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恶有恶报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那个巫师已经回到警察身边,拍了拍衣服,冲叶少阳说道:“叶天师,法治社会,你还敢公然抗法不成?”

  叶少阳没有动,从地上慢慢捡起了手铐,这时,那巫师凑到了警察耳边,跟他耳语了几句,警察摇摇头。

  宝卡环顾左右,突然悚声说道:“那个小鬼呢?”

  “已经被我擒住了。”

  那巫师说完,笑了笑,突然伸手拍向警察的手臂,将手枪打落。

  “来亲个嘴把!”

  巫师抱住警察的脖子,不顾他反抗,双手把他嘴巴撕开,凑上去用力吸了一口气。

  阳气被吸走,那警察浑身立刻软下去,跌倒在地上,瞳孔放大,摆着两手,不住的抽搐起来。

  “你!”宝卡冲巫师喊出一个字,突然意识到什么,一个转身,趴在地上,捡起了警察的手枪,刚对准叶少阳,突然感手臂一疼,一股麻木的感觉,顺着手臂蔓延上来。

  接着那巫师又凑上来,在他嘴上也“亲”了一口,吸走了阳气。

  宝卡躺在地上,跟那个警察一样,浑身抽搐,像是两个犯了病的羊癫疯病人。

  紧接着,那巫师自己也倒在地上,瓜瓜从他身体里钻了出来,方才在宝卡赶到的时候,机灵的他就预感到要出事,提前附身在这巫师身上。

  宝卡和那警察虽然机警,时刻提防叶少阳,但也是万万没想到危险就在身边,活该着了道。

  瓜瓜手里提着巫师的魂魄,在天灵盖上用力一拍,口中喊道:“超生去吧!”

  鬼魂上附着的最后一丝阳气和神念都被打散,失去了对身体的依赖,自动朝阴司飘去了。

  叶少阳想阻止已经晚了,叹了口气。

  瓜瓜明白他的意思,哼了一声说道:“老大,这人可是想要杀你的,我没有灭魂,给他轮回的机会,够恩慈了。”

  说完走到宝卡和那警察面前,一手一个,把他们的魂魄捞出来,两人都被瓜瓜吸了阳气,魂力极为虚弱,浑身透明,飘飘欲飞。

  要不是被瓜瓜抓住,估计一阵风就能把我们吹散。

  但是神识还是存在的。宝卡和那警察的鬼魂,见到叶少阳,立刻求饶。

  叶少阳想起他们之前的那股子狠劲,很想找柳条、桃树枝一类狠狠抽他们一顿,想想还是算了。

  一番审问之后,叶少阳得知,那巫师是宝卡收买的巫师。宝卡得知慕清风兄妹死亡之后,惦记慕清风家中的巫术秘籍——那是慕清风家传的东西,族中祭司的传承。

  让巫师用老鼠前去试探,一来是老鼠嗅觉比人灵敏,二来是担心慕清风藏秘籍的地方下了蛊毒或者诅咒之类,可以先用老鼠来试探,免得人一不小心着了道。

  他们并不知道叶少阳在屋里,但是为防万一,一心行事谨慎的宝卡还带上了一个警察。

  他在官方有身份,又是族长的儿子,收买个把警察还是很容易的。

  叶少阳听完,心中不胜唏嘘,望着宝卡叹道:“慕清风跟你是好朋友,跟不要说清雨还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妻,他们死了,你别的额不干,先来他们家里行窃,偷他们的遗物……”

  叶少阳摇摇头,“幸亏清雨没有嫁给你,看来你也不是真的喜欢他。”

  宝卡痛哭流涕,各种解释,叶少阳也懒得听。

  瓜瓜说道:“老大,把他们弄死吧,他们之前想要杀你。”

  叶少阳一招手,把宝卡的魂魄抓过来,望着他笑道:“你之前的警告没错,不过现在要还给你自己了。这是法治社会,没有证据,我就算杀了你,法律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宝卡一听,知道自己要死,登时面如死灰,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私仇,你为人狠毒,豢养巫师勾,以后让你当了族长和更大的领导,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说完,右手拇指和中指捏在一起,扣住宝卡的眉心,用力一拉,将他一律魂魄,从原魂中剥离出来,压在一道灵符之中,然后用自己的天师牌一照,留下自己一点神念在上面,然后松开灵符,自动飞走。

  这灵符会一直飞到阴司,进入天子殿,被萧逸云得道。

  届时他能从叶少阳留在符上的神念里,得知真相和他的要求:把那一缕魂魄扣押起来,失去这一缕魂魄,不会影响宝卡的寿元,等他寿终正寝、原魂下到阴间,再将这缕魂魄与之合并,该怎么发落怎么发落。

  宝卡剩余的三魂六魄,被叶少阳送回到他身体之内。

  宝卡睁开眼睛,表情有些迷茫,冲着叶少阳憨憨一笑,转身离去。

  少了一缕魂魄,不影响他的生存,只是人会变成轻度智障。

  望着他摇摇晃晃的背影,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一个智障,不管出身有多显赫,也是废人一个,连做坏事的资格也失去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对他也是好事,免得他恶贯满盈,死后还要清算,剐魂台上走一遭。

  那个警察的魂魄,见到宝卡的遭遇,吓的不用叶少阳动手,魂魄几乎就要飞散了,拱着手,嘴唇哆嗦着,连求饶都没有力气了。

  叶少阳将他魂魄送回到身体里,等他醒来。

  这警察迷迷糊糊的看着他,猛然清醒过来,几乎当场就要跪地求饶。

  “你留你一命,你知道回去应该怎么说吗?”

  警察看着地上那个巫师的尸体,想了一下,急忙说道:“叶先生放心,这件事绝不会扯到你身上。”

  叶少阳点点头头,道:“我在你体内种下了符鬼,你也别怕,你不做坏事,符鬼不会伤害你,就像不存在一样,只要你做坏事……它会向我汇报,立刻让你魂飞魄散。”

  警察愣住,他第一次听到“符鬼”两个字,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看到地上这巫师死亡的惨象,还有变成白痴的宝卡,对于眼前这个少年的法力,丝毫不敢有一点怀疑,当即拼命点头,说着将来要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之类的话。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