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面儿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与王月瑶议定了一些合作上的细节,束辉便带着那一套样品离去,登仙湖畔,只剩下了王月瑶与小猫一行人等。

  “王小姐,这些玩意儿,咱们山里多得是,以前还有不少人拿来当柴禾烧,还真嚷嚷着这疙瘩耐烧,现在才被禁止了,即便算上人工费,顶天也就值个几十上百两银子吧,这一套你开价五千两,卖得出去吗?我觉得一千两就已经是暴利了,已经让我心惊肉跳了。”小猫挠着脑袋道:“那束辉也不是傻子,怎么就答应得这么爽快呢?”

  王月瑶嘻嘻一笑:“物以稀为贵嘛,这东西,在大山里不值钱,但运到长安去,就大不一样了。再者,你知道秦将军为什么要把这些玩意儿叫做奢侈品吗?”

  “为什么?”

  “因为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卖给一般人家的。这都是卖给那些有钱要面儿的人的。你觉得在这些人眼里,一千两银子和五千两银子有什么区别吗?他出得起一千两买这套东西,便不在乎掏五千两。重要的是,他要的是独特,要得是天下头一份儿,这就是面儿。秦将军开玩笑说,这世上有些人啊,一辈子就只买贵的,不买对的。你越吹嘘自己的东西上档次,世所罕有,他们越上赶着来买。你没瞧见束辉听我开的价后,眼睛都没有眨便答应了吗?”王月瑶眼中露出佩服的神色,“这些东西,原本我也是不懂得,可秦将军给我细细地剖析了一番,让我茅塞顿开啊,原来生意,还是可以这样做的。我要早明白这一点,王家哪里还会局限在小小的丰县一隅?”

  “那也不见得!”小猫道:“像你们王家,在丰县还算一块牌子,但真到了沙阳郡,可就什么也不是了,你没瞧见郝家是何等显耀,结果呢,旦夕之间,灰飞烟灭,所以啊,没有强大的后盾,钱如果太多了,反而是麻烦,有人就等着将你们这样的养肥了,然后一刀宰了吃肉呢!”

  听了小猫的话,王月瑶顿时恼了:“段县尉,我可不是猪。”

  小猫一愕,紧接着便笑了起来:“打个比方而已,无心之失,王小姐别怪罪,但话糙理不糙你说是不是?”

  王月瑶耸耸肩,“你说得也对。现在我也明白,没有强大的武力,什么都是浮云,当你连自己的生死荣辱都不能自己掌握的时候,还谈什么财富名位?”

  “王小姐,我有些奇怪,在太平城里,你不是一直逼着舒神医替你弄各种口味的彩虹糖吗?我还以为你这一次要拿这东西来与束辉做交易呢?”小猫想起一事,不由奇怪地问道。

  “这一次是敲门砖,束辉是什么人?那是从小就长在亲王府中的人,一粒糖的利润,分厘而已,你觉得他这样的人,瞧得上吗?那可便让他觉得我们根本不可能达成他的目标,那合作便会平生波折了,我们现在需要这样的人来替我们开路,打开齐国的大门呢!”王月瑶笑道:“等打开了大门,咱们的太平坊在齐国站稳了脚跟,那个时候,再陆续推出这些平民化的东西,彩虹糖本儿更小,看似利润微薄,但却人人都买得起,到时候算起总帐来,利润可不见得比那些奢侈品少,不过束辉这样的人不见得明白,咱们当然也乐得装糊涂。”

  听着王月瑶清脆的笑声,小猫摇头道:“所谓无商不奸,便是这个道理吗?连合作伙伴也要留一手?”

  “束辉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但我们需要更大的利润,你觉得我们不应当留一手吗?”王月瑶反问道。

  “岂只是留一手,应当留两手,留三手。”小猫大笑起来。“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怎么逼着舒神医配了那么多不同口味的糖啊?”

