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燎心妒火 恶念剧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尼福尔海姆,九大国度最为幽深的一层,也是本应不该存在任何光明,永远被阴暗的迷雾所笼罩的一层世界。但是现在,这里却已经彻底地被光明所统治了。

  无穷无尽的光芒像是海洋一样淹没了这个世界表面上所有的一切,所谓的迷雾,以及那些幽深的让人畏惧的黑暗在这样的光芒面前统统都如同阳光下的雪水一样,消散的一干二净。

  滂湃而激荡,任何的抵抗在这样足以淹没整个世界的光明面前都是可笑而愚蠢的。就如同一滴雨水无法熄灭燃烧森林的大火,一根牙签无法对抗像是犀牛这样凶猛的野兽一样。即便是曾经有着毁灭者美誉的苏尔特尔,在这样的攻击面前,也无法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转瞬之间,他整个人就像是潮水中迷路的螃蟹一样,被无穷无尽的光芒和喷吐的火舌推攘地漫天飞舞。光芒刺透了他体表之上的每一寸肌肤,让他的身躯布满了如同陶瓷裂纹一样的伤口。而喷吐的火舌则是击溃了他周身萦绕的怒焰,让那璀璨的金色融入到了他的身躯之内,几乎从内部把他变成了一种透亮的金色。

  而这对于火巨人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作为从灰烬和火焰中诞生的生命,火焰,尤其是身体之内的本源火焰就是他们最为根本的存在。如同人类的心脏、大脑。这火焰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生命存在的意义和可能。

  每一个巨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本源,他们从火中诞生,亦从火中终结,苏尔特尔自然也不是例外。而现在,这代表着本源的火焰却是被另外的火焰入侵并吞噬,这几乎是在以一种最为独特的方式终结名为苏尔特尔的生命。

  而在这种情况面前,本来狂傲的几乎没有边际的炎魔之王立刻变了脸色。他立刻挥舞着暮光之剑,从其中迸发出一道道暗红色的,充满毁灭气息的火焰。这火焰和漫天席卷的光明对抗着,冲突着。如同航行在大海之上的巨轮、岛屿,硬生生地在这一片汪洋大海之中压榨出一片勉强算得上是安定的空间。

  而就在这片空间之中,好不容易喘了口气的苏尔特尔立刻扭曲着自己的面孔,对着周易大声地怒吼起来。

  “停下来,怪物。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这种威胁没有任何被接受的理由。自然,周易对他的话完全是无动于衷的反应。他只是催动着自己身体内的能量,让出现在这方世界的太阳变得更加壮观,更加磅礴伟岸。

  “见鬼,难道你就不在乎布伦希尔德的安危吗?如果你再不停下来,我保证,你很快就会看到她被折磨的体无完肤的美丽尸体。”

  奔腾的海洋、狂涌的风暴,无尽的光和无限的火统统静止了下来。而就在静止的一切中,在那几乎无法直视的辉煌太阳的正中心中,一个黑影慢慢地浮现在了苏尔特尔的面前,而紧接着,炎魔之王就听到他发出了让自己心中忍不住开始战栗的声音。

  “布伦希尔德怎么了?她不是已经离开了阿斯嘉德吗?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炎魔之王——苏尔特尔!”

  听到周易那满是愠怒的话语,苏尔特尔却是在心中长长地出了口气。虽然很不甘心,但是现在他却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来自中庭世界的凡人的对手。尽管他们之前有过交手的经历,但是那种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的参考价值。

  就像是他很自信自己并没有出全力,只要正面交锋,自己就能轻易地把眼前这个家伙钉死在世界树上一样。事实也证明了,在这个怪物的面前,自己就连支撑上哪怕一回合,似乎也很难做到。

  就像现在这样,他不得不把一个女人,一个特殊的女人搬到面前来,用她的生命来作为保护自己安全的护身符。

  说真的,这样做很是羞耻。就连苏尔特尔自己也是这样感觉的。而且不只是羞耻,和这种无谓的感情相比,他感觉最深切的还是嫉妒。

  是的,嫉妒!他嫉妒眼前的这个男人。因为布伦希尔德的选择!她只会注视着这样的存在,而根本不会看自己哪怕一眼。

  他嫉妒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一个会因为听到她的名字而停手的战士,以及一个会为了这个存在而驻守死地的女人。不管从哪个方面想,这都是他获得不了的东西,因而,他嫉妒。并且因这嫉妒而在内心中滋生出如同燎心的火焰以及最恶毒的念头。

  “看样子你很在乎她!”

