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续)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轰天雷验收大会,在邺城西郊仙都苑“胜利闭幕”,与会嘉宾对于轰天雷的威力赞赏有加,丞相尉迟迥对于山南献上的利器十分满意。※%頂※%点※%小※%说,

  山南和朝廷之间,关于轰天雷涉及许多利益交换,朝廷划拨山南的一万余匹战马只是‘定金’,如今轰天雷成功验收,剩下的‘尾款’也就能结清了。

  在和宇文温交谈片刻,说了许多诸如“年轻人,好好干,我看好你哟”之类的勉励话语,尉迟迥率先打道回府,其余众人也陆续离开,宇文温却没急着走,留在原地和岳父聊天。

  那日朝会他‘扑殿’,回到使邸养伤时尉迟顺曾来探望,而转交轰天雷秘方时也碰过面,两人毕竟是翁婿,交谈起来话题也多些。

  轰天雷算是平稳交接,山南这边和朝廷的诸多事务也理顺,接下来没什么特别的大事,等山南使团回去后,宇文温便要留在邺城熬上三个月。

  在邺城的这段时间,只有尉迟顺一家算是宇文温的亲人,就像之前尉迟顺在安陆一样,只是如今翁婿之间掉了个位置。

  见着女婿眼睛微眯,似乎是开始憋坏水的样子,尉迟顺不由自主的敲打着:“此间事了,过几日便登门拜访蜀国公,吾一同作陪,可不要节外生枝。”

  他提到自己父亲用的是“蜀国公”的称呼,而不是用“丞相”,为的就是淡化官场色彩,显得亲近些,毕竟他的女婿也是自己父亲的孙女婿,以晚辈的身份登门拜访要从容得多。

  “魏安公他们也在么?”宇文温问道,

  “未尝可知,毕竟只是普通家宴,想必魏安公和西都公不会来了。”

  听得岳父这么说,宇文温点点头,以他的身份到丞相府拜访,还没到需要尉迟惇和尉迟佑耆必须陪坐的地步,不过他也不希望人太多。

  宇文温倒不是害怕面对尉迟家的男人们,只是这几位个个都是带兵打仗的主,酒量之大应该类似他岳父,要是敬上几轮酒下来,他怎么都得横着出去。

  万一酒后乱性,闹出什么事来可就不妙了!

  喝多了当场发酒疯,见女人就扯应该不至于,宇文温只是担心酒醒后身边多个人,一个貌美如花衣衫不整的侍寝女子,搞到后面来个一发命中就狗血了。

  他不喜欢局面失控,为人摆布的感觉,一如之前服用底也伽,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亏得没上瘾,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宇文温已经派人悄悄去查了。

  和岳父交谈了一会,他便顺水推舟提出要顺便参观一下仙都苑,这里暂时被划为轰天雷的实验用地,故而专门负责轰天雷制作的尉迟顺能做得了主。

  “待会还要试爆一次,别给被吓到了。”尉迟顺交代着,见得女婿点点头,他便派一名吏员领着对方去四处走走,还配上数名士兵随行以策万全。

  仙都苑荒废数年,虽然现在再度修葺,并有士兵在各处把守,但是仙都苑占地很广,除了制作轰天雷的地方防守严密,其他区域难免有鸡鸣狗盗之徒入内。

  女婿身份略微特殊,可不能出什么事情,否则尉迟顺不好像父亲交代,更不好向女儿尉迟炽繁交代。

  。。。。。。

  宇文温站在‘中岳嵩山’上,看着四周的山寨东、南、西、北岳颇为感慨,这座昔日的皇家园林果然够气派,堆土为山掘池为海,四处都种有花草树木,举目望去一片郁郁葱葱。

  只是如今已破败多年,看着那一座座淹没在树海中的建筑遗骸,他心中忽然浮现出荒唐的感觉,似乎自己置身于美洲丛林,面前是一座玛雅城遗址。

  昔日的繁华楼台,如今已是人去楼空,落在其上的鸟雀们,叽叽喳喳的叫着,似乎是在诉说着当年的热闹情景。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宇文温呢喃着,转头走下山去,一边充当导游的吏员,听着他哼哼,只觉得话语中充满悲凉。

