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誓死守卫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沙阳郡城,刘老太爷眯着眼睛,看着城外数里处,密密麻麻的窝棚,如同一个个蜂巢一般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地方,在这些窝棚的正中间,是一顶顶簇新的大帐,排列有序,纵横交错,营帐之外,居然也竖起了栅栏,鹿角,拒马,一座座几乎与城等高的望楼,能将城上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頂點小說,

  外面的是流民,内里的才是莫洛的精锐军队。

  “与先前的情报不太一样啊!”刘老太爷喃喃地道。

  “爹,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莫洛的手下,有一个叫吴昕的人,此人原来是长阳郡郡兵的一位将领,八级巅峰高手,但因为是寒门子弟,在长阳郡屡受排挤,被陷害下狱,最终耗尽家财才得脱牢狱,却也因此家破人亡,就此孑然一身,一怒之下,上山为匪。此人懂军事,有能耐,为莫洛所用,现为莫洛麾下四大金刚之首。从莫洛起兵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有此人替莫洛治军,半年时间,形成这般模样,倒也不足为怪。”刘兴文在一边解释道。

  “可惜了一个人才,居然沦落为匪。”刘老太爷摇摇头。“莫洛得此人,如虎添翼,对我们而言,可就是麻烦了。城里守城用具如何?粮草储备如何?士兵士气如何?”

  一连三问,问得却是侧后一步的沙阳郡守权云。

  “老太爷,因为早有防备,所以城里守城器械,箭矢,这都是绰绰有余的,粮草储备稍有些紧张,因为年前向丰县运送了大批粮草,现在城里有多了如此多的难民,不过郡守府正在调度,已经严格控制了用度,坚守三个月,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权云答道。

  “士气,略显不足。”刘兴文在一边低声道:“敌人太多了。粗步估计,莫洛的精锐兵马,现在足足超过两万,而流民,现在已经达到二十万人。而我们,即便集结了所有县的县兵,也不足万人,加上临时征召的青壮,勉力凑齐了二万人。”

  “人多不一定为胜。”刘老太爷横了儿子一眼,“去年你率五千人去剿匪,五比一的比例,不也全军覆灭么?”

  站在刘老太爷身边的,都是心腹之人,听到刘老太爷抢白儿子,其它几大家族的族长和权云立刻或掉头看向他处,或者将脑袋凑在一齐喋喋私语,都假装没有听到。

  刘兴文顿时面红耳赤,低头作声不得。

  “怎样激励士气,那是你这个郡兵统领的责任,如果做不到,那你也不用呆在这个位子上了,我们沙阳郡,难不成就找不出一个够资格的郡兵统领么?”刘老太爷厉声道。

  “是,父亲,我知道了。”刘兴文昂起头,大声道。熟知老太爷脾气他,知道父亲这一次是真正动气了。

  “这一次,咱们沙阳郡是真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刘老太爷环视着周围四大家族的族长,“如果失败,身死族灭,我们数百年来无数祖宗辛苦积累的财富,转眼之间便会成为城外这些蝗虫的排泄物,看看长阳郡的下场,大家便可以知道,莫洛过处,几无憔类。所以值此时刻,我们更要精诚团结,抱成一团,方有存活的可能。你们,明白吗?”

  “明白!”黄陈田方四大族长连连点头。

  “我知道,包括我们刘家在内,各大家族手里都有一支力量不菲的私兵,这一次,全都给我拿出来,我要将这些私兵组成一支预备队,随时援救在敌人攻城时出现的险情。四位族长,可有意见?”

  四家族长只是稍显犹豫,便点头答应。

  “四大族长,都是八级巅峰好手,各自镇守一门,以防敌人高手突击,老头儿居中策应。”刘老太爷看着众人:“全城防守体系,由兴文负责,权郡守,你虽不上城墙,但也责任重大,一是所有的后勤,一定要筹措运送及时,二是严防城内奸细作乱,前些时日,城内涌进不少难民,内里难说便有莫洛的奸细。三,你还要召集更多的青壮,以随时补充城墙上的损失。”

  “明白了。”众人都是点头称是,面对着莫洛的数十万攻城大军,所有人都懂得,如果不能守住沙阳郡城,一切皆休。

  “敌人攻城,就在这数日之间了。”刘老太爷最后看了一眼城外密密麻麻的敌人,微微闭了闭眼,转身便向城下走去,“兴文值守,其它人先回去吧,养精蓄锐,准备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我们的财产而奋战吧!”

