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章 并派之争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一匹快马风一般穿行于树林之间,直奔定州而去,那是陆小凤,心的心上早已插上了飞翔的翅膀,飞向那他想去的地方,因心中有事,马蹄跑得更快,因心中有事,从江南到定州的路程也缩短了不少!

  他终于到了定州,此时的定州,正是黄昏时分,本该热闹的街道上,一切都空空如也,陆小凤心里咯噔一下,暗自叫道,“不好,出事了。”只见他纵身跃起,直朝风门而去。

  风门里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也没也没,才黄昏时分,风门怎么就如此之静呢?陆小凤纳闷儿着,翻过后堂大门,掠过大院,来到司空昭居住的地方,只有那里才点着亮,屋里灯火通亮,陆小凤像蜻蜓一般,停在了房顶,屏住呼吸,轻轻拿开瓦片,朝里望去,只见屋里灯火通亮,司马昭端坐在正前面,下面分别坐着杀丘,还有两位不认识的人,但从衣服来看,应该是金陵镇远镖局之人不假。

  只见司空昭安详地端了茶,说道,“南宫镖头的想法恕在下不敢苟同,将中原武林各派合并,联合抵抗魔域桃源,表面上看来不错,但也有其弊端,你们想想,将所有拳头并在一处,朝一个方向打去,力量虽集中了,但一旦对方躲闪开去,那不就扑空了吗?倒不如多个拳头朝着不同方向打去,这样,虽力量小一些,但总有一拳可以打中!”

  镇远镖局的人说道,“南宫镖头说了,如今中原武林所剩无几,惊门、疲门、朱家堡都已不存在,现如今留下的就只有镇远镖局、册门、风门三家,这个魔域桃源势力强大,他老人家担心魔域桃源趁此机会,逐个突破,这样一来,中原武林就要面临绝灭的危险了!”

  杀丘冷冷地笑了笑,说道,“镖头的话有些言过其实,危言耸听了吧,我中原武林,已有数千年历史,岂是他魔域桃源说灭就能灭的?”

  镇远镖局的人恶狠狠地瞪了杀丘一眼,狠狠地说道,“你是什么东西,我正与司空掌门说话,有你说话的份吗?”

  面对镇远镖局人的辱骂,杀丘并没有生气,嘲笑地说道,“尔等见惊门、朱家堡已不存在,剩下的只有风门和册门,你们借此机会,准备将三派合为一派,这样一来,南宫老二就可以顺理成章当这三派掌门人了,这个如意算盘真是打得响呀!你说,心怀这样的鬼胎之人,又是什么东西呢?”

  其中一个镖头说道,“你真卑鄙,怎么能用小心之心渡君子之腹呢?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南宫镖头说了,若是你与司马掌门同意,这三这派掌门之位,任你二人担任,他一概不管!”

  杀丘冷冷地笑了笑,说道,“这呀,这是他欲盖弥彰,你试想想司马掌门与我们的司空掌门,论资排辈,也不可能与他南宫俊争这个三派之掌门人,论江湖手段,那更不用说了。”

  另一个镖头恶狠狠地说道,“你这家伙,伶牙俐齿,张口乱咬什么呢?要不是看在司空掌门面子上,我定对你不客气!”

  杀丘轻蔑地笑了笑说道,“你看你,被我说到痛处了吧,你对我用不着客气,我只是司空掌门的一位朋友而已,你是请他当三派掌门人的,你怎么可能对我客气呢?”

  那镖头被气得直喘粗气,说道,“你……好,那就看我如何收拾你!”

  说着,站了起来,手不由放在了他沉甸甸的鬼头刀上。司空昭见事不妙,忙上前说道,“好了好了,二位,这并派之事还没有开始,你们怎么就能拔刀相见呢?就看在我的薄面上,还请二位少安毋躁!”

  此时,另一位镖头也劝说那位被杀丘气得暴跳的镖头,说道,“不看僧面看佛面,这里可是风门,怎么可以在这里动手呢?”

  那个镖头气得直哆嗦,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司空昭站了起来,说道,“这三派并为一派之事,我没有多大意见,只要册门同意,我二话不说,定按南宫镖头的吩咐行事,二人还有何要事?”

  这是典型的逐客令,二位镖头知趣地站起来,双手一拱,说道,“好,司空掌门快人快语,我二人定当将你的意思转达给总杀头!”

  说着,站了起来,说了几句寒暄的话,走了出去,司空昭出于礼貌,送到了门口。突然从天下降下一个黑影,只见他身穿夜行衣,脸上戴着吓人的鬼面具,众人见了,纷纷亮出了兵器,大声吼道,“大胆狂徒,怎敢在我风门装神弄鬼!”

  那鬼面具道,“刚才是谁在背后诋毁我魔域桃源?是谁说要并派对付我魔域桃源?是谁有如此大的胆子?”

  原来,此鬼面具不是别人,正是魔域桃源之人,可这是狭路遇冤家呀,两位镖头相互看了看,说道,“在下镇远镖局,此次前来定州,是奉总镖头之意,来此与司空昭商议并派之事!”

  鬼面具道,“你们为何要并派?你们无非是想联合起来对抗我魔域桃源吗?来来来,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两位镖头苦笑着说道,“阁下说笑话了,这怎么可能呢?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这对付魔域桃源之事,那是总镖头考虑的事情,与我们无关!”

  鬼面具冷冷地笑了笑,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只能当镖头而当不了总镖头吗?”

  两个镖头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他们怎么当不了总镖头,这样的问题,连他们自己也没想过。

  鬼面具叹了口气,说道,“唉,世界上可悲的不是没有金钱和权利,而是没有自知之明!你们可曾知道,现在看的是什么,看的是气质,你看你们,长着一副软骨头,一点担当也没有,怎么可能总镖头呢?就是当个一般的镖师,也是浪费粮食的表现!”

  两位镖头此时才明白,这个鬼面具是转着弯骂他们的,气得直跺脚,“铛”地一声亮出了家伙,两把明晃晃的刀直逼鬼面具而去,只见那鬼面具不慌不忙,侧身闪过,抓住一镖头的手,挡住了另一人快要落在肩上的刀,两把刀相互撞到了一起,只听得见铛铛铛的撞击声。

  被鬼面具抓在手里的镖头,像一只小鸡一般,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跟着鬼面具摆动,他只感觉手臂发麻,眼睛发晕,随后,鬼面具纵身跃起,离开了镖头,只见那镖头还在地上不停地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跳跃。

  另一镖头上前,拍地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恶狠狠地吼道,“你眼花了吧,看看我是谁,怎么向我挥刀。”

  此时,那镖头才醒悟过来,他看了看鬼面具,只感觉眼前闪过的不是一个,而是漂浮不定的数十个,数百个,他彻底晕了头!

  另一个镖头拽着他,说道,“好,你等着,你有本事等着!”说着狼狈地逃走了。

  司空昭上前道,“阁下该不会是来找我归顺魔域桃源的吧!”

  鬼面具道,“就算是吧,但在你归顺之前,还是先归顺于你风门的花雕酒吧!”

  说着,独自进了屋里,杀丘与司空昭不由相视而笑,跟着进了屋。

  却不知此鬼面具是何许人,来风门有何要事,欲知此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