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2) 牛皮贩子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他当然不是好人,我回长沙报信,半路上遇到了几个熟悉的土匪,他们鬼鬼祟祟,从前面那条大路上,拐到这里来,我见这些人可疑,就让大刚先回去报信,然后我盯着他们的稍,刚来到这里,却没想到,遇到你们几个。∈♀頂點小說,”

  蒙勇和石锁也认识,三个人无暇叙旧,躲在石头后看着符黑子,只见符黑子东瞅西望一阵,并没进村,而是沿着村边,走上一条小路,向村庄后边的山坡上走去。

  石锁给三人分了工,让张小六和蒙勇在前面跟踪,自己牵了马在后面拉开距离远远缀着,以免马嘶叫起来暴露目标。要是在以前,他肯定要一马当先,自己冲在前面,现在的石锁,经过数次大战,再加上江鱼娘、何原、盖把头等人言传身教,经验日趋丰富,心里稳定成熟了许多,再加上经常独当一面,已经成为一个稳健沉着的指挥员了。

  好在符黑子行动缓慢,三人跟踪起来颇为容易,此时日薄西山,群山坡上红霞,山间景色无比瑰丽,从小姑寨里,升起阵阵炊烟,山坡上不时有收工回家的山民,唱着山歌而过。

  符黑子对路上遇到的人,一律不理。径自走自己的路。蒙勇说:“这家伙肯定不是这村寨里的人,你看,他谁也不认识。”

  “对嘛,他都不是村里人,你还想让他带咱们回家,那不是难为人家吗?”张小六笑道。

  沿着曲折的小路登上山坡,路旁尽是片片果树,此时果未成熟,大大小小的幼果挂在枝头,甚是好看,青山绿树,美如仙境,张小六赞叹道:“老蒙,你们这里真是象神仙住的地方一样。”

  “那是,”蒙勇骄傲地说:“这里虽然遍地是山,但是水土却肥,种什么长什么,要不是打仗,这里比仙境还好。”

  符黑子爬过一个山坡,脚步不停,一直向前,张小六问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袁后寨。”

  “啊?”张小六愣了一下,在黑竹林里救出苏小五后,听说有好多盗匪之流,便是糜集一堂,要去袁后寨赴什么“宴席”,那个许先生,八成也是去袁后寨的。

  原来这个符黑子,也是去袁后寨。

  山路变得陡峭起来,符黑子腿伤不便,行动更加缓慢,张小六和蒙勇,跟在后面,走走停停,绕过一片果林,前面的符黑子象是走累了,坐在一棵果树下休息。张小六和蒙勇也只好停下脚步,躲在树林后面。

  向前张望,前方三五里远的地方,有一片山村,石屋栋栋,散布在山坡上、山脚下,看模样寨子挺大,只是山势起伏,每处房屋都随山势而建,七高八低,参差错落,倒显得更加随意自然,和四外遍地果树互相映衬,形成一幅自然优美的山村风景画。

  夕阳下,各条山间小路上,除了晚归的山民,还有一些身穿劲装的人,或是其它各色装束的人,匆匆往袁后寨里走着,有人背后背着包袱,有人腰里带着刀剑,这些显然不是山里的农民。

  袁后寨里一定有事。张小六和蒙勇看着远远近近的山峰,正在悄悄耳语,石锁慢慢走了上来。三个人凑在一起,张小六便将在黑竹林遇到苏小五,听说袁后寨里“设宴”等等事情,讲给石锁听,石锁说:“这帮鱼鳖虾蟹,肯定在玩什么鬼把戏,符黑子伤还没好,便急着匆匆赶来,一定是寨里边有饵在吸引着他,这也难怪,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他去袁后寨里,没什么可稀奇的。”

  从另一条路上,走来一人,腰后挂着条短棒,张小六眼尖,用手指着叫道:“石锁你看,那是邢麻子嘛。”

  “快去把他叫过来。”

  张小六绕着树林,躲开符黑子的视线,奔到小路边,用石子砸向邢麻子,邢麻子愣了一下,扭头一看,张小六在树林里向他招手,便前后张望几眼,走进树林。

  邢麻子和张小六来到石锁等人跟前,石锁问:“老邢,怎么回事?袁后寨里有事吗?”

  “有啊,你不知道?”邢麻子擦了把汗,“袁后寨里的大财主袁左,以庆祝五十大寿为名,要大摆宴席,说是要宴请天下英雄,实际上,也就是湘南这些山头的草寇和各路杆子土匪,给铁大哥也发了帖子,我跟着铁大哥专门到长沙外的砖瓦厂去了一次,和盖把头他们商量了一番,这才决定让我来替铁大哥赴宴,顺便探探他们的动静,只是没想到,在这里能碰上你们。”

  “那很好,老邢,我们正跟踪前面这个符黑子,这家伙是个土匪,你把我带进去吧,就说我是你的随从。小六,蒙勇,你们就别去进去了,人多了没用,你们回老阁寨去吧,有什么事,我以后会去告诉你们。”

  “行。”

  三人计议已定,石锁用一块黑布蒙了脸,跟在邢麻子的身后,走向袁后寨。

  这时符黑子也从树下站起身,拄着拐杖往寨里走,遇到邢麻子和石锁,看了两眼,石锁怕他认出自己来,低着头匆匆而过。好在当时土匪,蒙脸的,戴面具的,并不稀奇,符黑子倒也没引起特别注意。

  村边一棵虬曲的古榆树,枝繁叶茂,石锁老远就注意到树上有岗哨,果然,走到树下时,从上面传来一声问话:“是哪路英雄?”

  邢麻子答道:“铁百万祝袁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铁当家最近可是拜了金佛,烧了高香?”

  “初一十五,不可乱了东西南北四方佛祖的规矩。”

  邢麻子答过了这些江湖上的切口,树上便不吱声了,石锁上下观察,大树枝叶婆娑,树杈上坐了个穿绿裤褂的人,隐在树叶间很不显眼。枝头上搭着一段绳子,连着一支竹弓,看来随时可以射出箭来。

  见到了窝弓,石锁倒放下了心,这说明寨里的人马多半是些“土”货,没什么快枪等现代装备。(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三国之召唤猛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