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允儿夜奔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季媃颐看着季明辙,微微眯起了眼睛。√∟頂點小說,

  然后她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做事的手法跟季行履很像?”

  “我是他教出来的,像是自然的事情。”季明辙说道,“但凡有一点儿更好看的方法,我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冠冕堂皇。”

  季明辙低头,然后说道:“有些人.....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季媃颐看了眼郑秀妍,对季明辙说道:“只有你们的命是命,别人的命都不是命?”

  “其实我对人生死的看法有些不太一样,价值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他是不是罪有应得。”季明辙说道,“我不是杀人狂。”

  “可你现在就在跟我讨论一个人的生死。”

  “我说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季媃颐笑道:“你可真是虚伪,这又是跟谁学的?”

  “你。”

  季明辙瞥了季媃颐一眼:“论虚伪,你排第一。”

  季媃颐的面色瞬间难看了许多。

  季明辙和郑秀妍一起离开了奥莉的生日现场,离别时候小姑娘十分不舍,郑秀妍有点儿搞不明白为什么只见过一次的奥莉,会对季明辙抱有那么大的好感。

  一口一个哥哥叫的比谁都亲,国外不是都习惯喊名字的么?

  季明辙最后把奥莉抱在怀里亲昵了一会之后,便把她还给了季媃颐。

  两人走出酒店,季明辙刚拉开车门,已经钻进车内的郑秀妍按下车窗,看着季明辙说道:“季参赞,别忘了我跟您说的那些话。”

  有时候季明辙自认为他就算不是看上去那么的纯真善良,但至少也不是好人。

  抛开季媃颐当年的惨痛经历认为季明辙是个灾星所以才会有现在这种不正常举动,季明辙觉得这还算正常。

  但为什么郑秀妍也会觉得自己不是个善茬?

  因为太过在意自己的妹妹?

  那也说不过去。

  郑秀妍趴在车窗上对季明辙说道:“您的职业特别的让人羡慕,很多人都会尊重您,可对我们这些艺人来说.......一个不留神,就可能会被大众抛弃。”

  “谁都不愿意冒这个险。”

  “秀晶还小,还不能明辨是非对错,所以就算她真的很喜欢您,那也不可以。”

  季明辙看着郑秀妍好奇的问道:“那你有什么怎么觉得,我会对你妹妹有兴趣?”

  “因为秀晶好看。”郑秀妍说道,“不是我在捧自己的亲妹妹,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姑娘,等再过两年彻底长开之后肯定会更好看。”

  “所以?”

  “季先生,虽然我年纪没您大,见识没您广,但也见过不少所谓的成功男人,他们都喜欢把自己包装成道德上的伟人,可是归根结底,都是男人。”

  “男人对好看的女人,都有一种骨子里的疯狂和占有欲。”

  郑秀妍顿了顿,见季明辙带着淡淡不知其意微笑,接着说道:“我这么说....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季明辙想起了林允儿,然后对于郑秀妍的话产生了一种认同感。

  “我就当您答应了。”郑秀妍摇上车窗,冲季明辙挥了挥手之后便启动了车子离开。

  北目集团的事情已经到了关键点,需要彻彻底底的解决一番,司伏在抛弃所谓的自尊之后,便去大厦找了自己的父亲。

  司乾名满京城,城府极深,在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乱了阵脚之后,只是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示意他自己去解决。

  “你应该给孩子一些希望。”在看着司伏离开时满脸愤怒后,雷启云对司乾说道,“其实你去看看,在这个年纪,司伏已经算是相当优秀了。”

  司乾撑着自己的下颚坐在董事椅上,失望说道:“我总以为他跟着小辙这么久,即便没学到什么,也应该稳重一些。”

  “我们能看透这场局,无非是多活了几十年而已。”

  雷启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小辙把所有人都瞒住,就算是我们其实对于细节也没什么了解,更何况是司伏。”

  听到这里,司乾说道:“我想起一件事。”

  雷启云转过身望向他。

  “不只是我们,盛世万朝和北目的事情之前一直被检查厅盯着,这我知道.....”司乾看着雷启云,露出了疑惑,“可我的关系在昨天告诉我,一位高级检察长就在最近,开始极度关心这件事,而且有意无意的,在动用权利打压北目。”

  司乾看着雷启云说道:“整个韩国只有八名这种级别的检察官,随便一个拿出去都是坐镇一方的人物,盛世万朝在首尔的影响力,还不足以让这种人物来注意,这是不是有古怪?”

