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1 入瓮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741入瓮

  步雨峰答应了,这样的事他没有理由不答应。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还是告诉安碧生要快一点,他的耐心可不好。

  “我该叫你莫问夫人,还是连蔓姑娘?”安碧生回头,笑看着路曼声。

  这一看下来,越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哪怕被人提刀取命,仍然面不改色,冷静得不可思议。

  “连蔓姑娘,话你都听到了,有什么遗愿不妨说出来,只要能做到我都会为你达成。”

  路曼声笑了,“我应该对你们说谢谢吗?”让一个将死之人,还有机会说这么多的话。

  “连蔓姑娘,你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要不是雨峰非杀你不可,我也乐于救你一命。但你要知道,我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就算我真的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废话?”步雨峰瞪了安碧生一眼。

  越是心里难安,就越是想要迅速地结束这一切。安碧生明白。

  “连蔓姑娘,有什么想做的就说出来,还有你的那些小徒弟,我也可以帮你照顾他们。”

  如果说之前路曼声对安碧生还有怀疑,那么在听到他提到孩子的事,她相信他是诚心的了。

  “不需要了,我想要做的都已经做了。”

  随着这句话,小巷的角落里,走出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披着黑色的斗篷,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安碧生见了一愣,看那两人一副保护的架势,如两道鬼魅一般挡在了路曼声的面前。

  “哟呵,莫问夫人,你早有准备,猜到有人要杀你?”这下安碧生是糊涂了,看了看路曼声,又回头看看他的好朋友步雨峰。

  他们现在都在打什么哑谜,还是说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正该如此,杀了你,也不能再怨谁。”步雨峰并未因为这两人的出现有任何异色,他的神情似乎更放松了。

  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个女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的心里多少都有些惭愧。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莫问夫人一早就知道他要来,或许这是她故意布下的请君入瓮之计。那么这样,交手过后,谁生谁死,都怪不得任何人。

  步雨峰已露出了杀意,小巷中寒意陡升,前一刻还是和风细雨,这一刻骤然乌云蔽日。

  从一个人的杀气,就能看出这个人是何种级别的高手。

  路曼声身前的两位,也运起内力抵抗。在他们的周围,冒出了两个光圈。这两个光圈一直在保护着他们自身,还有身后的路曼声,不受到步雨峰剑气的伤害。

  安碧生退到了一旁,这是他们双方彼此的较量,他不会搀和。

  电光火石间,三个身影在空中交错。步雨峰的兵器是刀,那两个黑斗篷持的武器很特殊,是一种半月弯钩。这两种铁钩,都带着特殊的磁力。当兵器相撞之时,它能牢牢地吸附住另一柄兵器。

  骤然相交,就连步雨峰都没有预料到。他动作一顿,整个人都被

  …………

  (剩下的稍候替换)

  741入瓮

  步雨峰答应了,这样的事他没有理由不答应。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还是告诉安碧生要快一点,他的耐心可不好。

  “我该叫你莫问夫人,还是连蔓姑娘?”安碧生回头,笑看着路曼声。

  这一看下来,越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哪怕被人提刀取命,仍然面不改色,冷静得不可思议。

  “连蔓姑娘,话你都听到了,有什么遗愿不妨说出来,只要能做到我都会为你达成。”

  路曼声笑了,“我应该对你们说谢谢吗?”让一个将死之人,还有机会说这么多的话。

  “连蔓姑娘,你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要不是雨峰非杀你不可,我也乐于救你一命。但你要知道,我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就算我真的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废话?”步雨峰瞪了安碧生一眼。

  越是心里难安,就越是想要迅速地结束这一切。安碧生明白。

  “连蔓姑娘,有什么想做的就说出来,还有你的那些小徒弟,我也可以帮你照顾他们。”

  如果说之前路曼声对安碧生还有怀疑,那么在听到他提到孩子的事,她相信他是诚心的了。

  “不需要了,我想要做的都已经做了。”

  随着这句话,小巷的角落里,走出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披着黑色的斗篷,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安碧生见了一愣,看那两人一副保护的架势,如两道鬼魅一般挡在了路曼声的面前。

  “哟呵,莫问夫人,你早有准备,猜到有人要杀你?”这下安碧生是糊涂了,看了看路曼声,又回头看看他的好朋友步雨峰。

  他们现在都在打什么哑谜,还是说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正该如此,杀了你,也不能再怨谁。”步雨峰并未因为这两人的出现有任何异色,他的神情似乎更放松了。

  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个女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的心里多少都有些惭愧。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莫问夫人一早就知道他要来,或许这是她故意布下的请君入瓮之计。那么这样,交手过后,谁生谁死,都怪不得任何人。

  步雨峰已露出了杀意,小巷中寒意陡升,前一刻还是和风细雨,这一刻骤然乌云蔽日。

  从一个人的杀气,就能看出这个人是何种级别的高手。

  路曼声身前的两位,也运起内力抵抗。在他们的周围,冒出了两个光圈。这两个光圈一直在保护着他们自身,还有身后的路曼声,不受到步雨峰剑气的伤害。

  安碧生退到了一旁,这是他们双方彼此的较量,他不会搀和。

  电光火石间,三个身影在空中交错。步雨峰的兵器是刀,那两个黑斗篷持的武器很特殊,是一种半月弯钩。这两种铁钩,都带着特殊的磁力。当兵器相撞之时,它能牢牢地吸附住另一柄兵器。

  骤然相交,就连步雨峰都没有预料到。他动作一顿,整个人都被

  …………

  (剩下的稍候替换)

