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两人寒暄两句,梵雪芍就行色匆匆,告辞离去。赵昆也不以为意,只是手指不易察觉的挥动了一下,使出了一个小小的法术。

  自从生命等级和魔力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之后,赵昆的层次一下子就上去了。虽然在无面者这个职业最拿手的传送法术方面,要进行跨世界传送仍然很是吃力,但是在其他方面,比如世界内传送、能量转化、环境适应、伪装等优势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而且随着施法能力的提高,在通用旧日系列法术上,他也有了充足的选择余地。

  所以,随手拍个法术印记根本不是事儿。赵昆不指望魔法印记能干啥,也不在乎能否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就是拍个印记上去看看这位药香天女在接下来的三个月要做点什么。

  纯粹是好奇。

  因为这位梵雪芍在赵昆的魔法视觉里面一直闪烁着某种奇异的光线,那是命运之力的闪现——难道这女人也是什么小说或者故事的女主角吗?天知道。

  不过,这也仅仅是好奇罢了。赵昆不知道自己要在这个世界待多久,甚至不知道要做点什么,他不需要在这个世界扩散污力。至于修炼……以这个世界的环境,再考虑到赵昆当前的境界,修炼进度不会很快就是了。

  赵昆漫无目的的在洛阳街头走了走,时不时停下来看看那些在街头乱斗的江湖人士。走走停停良久,这才找了个看上去不错的酒楼踱了进去,坐了三楼的雅座,要酒要菜的慢慢喝起来。

  对拥有全环境作战能力的无面者而言,吃饭其实并无必要。固然,他可以通过吃饭吸收化学能维持消耗甚至再转化为魔法或者内力之类的能量,但他也可以通过光合作用转化太阳能,而且后者还绿色环保方便易行。日后强大了,在体内搞一个读作金丹写作微型可控核聚变反应炉的修真科技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无面者不管扔到什么世界,生存能力都很顽强,这种能力功不可没。

  ——————————————

  赵昆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么放松了。即使是在地球上,他也时常忧心于scp基金会与调查员带来的危险。至于这几次任务世界,也就是雍乾伪帝的时候,因为实力碾压的缘故,精神上比较松懈。但是松懈归松懈,那时候他也有任务在身。也只有这次突降,在没想好自己要做点什么之前,他才能彻底放松下去。

  长时间的忙碌过后,偶尔闲一下,自斟自饮,倚栏看风景,其实是一种不错的放松。特别是看着楼下行色匆匆,忙碌不已的路人,虽然只是普通人,也能增添自己的悠闲之感。

  然而,这毕竟是个武侠世界。

  武侠世界,也就意味着意外事件发生的几率非常之高,毕竟那么多江湖人整天打来打去,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想开片儿啥的,连‘你瞅啥’‘瞅你咋的’都用不到。而且什么酒楼、x院、客栈之类的都是江湖人士开战几率高的建筑地图。

  所以,赵昆走了会儿神,等到回过神来,就发现楼下已经打起来了。男人向下看了看,一群武功平平的江湖人士已经战作一团。交手的两方一方四人、一方五人。那四人武功略高一筹,但是五人那边多了一个人。以赵昆看来,没有外力或者隐藏手段,这帮半吊子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个胜负来。

  看了两眼,赵昆干脆转身就走。

  一路南行,到洛阳城南门为止,短短这一段路,他就又见到了七起江湖争纷。甚至有人莫名其妙就向赵昆扑来,只是被赵昆挥手一扫,兵刃尚未及体,人就倒飞了出去。毫无疑问,飞出去的时候,人已经断气了。

  “这个世界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赵昆摇了摇头,出了城。正犹豫是否要在这个世界弄个住所的的时候,忽听背后有异动,他回头一看,一人自高耸的洛阳城墙上一跃而下。落地之时“轰”的一声,双足踏碎青石大道,以他落脚点为中心,地面凹陷下去一大块。而且赵昆看的清清楚楚,那人是个白发飘飘的老者。从这么高的位置跃下,没有做出丝毫卸力的行为,落地之后却没看出有什么损伤。

