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无奈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另一边张可望当天上午从王朴府上出来后,一路快马加鞭向西回到张献忠的大营。紧急求见张献忠后,张可望将上午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张献忠说了一遍,末了张可望焦急的说道“父亲!该怎么办啊!既然王朴可以看出咱们的计策,那官府的其他人未必不知道!官府要是埋伏咱们那咱们可就完了!”

  张献忠思考了一会儿才道“那王朴既然收下了你带去的钱,就代表着他们不会将此事传扬出去。而且我估计你是被王朴骗了!他只是怀疑而已,如果他早就知道此事也不会答应帮我们传话了!唉!你到底还是经验不足,被他已诈就全暴露了!”

  “啊!?他是在诈我?”张可望满脸羞愧道“父亲!对不起,孩儿没有办好您吩咐的事情!请您责罚!”

  张献忠摇摇头说道“这事情错不在你!我也没料到这个王朴这么狡诈!不过没关系,既然他们贪财就好说!这样!我在跟诸位当家的商量一下,凑点钱你给王朴等人送去!你告诉他!我张献忠的的钱可不是这么好拿的!要是他们办不成此事!就别怪我和他们鱼死网破了!”

  张可望知道张献忠能将这件事继续交给他来做,就代表着张献忠真的没有怪罪他。张献忠这个人虽然阴狠毒辣,但是对他的几个义子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张可望完全是按照接班人来培养的。张可望岂能不明白张献忠的心思,感动道“多谢父亲信任!可望一定不会让您失望了!”

  张献忠拉起张可望,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可望!你还年轻!经验不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件事我不怪你!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你一定要小心,我能帮你一次,但不能永远帮你!要知道你可是在大家面前立了军令状的!事情要是办砸了,老夫也救不了你!”

  张可望“噗通”跪倒在张献忠面前叩首道“还请父亲教我!”

  张献忠满意的点点头指点道“王朴那边你抓紧一点,那些给你的钱也不能一次都交给他,要注意分寸,嗯!还有多使钱收买一些他们的手下,时刻注意他们的动态。还有咱们也不能把希望全部都放在王朴那里!解铃还须系铃人,事情是因为刘凡而起的咱们还要从刘凡身上想办法!他刘凡不是还有六万多俘虏吗?咱们就从这里入手,你派人联系一下那些俘虏,想办法让他们闹起来,恰当的时候,咱们也可以配合一下他们暴动什么的!一旦俘虏闹起来必然会牵扯刘凡的精力,到时候就有操作的空间了!具体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张可望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是!父亲!孩儿知道该怎么做了!父亲大人还请派人协助一下孩儿!孩儿自己要照顾两方面的事情,恐怕会有些顾此失彼啊!”

  张献忠笑骂道“哎!你这小滑头!算了算了!刘凡那边的事情也不是你能全部应付的!这件事我就亲自来办吧!你就全权负责和王朴联系吧!一会你就常驻王朴府上,事成之后再回来吧!”

  张可望大喜道“谢谢父亲帮助!孩儿万分感激!”

  张献忠摆摆手说道“你这一路奔波也挺累的!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儿一早,你就带钱出发吧!”

  而现在身在绳池的刘凡还不知道现在流寇和王朴等人已经联手了,一股暗流在朝廷和流民之间涌动,只需一个契机就会爆发,将刘凡推进险地。

  刘凡虽然到了绳池,但是他却发现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因为刘凡一路从黄河北岸行来,发现黄河大部分河道已经结冰了,从开封到绳池一路何止几十里?这么长的河道,流寇可以从任何地方都可以跨过黄河!这就意味着刘凡要防守的区域,从一个城池扩展到几十里,以刘凡现在的兵力是根本不可能处处设防的!无奈之下,刘凡也只能重点防守,只是派兵将绳池等三门峡上游的城池派兵驻守。

  因为没有兵部的调令,所以地方官员对刘凡的行动并不配合,一路行来没有任何城池开门放破虏军入城,刘凡只能让大军在城外驻扎。但是随着天气越来越寒冷,即使刘凡带足了御寒的物资,却依然挡不住明代严寒的天气。几日之间,就有很多士兵冻伤了,刘凡为此事焦头烂额。

  这种非战斗减员是最令人心痛的,为了不让士兵因为这种事情而失去战斗力,刘凡只能一边继续采购御寒的物资,一边让士兵自己动手建造一些简单的营房用来御寒。唯一让刘凡庆幸的是离流寇投降的日子也不远了,只要熬过这十来天他们就能解脱了!

  破虏军中军大帐之中,刘凡坐在温暖的营帐中翻看着军情司送来的情报,越看刘凡越是愤怒,原来流寇投降的消息是王朴,杨进朝,卢九德三人因为收了流寇的贿赂才上报给朝廷的。

  看着刘凡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孙亮小心的说道“大帅!您消消气,为了这些蛀虫气坏了身子太不值了!而且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计较事情为什么发生的,而是现在咱们该怎么应对此事啊!”

  刘凡闻言怒火稍平,缓缓说道“我不仅仅是为这三个人生气,我是为大明不值,大明朝廷每年花这么多钱养着这些人,他们不思报国也就罢了,还处处拖大明的后腿,难道他们不知道倾巢之下岂有完卵的道理吗?大明要是完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们可是既得利益者啊!一群蠢货!”对这样的事情刘凡虽然心中愤怒却有心无力,大明上下已经腐烂了,到处都是这样的情况,即使刘凡能阻止一个却阻止不了所有人,刘凡只能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同时寄希望于崇祯,希望崇祯看到自己的奏折可以下定决心剿灭流寇。

  过了半响,刘凡叹了口气才说道“我们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大唐绿帽王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洪荒之冥河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