  深夜,刘家密室,刘老太爷缓缓呼出一口长气,脸上潮红之色一闪而逝,盘膝坐在一边的刘保担心地看了一眼刘老太爷。

  “老了,不中用了。”刘老太爷摇头叹息。去年年末,与周文龙那一场火并,虽然赢了,但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虽然刘家底蕴深厚,灵丹妙药,珍贵药材不计其数,但杀一位九级高手,又岂是那样易与的?虽然过去了半年,但内伤却仍是没有完全好转。

  周文龙虽然只是刚刚踏入九级,但刘老太爷跨入九级虽然已经有年头了,但却也是裹足不前,只不过胜在功力更深厚而已,加上年岁已大,受了伤,更不容易好转。而更让他胆寒的是,这一次来的莫洛,那可是九级巅峰的人物,卫庄大师的弟子。光是他们这名头,就足以吓煞绝大部分人。

  如果是寻常的比武较技,刘老太爷早就投子认负,可现在,莫洛却是要挖了他刘家的根,纵然明知不敌,却也要搏上一搏。毕竟两军交战,不同于个人比武斗狠,只在战争赢了,即便个人输了,这笔帐也算得过来。

  刘保看着刘老太爷踌躇半晌,仍然从一个小小的锦盒内掏出一枚黑沉沉的丹药,顿时面色大变,抢前一步,攥住了刘老太爷的手腕:“老爷,不能吃。”

  刘老太爷微微一笑,“刘保,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老爷,我跟了您快五十年了,我还在流着鼻涕的时候,就跟着老爷您呢!”

  “是啊,一晃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年过七十,你呢,也六十好几的人了。咱们已经活得够久了。我不怕死,怕的是这份祖宗的家业守不住呢。莫洛的武功修为,别说是沙阳郡无人能敌,放眼整个越国,整个天下,能与之匹敌的又有几人?我已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这药的确是虎狼之药,但却能让我稳住伤势,提升一个层次,虽然过后境界跌落是不免的事情,但只要胜利了,又有何妨?”刘老太爷微笑道。

  刘保缓缓地松开了刘老太爷的手,“老爷,刘保誓与刘家共存亡。”

  “当然,刘家也是你的家!”刘老太爷哈哈一笑,将药丸丢进嘴里,嚼巴嚼巴吞了下去。刘保看着这一切,站了起来,不再说话,转身走出了密室,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走到院子里,刘保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这一战过后,也不知道这位老主子还能不能挺下来,那枚药丸吃下去的后果,可不是能轻易渡过的。

  大门突然咣当咣当的响了起来,伴随着大门被捶响的还有大少爷刘兴文的大嗓门。

  “开门,快开门!”

  听到刘兴文的喊叫声,刘保不由一惊,莫不是城上出了问题,看着几个家丁正手忙脚乱地卸下门上粗重的门栓,刘保赶紧迎了上去。

  不等门完全打开,刘兴文已是挤了进来,在他身后,还有另一个人,满头满脸的汗,身上更是血迹斑斑,竟然是陆丰。

  丰县的一文一武两大当家的,葛庆生投奔了太平城去当了城主,陆丰却因为他七级巅峰的身手受到了刘老太爷的青睐,早前刚刚被派去丰县与太平军联络。

  “出了什么事了?”刘保急急地问道。

  “刘叔,大喜,大喜了!我爹呢?我要赶紧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刘兴文哈哈大笑,看着刘保,问道。

  “老太爷现在不能被人打扰。”刘保摇摇头,“天大的事情,也得等天亮再说。”

  刘兴文一呆,看了一眼刘保的眼色,“刘叔,爹他莫不是吃了那东西?”

  刘保缓缓点头。

  刘兴文立时大惊失色,先前的喜色也被冲淡了不少。

  “究竟是什么样的喜事?”刘保问道。

  “陆丰,你跟刘管家说吧!”刘兴文哎声叹气,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陆丰不知道刘家究竟出了什么事,但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刘管家,莫洛麾下四大金刚之下的包不凡率部五万进攻丰县,与旬日之前,被太平军击败,五万大军灰飞烟灭,包不同仅以身脱,他的那些兵马,尽数成了太平军的俘虏。”陆丰喜滋滋地答道。

  “这么快?”刘保一惊之后亦是大喜:“消息没有错吗?”

  “当然不会错。小人还抓了几个漏网的散兵游勇逼问了一番,包不凡在丰县黄梁岗被太平军夜袭,短时间内就被完全打垮,便连包不凡也受了不轻的伤。”

  “好,好!”刘保不由忖掌大笑,“如此说来,太平军来援沙阳郡城并不是梦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极品女仙金枝宫孽

枪手1号其他小说:征途我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