  “这有什么难理解的。”王月瑶笑道:“每隔是三月半年的,我们便推出一种新口味的糖,让市场上始终保持一种新鲜度,不然一种口味,可是会让人吃腻的。不仅仅是不同的口味,也有不同的价味,不同的卖相,有针对平民的,也有针对有钱人的,同样的糖,换个模样,换个包装,便能多上数倍的利。”

  “又是那套只卖贵的,不卖对的?”小猫笑道。

  “当然,不然你让那些王公贵族家的公子小姐们,手拿一颗与平民百姓一样的彩虹糖,那得有多跌份啊?”王月瑶道:“自然得让他们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真是想不到我们老大不仅武功骇人,打仗厉害,还有做奸商的特质,他要是去做生意,保管也会是富甲一方。”小猫感叹地道。

  “对于这一点,我深表赞同!”王月瑶连连点头,“有些做生意的手法,让我简直怀疑自己以前的人生,我好歹也掌管了王家生意这么多年,将王家从丰县一路扩展到了沙阳郡,一身自诩是商界奇才,但跟秦将军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一段时间,我学到了很多很多。”

  十数天后,丰县最热闹的地段,最黄金的商铺,太平坊正式挂牌成立了,东家,赫然便是王家大小姐王月瑶。现在王家可是丰县的头号红人,王厚不但是丰县的县令,更与沙阳郡的刘老太爷拉上了关系,而且丰县人还知道,王厚现在可是山内太平城的代理人。太平城的李锋将军率部在丰县黄梁岗一战,击溃数万顺天军士卒,俘虏不计其数,如今在丰县可是如日中天。

  同样的,王厚自然也因此是红得发紫。

  王月瑶是太平坊的女东家,可明眼人谁不知道这太平坊的真正老板是谁吗?一看这名字,就一目了然了。如果还不明白,再看看太平坊门口那全副武装的士兵就一清二楚了,一个普通的商家,能让士兵来当门卫吗?

  有了这些因果,太平坊开业当天,当真是万人空巷,几乎半个城的人都来捧场了,普通的百姓是因为感念太平军击败了顺天军,保证了丰县的安稳。虽然说太平军也是土匪出身,但现在看起来,他们比前官府还要好得多,老百姓都是现实的,县官不如现管,管他谁当官呢,能让他们过得好,他们就认了。

  而能够登堂入室的,自然便是丰县的头面人物了。

  送上贺仪,一番恭喜,几度寒暄,王厚便领着大家直奔酒楼了,作为东家的王月瑶出面给大家敬了一杯酒便消失了,所有人也都能理解,这种场合,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孩子的确不适宜呆得太久,更何况,她呆在这里,大家也放不开不是?王月瑶一走,酒楼里反而更热闹起来了。

  王月瑶回到太平坊,自然不是无事可做,相反,此刻在太平坊内,正有一个更重要的客人在等着她。

  驻扎登县的齐军将领梁达。

  束辉的能量不可谓不大,他离开不到十余天功夫,驻扎登县的由梁达率领的这支郡兵便收到朝廷兵部的命令,升格为野战军,而梁达也由郡兵将军升格为四等将军,看起来位份比先前反而要低了,但梁达却是感激涕零,如果不能升格为野战军将领,他的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但跨出了这一步,可就天高海阔了,更何况现在攀上了束辉,还怕不能一跃冲天吗?至少在有生之年,升上三级将军不是梦想。

  “王东家,这是束大人发来的第一批订品,一共十套。名单上面注明了这些人的详细身份,以及他们的地位,还有喜好,至于如何让这些客人满足,我想就是贵方的事了。”梁达道:“如果这一批能让客人们满意,相信接下来,便会有大批的订单涌来。”

  接过梁达递过来的厚厚一叠资料,王月瑶点点头:“很好,束大人果然是一个仔细人。有了这些,我们保证能做出让这些客人们满意的作品,梁大人却请放心。”

  “还有这个!”梁达从怀里又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放到了王月瑶面前。

  奇怪的打开盒子,王月瑶顿时瞪大了眼睛,盒子里装着一支珠钗,做工精巧,更关键的是那粒火红色的珠子,这可价值不菲啊。

  “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束大人随同这些文件一齐快马送过来的,是送给王小姐的礼物,这是束大人私人的一片心意。”梁达看着眼前的王月瑶,这的确是一个让人心旌神摇的美女,难怪寇群当时想将她抢来送给自己因而为此送命,这种动人心魄的美丽足以让任何人想入非非。当然,现在他可是一点歪心思也不敢打,为什么?看看这粒珠钗就明白了。

  “束大人还说了,请王小姐一定要收下,这是相谢王小姐请他喝了迷仙的回报。”不等王月瑶说什么,梁达已是接着道。

  王月瑶皱眉思忖片刻,却是展颜一笑,“既然如此,那便替我多谢束大人了,小女子却之不恭了。”

  “这才好,这才好!”梁达如释重负,要是王月瑶拒收,他可又要作难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混世小术士重生在三国

枪手1号其他小说:我为王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