  “咦?”赵昆轻咦一声,觉得这人有点意思。老者带着一个铜制面具,看不清脸,但是从他的须发和四肢来看,年龄绝对很大。只是那人落地之后并不停留,只是迈开两腿往南狂奔而去。赵昆望着他的背影,正觉得有点眼熟,又听得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来者竟有百余骑,马队浩浩荡荡,拉成一条长线。当先一人雄躯虎目,形容威猛,手提一柄八角槌,只是赵昆并不认识。紧随其后的是一个身材瘦小,拎着单刀的汉子,这人赵昆倒是认识,北凉刀客宫白羽。再后面那些一看就是江湖豪侠的人物中,赵昆也认出来不少,什么平州名宿金枪范登、银刀董严、三江会的大当家杨宏、老鸦岔的风火蛇于辛捷,洛阳本地的施其威夫妇……林林总总,共有二十余骑。

  这些豪侠后面,也有两批统一着装的骑士,正是大孚灵鹫寺和九华剑派的弟子,十分好认。

  “有点意思,似乎现在江湖正道上所谓的“大侠”至少来了一半。再考虑到他们身上颇为新鲜的血迹和战斗痕迹……这些人该不是聚在一起玩什么除魔卫道的把戏吧?”

  赵昆一下子来了点兴趣,可细细想想,又兴趣全无——除魔卫道也没啥好看的。这些年下来,打打杀杀实在是无聊透顶,现在正好有空闲时间,难道还要去看人打打杀杀吗?不如去游山玩水,正好这年头自然景观被破坏的不厉害,去那些没去过的名山大川转转正逢其时。

  ————————————

  世事难料,赵昆的游山玩水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破了产。

  “你再说一遍?”赵昆坐在路边一处茶棚的小凳子上,身前跪了好几个江湖人士。

  这些不长眼的家伙自然是因为打斗惊扰到了正在喝茶的赵昆,所以被他一个法术拿下的。

  “星、星宫的妖人重出江湖,九华剑派和大孚灵鹫寺正联起手来,会和武林同道对其进行清剿,结果在洛、洛阳南郊,轻敌冒进,中了星宫的埋伏。大孚灵鹫寺圆字辈高僧和几位大侠殒命,折损甚重……”

  “握草!”一听仇人的消息,赵昆顿时把游山玩水的闲情逸致抛到了脑后,当年阴姬把他打得跟狗一样,还得靠着银钥匙保住一命。如今他战力超凡,基本上打得过大部分的狗了,一直念念不忘把场子找回来却没有机会。

  “是时候让我去弄死他们了。对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星宫的宫主可曾出现?”

  “没、没听说。”

  “那星宫出现过的领头者是谁?”

  “听说叫风声传,是个整天带着铜面具的老者,实力强的可怕。”

  竟然是他?!赵昆有些后悔没有认出人来。早知道就……他摇了摇头,事后诸葛亮没有任何用处。“你知道星宫的人现在在哪里吗?”

  一群江湖侠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纷纷摇头。

  之前那个回到赵昆问话的男人状着胆子回答道:“大爷,星宫的妖人行踪变幻不定,我们这些小人物哪里知道?即使看到了,怕也逃不过星宫妖人的追杀……”

  “一群废物!”赵昆皱着眉头一挥衣袖,跪在地上的及个人就打着转被风送到了远处。“本来想宰了你们的,看在消息的份上,趁我没改变主意,赶快滚……”

  ——————————

  洛阳城四十里外,有个小镇子,名叫三水镇。

  本来已经南下去往武当山的赵昆折返回来,在路上又遇到了几位江湖人士,打探之下,又得到了一个消息,大孚灵鹫寺圆灵方丈正在三水镇召集白道群雄,打算召开武林大会,共议消灭星宫之事。

  虽然白道攻击星宫的行动屡屡受挫,但是大孚灵鹫寺毕竟和少林、九华一般是武林的泰山北斗,从五台山学艺下山的俗家弟子也是遍布天下。在圆灵的倡议下,少林、九华等大派纷纷相应,于是白道仅存的大侠们,又纷纷前往三水镇。

