林峰等三人联手有可能敌住恶魔首领。

  “今晚你们谁去跟艾琳同床?”林峰问。

  “师妹,你去吧。”

  “我只有四阶魂士,你是五阶魂士,师姐,你去跟她睡,然后看能不能进入她的内心世界,那更容易成功。”

  离若体内的阴柔之气,林峰快要采集完了,再采集一到两个晚上,就行了,林峰说:“轻宇,还是你去吧,我现在先传输绿芒给你修炼一下,明天再补回给你。”

  “我可能也打探不到什么消息。”轻宇撇嘴。

  不过,当林峰提供绿芒给轻宇修炼了半个小时之后,轻宇还是到艾琳的房间去了。

  当房间里只剩下林峰与离若的时候,林峰先提供绿芒给离若修炼,一个小时之后,他再采集她体内的阴柔之气。

  本以来轻宇会在第二天早上过来,不料她在半夜便摸过来了,此时林峰还在采集离若体内的阴柔之气,也快采集完了。

  见到轻宇神色紧张,林峰问:“怎么了?”

  “不行,我刚要进入她的内心,她就知道了,她劝我别那样做,说我会受伤的,我相信她没有骗我。”轻宇说。

  “你的意思是说你进不了她的内心世界?”

  “对,想要进入她的内心世界,必须要冒着巨大的危险,我不知那些迷雾是什么,但直觉告诉我,如果我硬要闯那些迷雾,必然会受到伤害。”

  这时,秀发凌乱的离若也插嘴,“师姐,我那时想要探查安琪拉伯爵的内心世界,也一样遇到这种情况。”

  林峰说:“你俩是说安琪拉伯爵与艾琳有可能是同一类人?”

  见轻宇与离若都点头,林峰又说:“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她俩可能就是同一个族的人,而本与安琪拉伯爵可能就是夫妻,而艾琳可能不是本的妹妹,而是本的情人。”

  再仔细一琢磨,联想起艾琳找的种种借口拒绝林峰接近,林峰觉得本,艾琳与安琪拉伯爵三人极有可能早就认识,只因安琪拉伯爵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才使事情复杂化了。

  不过,这只是猜测,还没有证据能说明林峰的猜测是正确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