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章 喜鬼面具(4000大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陆小凤在铁棺材盒里,颠簸着,滚动着,虽有女子陪在身边,但却没有浪漫与激动,因为那女子被点了穴,就是一具活着的尸体,加上这里空间狭小,一点儿也不能动弹。

  铁棺材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就像坐在一叶扁舟里,在那波涛汹涌的大海里航行一般,颠簸得十分厉害,陆小凤只感头晕脑胀,心中翻江倒海,加上那酥软的身体,还死死地压在他身体上,他有说不出的滋味儿与无奈,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只能认自己倒霉,认自己太任性,要不是想有美女抱,他怎么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呢?

  有如花似玉,妩媚万分的美女在身边,却得不到手,此乃人之大不幸;有美女在怀里,却始终没有能如愿以偿,这是人生之悲哀,陆小凤两种事情加在身上,这是不幸加悲哀呀!

  时间如此漫长,就像过了一个多世纪,终于听到“咚”地一声,铁棺材总算落在了地上,铁棺材总算找开,陆小凤总算能看到曙光了,那是久违的阳光,陆小凤轻轻地掀开那酥软的身体,他坐了起来,向四周看了看,花满楼与喜鬼面具都已经坐了起来,三个女子依旧躺着,一动也不动,陆小凤向四下张望,这里树林葱郁,茂密无比,陆小凤看到了,这里不是别处,正是杀丘所盘踞的碑砍弯。

  喜鬼面具将女子人铁板上抱起,说道,“走吧!”

  陆小凤与花满楼学着喜鬼面具的样子,抱起女子,朝那石头房子而去。

  走到最左边的石头房子处,喜鬼面具道,“你们就住在这里吧!”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正是陆小凤到碑砍弯,小红带他所住的房子,陆小凤忙叫道,“神差留步,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你何不带我们进去,同时给我们讲讲这里的情况,以免犯错!”

  喜鬼面具听了,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吧!”

  说着,带头朝石头房子而去,他用脚轻轻地开了门,走了进去,将一进门,陆小凤突然闪身,伸手点了这个喜鬼面具的太阴穴,喜鬼面具顿时定了下来。

  陆小凤此时才将女子放下,再从喜鬼面具手里接过另一女子,并排放在了一间床上,随后坐了下来,摘下面具,放在桌上,对花满楼道,“瞎子,你就抱着吧,反正我也被压在五指山五百年!”

  花满楼笑了笑说道,“宁作花下鬼,压死也风流!有如此艳遇,你当然喜欢!”

  花满楼一边说着,一边将女子放在床上,三位亭亭玉立的女子,并排躺在床上,高耸的****,加上透明的衣衫,让女人看了脸红,让男人看了,不得不心猿意马,生起****之意。

  还好这一切对要于瞎眼的花满楼来说,都是形同虚设,陆小凤笑了笑,说道,“不像你一样,如花似玉的女子摆在你面前,你却错过机会,等到一万年才能看见!”

  花满楼摘下面具,放在桌上,随后对喜鬼面具说道,“这位神差,这都是姓陆的冒犯你,你可不要怪罪我花满楼,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让我们看看你到底是谁?”

  陆小凤早已想知道这位运喜鬼面具的真实身份了,花满楼说着,伸手摘去了喜鬼面具,陆小凤看了,不由尖叫,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朱家堡少主朱子勇!

  “怎么会是你呀?”陆小凤站了起来,惊恐万分地说道,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花满楼看不见,说道,“是谁呀?你怎么像见了西门吹雪一样惊奇?”

  陆小凤说道,“差不多,他不是别人,正是朱啸天之子朱子勇!”

  花满楼并不惊奇,他慢慢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说道,“这有什么惊奇的,看你那德性!”

  陆小凤走到朱子勇跟前,说道,“相信你不会大喊大叫,因为你知道我的手段与方法,一定比你的喊叫声快,要想脱身离开这里,对于我来说,易如反掌!”

  陆小凤说着,伸手解了朱子勇的穴,果然,朱子勇不叫不喊,坐在了桌前,陆小凤看了看他,说道,“说吧,你是怎么加入魔域桃源的?”

  朱子勇叹了口气,说道,“陆大侠可曾记得城隍庙里的事情?”

  陆小凤道,“不错,记得,那时你说你怀疑你爹没有死,最初我有些不相信,但自从我碰到了宇文书,我才相信你的话是真的!”

  朱子勇吃惊地反问道,“你遇到宇文书了?”

  陆小凤笑了笑,说道,“不单单是碰到了,还碰到过好几次呢!如今的宇文书,那才是真正人不人,鬼不鬼了!”

  朱子勇叹了口气,说道,“我从爹爹脚心的红痣推断,我爹应该还活在世上,于是我到处查找,结果还是没有找到,在城隍庙里,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早已不在人世了!后来,我听说魔域桃源能完成别人的心愿,替人洗尽冤屈,我就四处寻找,魔域桃源之人要我加入他们,并对我说,我爹尚在人世,若机会成熟,自会有我父子相见之日,于是我就加入了魔域桃源。”

  朱子勇也算是个孝子,为了寻找父亲,不惜加入了这个魔域桃源,朱啸天能有此儿子,也算他祖上积德!

  陆小凤道,“那现在你找到你父亲了吗?”

  朱子勇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加入后,在魔域桃源里,所能见到的,都只是鬼面具与鬼面具,在这里,要看到真人是不可能的!”

  这一点在山洞大厅里,陆小凤与花满楼已经证实了,要不群魔在一起,也不会肆无忌惮地做出畜牲一般的事情来。

  陆小凤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们狗头堂怎么会在这里呢?”

  陆小凤明白,这里是碑砍弯,是杀丘玉石堂所在地,他们怎么会到这里呢?

