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疑问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丞相尉迟迥的到来,让现场气氛变得凝重,众人再不能像之前那般随心所欲聊天,尉迟顺小声的在其耳边说着什么,而宇文温则是望向场地内。

  那里停着一辆马车,拉车的挽马已没了踪影,只有马车停在那里,马车周围立着一圈远近不等的木桩,上面拴着许多羊,还有几头牛和十余匹马。

  马车另一面大约几步距离外,是一堵两人高的墙,长约三十步,墙上插着一些旗帜,马车边又有些木桩,上面挂着一领领盔甲,还有的是竖着几面盾牌。

  但最引人注意的是马车,无篷布车厢里放着许多大木桶,宇文温虽然没打开看,但也能猜到里面就是火药,这一个个木桶就是所谓的“轰天雷”。

  简而言之是缩水版的轰天雷,但也和原版一样,简单粗暴。

  山南周军曾经用的轰天雷,木桶里装的除了火药还有一层碎石头,所以杀伤威力更大些,而宇文温‘献上’的轰天雷没这种设计。

  火药配比也不同,除了木炭、硫磺、硝石之外,还多了几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例如朱砂、砒霜等等东西,所以按照这配方弄出来的火药,爆炸力度要小些。

  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起误导作用,不光为了误导拿到配方的朝廷,也是为了误导有可能刺探出配方的敌国细作,确保山南的火药配方,威力是最大的。

  出于谨慎考虑,宇文温和岳父尉迟顺说过,配制火药时必须额外准备许多不需要的东西,以避免有心之人从军器监的采购清单中,猜出火药的配方来。

  轰天雷的秘密落到朝廷手中,宇文温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总算还是肥了‘自己人’,毕竟隋国才是大患,只要能击败对方,付出代价也是值得的,至于以后的事,那就以后再说。

  猛虎就在面前,还没解决就想着后面如何分肉,万一玩脱了内讧,那就不做不死了!

  宇文温不想那么多,但是别人想的就很多,如尉迟惇、尉迟勤等人,就对传说中的利器轰天雷颇有疑问,基本上除了尉迟顺和宇文温这对翁婿,其余人等都是满肚子疑问。

  丞相尉迟迥,看着儿子尉迟顺递来的一个东西,那是冬日里护耳用的耳罩,他狐疑的看了看场中那一辆马车,随后摇了摇头:“莫非是怕震聋为父耳朵?为父还未老到那个地步!”

  “父亲年岁已高,莫要和儿子们较劲了。”尉迟顺说道,也不管尉迟迥百般不愿意,帮他戴上了耳罩。

  “阿顺,这东西很厉害么?”尉迟勤走近问道,他是尉迟顺的堂弟,从小就熟悉得很,所以即便已是中年人,但相互间称呼也很亲近。

  “很响,至于威力么,一会就能知道了。”尉迟顺笑道,这东西可不是第一次‘验收’,上次‘验收’时是他亲自主持,那场面可不得了。

  眼见着丞相戴上了耳罩,一边的席毗罗和尉迟惇交谈起来,他也听说了山南有威力巨大的‘轰天雷’,而此次便是同青州总管尉迟勤、河阳总管尉迟敬,被丞相从驻在地召回邺城,说是要开开眼界。

  “魏安公,这东西果然威力巨大?”席毗罗问道,他瞥一眼尉迟顺,又看了看宇文温,见着一旁案上摆着的许多耳罩,干咳一声补充道:“莫非是安固公翁婿两个装神弄鬼?”