  苏尔特尔笑了起来,似乎是欢喜,为了某种不存在的理由。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面对着有些反常的炎魔之王,周易眼中的光芒骤然一炽。顿时,一道让整个世界都失去颜色的辉煌火舌喷吐了出来,凭空拍击在了暮光之剑所支撑出来的烈焰上。

  这让这把象征着毁灭的魔剑发出一阵阵不堪重负的呻吟,同时也让苏尔特尔紧绷的神经再度变得压抑了几分。

  “停手,我让你停手。难道你不想知道她的消息吗?难道你不想知道她是死是活吗?”

  苏尔特尔焦急的吼声让火舌静顿了下来。而看着这一切,他眼中的焦急也变成了戏谑。

  “很好,你知道配合我就好。”

  “首先是她的消息!我很奇怪,难道你不知道,这个英武、美丽的让人赞叹的女武神根本没有离开金宫。她留在了那里,和无数可悲的爬虫在一起,试图阻挡我前进的脚步。但是你应该知道,单单凭借他们,是不可能阻挡我的。而我能站在这里,就足以说明一些东西。”

  “你杀了她?”

  冰冷的语气让气温都仿佛凭空下降了许多。即便是火焰的化身,苏尔特尔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让他的脸上变得有些僵硬。

  “不,怎么可能!”强行地挤出了一个有些怪异的笑容,苏尔特尔的声音变得昂扬顿挫了起来。“你知道的,我对于她可是一直非常渴求的。我希望她能做我的新娘,成为我最亲密的一部分。所以,我怎么可能伤害她!”

  尽管已经看出来这是某种可笑的激将法,但是面对一脸得意的炎魔之王,周易却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

  把他撕成碎片,化为灰烬!这是周易内心里最为迫切的一个想法。但是理智却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布伦希尔德生死未卜,他如果这么做了,那么谁去救女武神,谁去把她从苦难和折磨中拉出来?

  所以他只能强压着自己的怒火,对着苏尔特尔冷冰冰地问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以她为代价,让我放你一马吗?”

  “不,不不不!当然不是这个样子。”周易的愤怒显而易见,但是他越愤怒,苏尔特尔就越感到得意和欢喜。“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能为她做到什么程度!”

  当着周易的面,苏尔特尔伸出了手。然后在他宽大的手心之上,一个相比之下异常小巧的金色鸟笼出现在了那里。萦绕的烈焰把整个鸟笼包裹了起来,而在那鸟笼之中,周易却是可以清晰地看见那被吊在笼子中间的憔悴的女武神。

  “布伦希尔德!”

  情绪的激动立刻就让静止的光芒大海激荡起了万丈的波澜。而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压力,苏尔特尔立刻大叫了起来。

  “停手,我叫你停手。难道你就不想要她活下去了吗?”

  笼中的火焰骤然狂飙了起来,一道道火蛇无情地缠绕在了布伦希尔德的身上,在那里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这一切让女武神痛苦地抽搐了起来,但是即便是这样,她依然挺直了自己的身躯,白金色的双眸清澈如洗,一如既往的神圣高洁。她对着周易张开了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就算是这样的距离,周易也听不到她说的任何声音。

  而这时,苏尔特尔却是笑了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为她专门制造的房间。一个只能对我开放,只能由我聆听她声音的房间。我想她是在让你不要顾及她,就像她在金宫里奋不顾身地向我冲锋一样。但是,我很想知道,你会不会听她的,还是说你已经有了其他的选择呢?”

  波涛万丈一点点地平息了下去,光明之海也一点点地褪歇了回去。太阳依旧,但是却已经变成了灰暗的夕阳。而在这夕阳中,周易沉默了许久,最终却还是低下了声音。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很简单!”看着周易近乎退缩的举动,苏尔特尔不论是脸上还是心中都已经满是得意到了极点的笑意。“我要的就是你的退缩!”

  “脱下你的铠甲,放下你的武器。让你的光芒从我的身边撤开,让你的火焰从我身上离去。然后挺着你的胸膛,让我把我的神剑递过去。当我洞穿你的心脏的时候,我自然会给她一个存在着希望的未来。否则......”

  脸上的笑意骤然变成了最为恶劣的怨毒,苏尔特尔参差不齐的獠牙错开了让人发寒的咀嚼声。他就这样向着周易,这个他根本不可能对抗的敌人发出了这样的话语。

  “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你的面前吧。我得不到的,我也不会让别人得到。就像是死,我也要拉着她陪我一起。”

  “所以,选择吧。她死还是你死,你们两个永远只能活下来一个!”(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大汉科技帝国我捉鬼的那些年无尽侵蚀无限神罗随身带着星际争霸第二进化末日之魔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