  朱子勇道,“我们狗头堂并没有固定的地方居住,这也是堂主要花公子归顺我堂,他是想将花家作为狗头堂的据点。听闻玉石堂背叛了魔域桃源,离开了这里,我们上个月才搬到这里来的,也算捡了个便宜。”

  花满楼笑了笑,说道,“原来如此,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要修隔墙,为什么要将我花府上上下下的人与你们分开,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你们是想在那里长期居住了?”

  朱子勇点了点头,说道,“堂主有这个意思!”

  “于是你们设计陷害于我,让我误会西门吹雪,让他来追杀我,我走头无路,为了保命,只能加入魔域桃源,你们知道花瞎子不会丢下我不管,就拿说服花满楼归顺的条件来要挟我?花满楼因不忍心我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答应了下来。”陆小凤大胆地猜想道。

  朱子勇摇了摇头,说道,“不,事情并没有这么复杂,我们一直想把你拉入分堂,但谁都知道你的武功与脾气,没有办法,正在此时,听闻剑神西门吹雪在四处追杀于你,于是我们才有到册门说服于你,让你去江南花家,让你说服花公子归顺!”

  陆小凤见朱子勇说得诚恳,相信他也没有欺骗的理由,他继续问道,“我明明已经加入了魔域桃源,花满楼明明已经同意了,你为何不向分堂,总堂报告呢?”

  朱子勇笑了笑,说道,“我为什么要报告,你们想想,二位在江湖上是什么人物?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你们的加入与归顺,足可以激起江湖的不小风波,如此来来,总堂若是知道了,定不会放过你们二人,这样一来,你们被带走,或是被杀,这对于我们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我要的是找我父亲,我并不稀罕加入什么魔域桃源,我将你们二人放在身边,多少还有个照应!”

  陆小凤笑了笑,说道,“这也是你一意孤行,将我和陆小凤带到总堂而不是分堂的原因,你希望我二人去将若大的马蜂窝捅下来?你也好从中寻找你父亲?”

  朱子勇道,“是的,陆大侠就是陆大侠,一猜便中,我知道,你二人加入魔域桃源,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凭借陆大侠的好奇与花公子的缜密思考,相信你们二人到了总堂后,一定会去捅这个马蜂窝的!”

  陆小凤笑了笑,说道,“我们让你失望了,我们二人去了,除了看到群魔乱舞后,什么也没有做。”

  朱子勇说道,“没有关系,因为我清楚,你们二人要做的事情,世间就没有谁能阻挠得了,这次也许是太唐突,你们还没有必胜的把握,才没有动手!”

  陆小凤笑了笑,说道,“看不出来,近来朱少主长进了不少,考虑事情周到多了!”

  陆小凤这话不知是在批评以前的朱子勇不懂事,还是现在真正的有长进了,他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这真正印证了那句古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呀,自父亲被抓后,朱家堡的光辉就已不复存在了,那时我才知道,离开了朱家堡的光环后,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一个普通和再也不能普通的人,甚至比一般普通人过得还要凄惨!那是我才知道,一切都只能靠自己,靠自己去寻找生路,于是我开始寻找我爹,开始学会保护自己。后来我找到了六个师兄弟,我们一起加入了魔域桃源,但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加入的,只是魔域桃源的狗头分堂!”

  陆小凤笑了笑,说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你能痛定思痛,相信以后一定会好的,你所说的六师兄弟,是白面虎孟子涵,地面虎裘万锋,笑面虎张仁政,蓝花虎长孙俊,金额虎杨万贵,飞天虎何丰?”

  朱子勇并不否认,笑了笑,说道,“陆大侠果真见多识广,连我们朱家堡六虎的事情也知道。”

  陆小凤暗叫说道,“我哪有不知的,你们让我蒙受胯下之辱,我真想狠狠地教训你们呢!”可一切都已成历史,成为过去,经过许多风雨之后,经过千种磨难以后,经过一路的坎坷之后,现在顿时心中有无限的感慨,过去的已经成为历史,就算蒙受着天大的委屈,现在不也是好好的吗?可未来呢?未来的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要对过去的恋恋不忘或是深感困惑,只有把握现在,才能赢得一切,战胜一切挑战,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朱子勇见陆小凤若有所思,问道,“现如今,总堂已以话,不能让你加入魔域桃源,死的比活的值钱,你有何打算?”

  陆小凤笑了笑,说道,“唉,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死的比活的值钱,真是意想不到,如此活法,又有什么意思呢?赏金千两,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呀!”

  花满楼笑了笑,说道,“有的人死了,轻如鸿毛,有的人死了,价值千两,你可要选择好死的地方,让我们也小发一回儿。”

  陆小凤笑了笑,说道,“我就知道,为了这不菲的赏钱,定会有人不择手段来取我性命,死了虽值钱,但就喝不上酒,看到不到美女了,那再有钱又有什么用呢?若你真想得得赏钱,不如先给我,等我用完了后,再死,你再去领钱!”

  花满楼笑了笑,说道,“这倒是个不错的生意,稳赚不陪的好事儿,这样吧,我先付五百两黄金给你,等你用完了,我拿你狗头去领黄金千两,你我二一添作五,来个五五分层如何?”

  陆小凤忙站起来,说道,“这可是你开的价,有神差作证,我本想三七分层都可以,五五分层,这买卖就这么定了,快拿钱来!”

  花满楼道,“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钱,既然买卖已定,还谈什么钱不钱的事情呢?”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阵阵急促的敲锣声,朱子勇忙站起来,说道,“不好,堂主回来了,这是紧急集合号,一定有大事发生!”他一边说着,一边拿了他的面具,摘在脸上,转身离去。

  却不知狗头堂有何紧急事情发生,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神雕群芳谱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