  “你想的复杂了。”

  雷启云给自己倒了杯酒,说道:“那位检察长是黄东英的学生。”

  “所以?”

  “黄东英有个关门弟子叫林允儿,就是上回在面馆站在小辙身边的那个丫头。”

  司乾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低头笑了笑,随即他抬起了头说道:“现在我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在女人这方面,小辙也比司伏强太多。”

  .......

  严格意义上来说,在林允儿获得所有师兄师姐喜爱之后,她便一直在和那位当着检察官的二师兄套近乎,这有点儿过于简单,因为二师兄的女儿,是林允儿的狂热粉丝。

  林允儿不是一个不问世事的姑娘,她甚至通过四师姐把盛世万朝和北目的事情了解了大概。

  做这些当然是为了季明辙,不然还能是为了谁。

  林允儿想的过于的简单和清晰,可她的二师兄并不这么想,即便北目集团的档案能够在资料库里摆上一整个柜子,但这家集团能屹立在江南这么多年,谁知道到底背后的靠山是谁。

  过于庞大的金钱可以换来权利的保护,当林允儿第一次和二师兄提起这件事时,二师兄还专门跑到黄东英那里问了老人家的意见。

  黄东英只给了他一句话。

  “小师妹难得开口拜托你这么件小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二师兄明白了老师的意思,随即便开始主动针对起了北目集团。

  要说全国上下只有八名的高级检察长要针对谁,这简直是件易如反掌的事情,况且整个首尔司法机构都知道,这位年不过四十的中年男人,是下一任检察总长呼声最高的候选人。

  林允儿直到现在还没有清楚过来,她已今非昔比。

  只要她愿意,就有无数的人会因为各种原因为她效犬马之劳。

  明天就是北目集团董事会召开的日子,但通过二师兄得知,到现在盛世万朝还没有作出相应的举措。

  换言之,原本季明辙手里的恶犬杜启堂或许真的可以成为北目董事长之后,新先珏赢的局面就比较大。

  谁都知道那份账本就算真的披露,当年的主要负责人张启宇现在躺在重症病房随时都会死,到时候死无对证,对杜启堂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只要再向检查厅交几个替死鬼,新先珏拿到账本,回到国内就是对刚刚喘过气来的盛世万朝一个重大打击。

  这种关头,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

  这让林允儿觉得很不可思议。

  现在每当有疑惑的时候,林允儿第一个想起的是季明辙,第二个就是她的四师姐。

  “北目集团的事情有些棘手,到底还是因为他们手里握着当初和盛世万朝走私的账本。”四师姐对林允儿说道,“这件事毋庸置疑,是他们最大的本钱。”

  “季明辙帮司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现在闹得人尽皆知,如果不能赢....他会损失很多。”

  林允儿托着下颚听的很仔细。

  “允儿你能做的很少,师兄跟我打过招呼....如果事情有必要,他能保证让季明辙全身而退。”四师姐说道,“但这是最坏的打算,那时候,盛世万朝的麻烦会很大。”

  林允儿蹙起了眉头:“季明辙不会退的,他就司伏这么一个朋友。”

  “人缘可真差。”四师姐打趣道,“男人的事情就要男人解决,总是要你一个姑娘替他操心是凭什么?”

  “可我总得帮他呀。”

  四师姐沉默了一会,对林允儿说道:“这事你可以去问问大师兄,他家在首尔的影响力是我们几个当中最大的,如果大师兄能出面.....现在北目的一把手想要好好的在首尔混下去,总会给几分面子。”

  “但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季明辙怎么应对。”

  听到这,林允儿立刻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找大师兄。”

  四师姐望了望已经变暗的天色,笑着说道:“都不留下来吃顿晚饭?”

  “改天我请师姐吃饭,我自己做。”

  林允儿穿上鞋,坐上从郑秀晶那里借来的小摩托,对四师姐说道:“季明辙说了,等这事解决,我们就去野外烧烤,吃红薯。”

  小摩托突突的启动,很快林允儿就离开了巷子。

  夜色下的她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其余想法。

  她只想明天.....季明辙可以很好的解决所有问题。

  这样她就安心了。

  很安心。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油炸鸡米花其他小说:法外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