  赵昆想了想,干脆也朝着三水镇进发。不过他得到消息的时候有点晚,目前来说,没去过的地方他没办法使用传送法术,只能靠银钥匙,所以他还是选择骑行。

  谁知道,等他到了镇上,已经是人去屋空了。不但所谓的武林大会没有看到,连镇上的居民也不知何故消失的无影无踪。赵昆在镇子里转了一圈,觉得应该是居民逃亡——这里已经没有一丁点物资,连门板都被拆走。

  赵昆甚至找不到一个靠谱点的住宿点。三水本是小镇,只有一家客栈,客栈只有两个偏僻的小院,院后便是荒林。赵昆到时,非但客旅绝迹,主人也不知所踪。客栈的大门倒是完好,奈何客房里什么都没有——这要不是那群人逃亡的时候把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带走才有鬼了呢。

  “老子就没住过这样坑的客栈,但总算是……不用扎帐篷。”赵昆一边抱怨,一边从自己魔法书的储物空间里搬出来床和被子,打算在这里凑合一晚。

  等到夜色将临,赵昆正打算上床睡觉,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利啸。赵昆皱了皱眉头,打开窗户跃了出去,之间一条人影疾飞而至,转眼便掠到客栈前。那人身材欣长,面色阴沉,长剑悬在腰间,对赵昆突然出现颇为惊讶,连忙停步,负手立于客栈之外。

  “我看你有点眼熟……”赵昆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注意到这人衣角上沾着几点鲜血,再转回到他的脸上,:“你是九华剑派周子江?”

  周子江浓眉紧锁,“正是,尊驾又是何人?莫非是星宫之人,前来截杀周某的吗?”

  “呵,”赵昆轻笑,“我可不是星宫的人,不过我和九华剑派也是有点恩与暗,更对你很有兴趣。说说你知道的星宫情报吧,这样我可以——”

  赵昆突然住嘴,侧身望去。“原来还有小老鼠来了?”

  说话间,他伸手一直,一点金芒****而出,黑暗中传来一声惨叫,对面民房的顶上随即摔下来一个黑衣人。

  见到赵昆出手,以周子江的冷静也不禁心神暗颤。他握住剑柄,暗自思索:眼前这人武功如此高强,江湖中又未听说过这等人物,他究竟会是什么人呢?而且听他说不是星宫之人,从出手上也可以看出来,但他也说自己和九华剑派有恩怨,今夜怕是不能善了。

  这时,街道上突然传来“格格”一声轻笑,声音又娇又媚,随着冷冽的寒风,在寂静的长街上远远传开,充满了妖淫的意味。赵昆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下来,很快又变得满是喜色。

  暮色苍茫,白皑皑的市镇被幽暗所笼罩。镇上的居民早已逃散,然而此时,空无一人的长街尽头却站着一名艳女和三十余名身着星宫服饰的男女。

  周子江伸手拔出宝剑,目光在一群人中不断游走,知道今夜怕是有一场血战。但是赵昆却对那三十余名星宫好手视而不见,只是死死的盯着领头的,穿着一身薄薄黑色皮衣的女人。

  “好久不见呐,阴宫主。”赵昆的声音阴惨惨的,“当年一鞭之耻,赵某日夜不敢忘,如今终于有机会找回场子了。”

  周子江听到身后的话语,心下稍安。看起来那个神秘强者和星宫宫主恩怨不浅,若是他能缠住星宫宫主,今夜之战倒不是十死无生。只是,他和九华剑派似乎恩怨不浅,到底会怎么做周子江也搞不明白。

  于是,他继续保持着面沉如水的高手风范,右袖在剑鞘上一拂,锵的一声,江河剑从鞘中跃出数寸。他目光锐利,一瞥之下便知对方武功均是不低,而且人数上优势太大,因此亮出这手功夫,想一举震慑这些人,打压一下他们的气焰。(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尽侵蚀无限神罗我捉鬼的那些年大汉科技帝国随身带着星际争霸第二进化末日之魔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