  “谁知道呢?西阳公只肯把秘密说与家兄听,我可没见识过。”尉迟惇淡淡的说道,满脸都是怀疑的表情。

  “我在河阳,也听过类似传闻,说宇文行台在山南荆州两河口,用这东西打崩了逆贼,不过未曾亲眼见到,真是不敢相信世间能有如此军械。”尉迟敬在一边说道。

  见着几个人都在交头接耳,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宇文温没打算辩解,他给岳父的配方虽然有水分,但威力还是过得去的,毕竟丞相不是傻瓜,要是太糊弄人那后果就不太好了。

  在场众人中,唯一年纪和宇文温相近的尉迟佑耆,举目远眺看了马车许久,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索性直接找宇文温问答案,不过宇文温只是推说一会就知道了。

  “家父都戴了耳罩,想来动静十分了得,绑了这许多马匹在附近,莫非是要展现惊马的威力?”尉迟佑耆问道,场地边缘也拴着许多马,他觉得传言中的轰天雷,恐怕最大的效果就是巨大的声响。

  见着宇文温依旧笑而不语,他便没再追问下去,今日尉迟佑耆本不想来,毕竟身为小司马不好轻易离开邺城,他的职责是镇守皇宫,如今尉迟一家的人都来了,城里没人坐镇万一闹出什么事可不妙。

  不过见着这阵势,尉迟佑耆琢磨轰天雷的威力,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否则父亲也不会轻易出城,还把大家都叫来一起看演示。

  在场中忙碌的吏员们纷纷散开,有数人来到尉迟顺面前禀报说一切准备就绪,尉迟顺闻言下令场内所有人全部疏散,然后转身向尉迟迥说道:“父亲,请随孩儿来。”

  他在前方带路,领着尉迟迥以及其他观摩人员来到一堵土墙后,那土墙距离马车大约七十多步,看起来十分结实,只是站在土墙后便无法看到马车那边的动静。

  “看不见那边,如何知道威力?”尉迟迥问道,尉迟顺回答说轰天雷威力巨大,若无遮挡极易为碎片击伤,其威力可待事后查看那些牛马羊,在墙后则可以感受声响和震动。

  “震动?”尉迟勤颇为疑惑,他觉得己方距离马车这么远,又有什么震动能感受到的,无非就是比一大群马跑过的震动大,但又能大到哪里去。

  “是震动,还有巨响。”尉迟顺点头说道,“一会轰天雷发作,会有巨响、浓烟、还有震动,大家的耳朵可能会嗡嗡作响。”

  尉迟惇等见着尉迟顺如此郑重的声明,不由得来了兴趣,土墙的案桌上备有耳罩但没人去拿,除了上年纪的丞相,他们一个个年富力强,要带耳罩什么的太丢人了,既然把轰天雷说得如此厉害,倒真想体会一下真正的威力。

  只是这么躲在土墙后面,着实让人觉得气短,他们上阵杀敌也不知道沾了多少血,竟然会被区区轰天雷逼得躲到土墙后,尉迟惇就怕传出去让人笑话。

  见着大家都准备完毕,尉迟顺下令点火,只听一声锣响过后,场地内便渐渐安静下来,除了些许羊叫马嘶牛鸣,再无别的动静。

  “开始点火!”

  场内有人高喊道,然后脚步声响起,似乎是向外跑去,待得脚步声消失,在墙后的众人都屏气息声,等着那“威力巨大”的到来。

  微风吹过,似乎将场内的动静都带走了,宇文温看着面前众人一个个侧耳倾听的样子,微微张开了嘴巴,这是对高音的自我保护,捂耳朵的动作太怂,他有些不好意思捂。

  他就这么微微张着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场内依旧是没什么动静,就连那些牛羊马也没什么嘶鸣,宇文温心中诧异,不过还是强忍着好奇心,没有探头伸出土墙去看。

  ‘最近运气有些变化多端,还是不要多事的为好,万一伸出头去,正好被碎片爆头那就神作了!!’宇文温如是想,只是就这么等着总觉得不对头,场内迟迟没动静,搞不好是哪里出了问题。

  轰天雷的制作,除了火药配方有些缩水,其他的技术细节宇文温都已经悉数传授给岳父,其中就包括导火索的制作要领。

  见着丞相尉迟迥和其他人都是满脸狐疑的表情,宇文温瞥了一眼岳父,随即避开众人那质疑的目光,别人有疑问,他也同样有疑问:莫非是熄火了?那就糗大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混世小术士重生在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