  741入瓮

  步雨峰答应了,这样的事他没有理由不答应。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还是告诉安碧生要快一点,他的耐心可不好。

  “我该叫你莫问夫人,还是连蔓姑娘?”安碧生回头,笑看着路曼声。

  这一看下来,越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哪怕被人提刀取命,仍然面不改色,冷静得不可思议。

  “连蔓姑娘,话你都听到了,有什么遗愿不妨说出来,只要能做到我都会为你达成。”

  路曼声笑了,“我应该对你们说谢谢吗?”让一个将死之人,还有机会说这么多的话。

  “连蔓姑娘,你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要不是雨峰非杀你不可,我也乐于救你一命。但你要知道,我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就算我真的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废话?”步雨峰瞪了安碧生一眼。

  越是心里难安,就越是想要迅速地结束这一切。安碧生明白。

  “连蔓姑娘,有什么想做的就说出来,还有你的那些小徒弟,我也可以帮你照顾他们。”

  如果说之前路曼声对安碧生还有怀疑,那么在听到他提到孩子的事,她相信他是诚心的了。

  “不需要了,我想要做的都已经做了。”

  随着这句话,小巷的角落里,走出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披着黑色的斗篷,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安碧生见了一愣,看那两人一副保护的架势,如两道鬼魅一般挡在了路曼声的面前。

  “哟呵,莫问夫人,你早有准备,猜到有人要杀你?”这下安碧生是糊涂了,看了看路曼声,又回头看看他的好朋友步雨峰。

  他们现在都在打什么哑谜,还是说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正该如此,杀了你,也不能再怨谁。”步雨峰并未因为这两人的出现有任何异色,他的神情似乎更放松了。

  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个女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的心里多少都有些惭愧。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莫问夫人一早就知道他要来,或许这是她故意布下的请君入瓮之计。那么这样,交手过后,谁生谁死,都怪不得任何人。

  步雨峰已露出了杀意,小巷中寒意陡升,前一刻还是和风细雨,这一刻骤然乌云蔽日。

  从一个人的杀气,就能看出这个人是何种级别的高手。

  路曼声身前的两位,也运起内力抵抗。在他们的周围,冒出了两个光圈。这两个光圈一直在保护着他们自身,还有身后的路曼声,不受到步雨峰剑气的伤害。

  安碧生退到了一旁,这是他们双方彼此的较量,他不会搀和。

  电光火石间,三个身影在空中交错。步雨峰的兵器是刀,那两个黑斗篷持的武器很特殊,是一种半月弯钩。这两种铁钩,都带着特殊的磁力。当兵器相撞之时,它能牢牢地吸附住另一柄兵器。

  骤然相交,就连步雨峰都没有预料到。他动作一顿,整个人都被

  …………

  (剩下的稍候替换)

  741入瓮

  步雨峰答应了,这样的事他没有理由不答应。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还是告诉安碧生要快一点,他的耐心可不好。

  “我该叫你莫问夫人,还是连蔓姑娘?”安碧生回头,笑看着路曼声。

  这一看下来,越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哪怕被人提刀取命,仍然面不改色,冷静得不可思议。

  “连蔓姑娘,话你都听到了,有什么遗愿不妨说出来,只要能做到我都会为你达成。”

  路曼声笑了,“我应该对你们说谢谢吗?”让一个将死之人,还有机会说这么多的话。

  “连蔓姑娘,你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要不是雨峰非杀你不可,我也乐于救你一命。但你要知道,我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就算我真的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废话?”步雨峰瞪了安碧生一眼。

  越是心里难安,就越是想要迅速地结束这一切。安碧生明白。

  “连蔓姑娘,有什么想做的就说出来,还有你的那些小徒弟,我也可以帮你照顾他们。”

  如果说之前路曼声对安碧生还有怀疑,那么在听到他提到孩子的事,她相信他是诚心的了。

  “不需要了,我想要做的都已经做了。”

  随着这句话,小巷的角落里,走出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披着黑色的斗篷,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安碧生见了一愣,看那两人一副保护的架势,如两道鬼魅一般挡在了路曼声的面前。

  “哟呵,莫问夫人,你早有准备,猜到有人要杀你?”这下安碧生是糊涂了,看了看路曼声,又回头看看他的好朋友步雨峰。

  他们现在都在打什么哑谜,还是说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正该如此,杀了你,也不能再怨谁。”步雨峰并未因为这两人的出现有任何异色,他的神情似乎更放松了。

  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个女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的心里多少都有些惭愧。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莫问夫人一早就知道他要来,或许这是她故意布下的请君入瓮之计。那么这样,交手过后,谁生谁死,都怪不得任何人。

  步雨峰已露出了杀意,小巷中寒意陡升,前一刻还是和风细雨,这一刻骤然乌云蔽日。

  从一个人的杀气,就能看出这个人是何种级别的高手。

  路曼声身前的两位,也运起内力抵抗。在他们的周围,冒出了两个光圈。这两个光圈一直在保护着他们自身,还有身后的路曼声,不受到步雨峰剑气的伤害。

  安碧生退到了一旁,这是他们双方彼此的较量,他不会搀和。

  电光火石间,三个身影在空中交错。步雨峰的兵器是刀,那两个黑斗篷持的武器很特殊,是一种半月弯钩。这两种铁钩,都带着特殊的磁力。当兵器相撞之时,它能牢牢地吸附住另一柄兵器。

  骤然相交,就连步雨峰都没有预料到。他动作一顿,整个人都被(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极品高富帅官之图官场新秀网游之大盗贼和表姐同居的日子龙骑战机斗鱼之顶级主播美女的天才杀手英雄联盟之中单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