  宇文温走在林间小道,看着两边的花花草草,心里想着事情,方才尉迟家的阵营颇为震撼,他在羡慕之际,也在盘算着弯弯绕绕。

  方才在和岳父交谈时,宇文温本想说日后还得岳父引见,分别到尉迟惇、尉迟佑耆府上登门拜访,不过转念一想还是作罢,要去他自己去就行了,让岳父去就是自找不痛快。

  岳父和两个弟弟是同父异母兄弟,相互间的关系么就呵呵了,和通常意义上的后妈一样,继母王氏对非己出的尉迟顺可不怎么样,只想着把菜碟里的菜全刨给自己两个儿子。

  尉迟迥家的种种‘黑历史’,宇文温曾听夫人尉迟炽繁提起一二,自从尉迟迥续弦,府里就有些后院失火的感觉。

  尉迟迥的原配是西魏皇帝元宝炬之女金明公主,生了尉迟谊、尉迟宽和尉迟顺,元氏病故后,续弦王氏,又生尉迟惇、尉迟佑耆。

  尉迟五郎尉迟佑耆,算是尉迟迥老来得子,虽然宇文温不太清楚这位‘五叔’具体年纪,但对方和自己兄长年纪相近,名字又是‘佑耆’,可以想到尉迟迥颇为疼爱此子。

  古称六十岁曰“耆”,按照尉迟佑耆和尉迟迥的年纪反推,尉迟迥大约是接近六十岁时喜得第五子,“佑耆”的意思就是保佑他这个老人,名字中对于幼子的喜爱之意再明白不过。

  此时的尉迟迥年逾花甲,精力自然不如从前,相对年轻的续弦王氏精力旺盛手段了得,包揽府中事务,基于人之常情极度袒护自己两个儿子。

  故而尉迟迥的前三个和后两个儿子之间关系不怎么样,元氏留下的三个儿子如今没了两个,剩下的尉迟顺自然是势单力孤。

  尉迟顺没有儿子,基本无缘接过尉迟迥的衣钵,威胁不到王氏的儿子尉迟惇或尉迟佑耆,想来在王氏眼中,威胁度降了不少。

  但是尉迟迥不远千里将儿子召回来,肯定会有大用,也不知王氏为此会不会吹枕头风,扇阴风点鬼火,免得尉迟顺危及自家儿子地位,日后多分一份家产。

  正是考虑到这点,宇文温要助岳父一臂之力,轰天雷的秘方,他只交给尉迟顺一人,并在丞相尉迟迥面前,说“若有泄露,请斩安固郡公以儆效尤”云云。

  虽说有小坑一下的想法,但更主要还是为了帮岳父一把,无论什么秘密,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好保密,反正尉迟顺知道的,尉迟迥想知道也不难。

  尉迟顺负责轰天雷的制作,只要尉迟迥不偏袒太过,那这就是独一份的生意,尉迟顺凭着这利器,在同辈间发言权都大一些。

  之所以想到这些,是宇文温有幻想,幻想能挑动尉迟家内斗,达到渔翁得利的好处,不过细细想来,除非尉迟顺有儿子,否则这么辛苦的争,又能传给谁。

  尉迟迥五个儿子,尉迟谊遇害,其儿子们还未成年,且被杨坚囚禁在长安,也不知道生死如何;尉迟宽早逝,没能留下子嗣。

  尉迟惇三年前离开长安,家眷随后陷在那里,后来经过俘虏交换,妻儿来到邺城;其胞弟尉迟佑耆已婚育有一子。光凭有无子嗣这一条,尉迟顺要争肯定争不过。

  除非有儿子,这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尉迟顺可以从兄长尉迟谊的儿子里过继一个,但关键是那几位能活着回来,还得是正常人,没有被阉掉,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年宇文泰创建西魏,他的侄子宇文什肥陷在权臣高欢手中,没多久便遇害,宇文什肥之子宇文胄年幼,虽然幸免于难但被阉了送入宫中做宦官。

  后来东西魏交换俘虏,宇文胄回到叔公宇文泰身边,但是身有残疾无法繁衍子嗣,是叔叔宇文护将自己的幼子过继给他,延续香火。

  宇文护摄政,害了两位做皇帝的堂弟性命,被第三个做皇帝的堂弟宇文邕干掉,儿子悉数被杀,出继给宇文胄的儿子宇文会也未能幸免,宇文胄又变成孤家寡人,最后在大象二年的战乱中阵亡,绝嗣。

  有鉴于此,宇文温觉得杨坚玩行为艺术阉人有很大可能,所以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尉迟顺若是没有儿子,争来争去也没意思,虽说女婿也顶半个儿...

  反正宇文温变成尉迟温那是不可能的!

  “西阳郡公,时辰快到了。”一旁的吏员忽然提醒道,宇文温听得这么一说,想起岳父提起还要试爆一次轰天雷,不过此处距离那处场地颇远,想来声音不会震耳欲聋。

  宇文温如今来到林边一处大池边,看着波澜不惊的水面,静静站着等待那声巨响的到来,林间树上落下许多鸟儿,时不时叽喳数声。

  周围渐渐的安静下来,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沉闷的雷响从东面传来,惊起林间无数鸟雀,见着那一群群受惊的鸟雀在上空中盘旋,宇文温的思绪也飞上天空。

  轰天雷问世两年,还是无可奈何的出现技术扩散,迟早会扩散到各国。

  轰天雷就是用火药制成的炸药桶或包,火药成分很简单,但历史上要到晚唐才由炼丹师发现,其特性为人发现随即投入军用,但轰天雷的这种形式,要到宋代才出现。

  宇文温将轰天雷的出现时间,提前了四五百年,从其投入作战的那一刻起,技术扩散就在所难免,毕竟如此犀利的武器,是谁都想要,而朝廷一旦起了心思,山南这边是捂不住的。

  除非他们自立为王,不臣服于别人,但实力太弱,那是不可能的。

  不但如此,重力投石机也已扩散出去,这个结构简单的攻城器械,其实并无出奇之处,和人力投石机相比,原理简单不过是隔了一层窗户纸。

  基于隋国可能掌握重力投石机技术的推测,山南将重力投石机的图纸,主动献给了朝廷,而饱受重力投石机之害的隋国,果然掌握了此项技术,双方的攻防再度回到起点。

  双方各处城池不断加固的城防,让重力投石机威力减弱,当年只花数日便攻破襄阳的战例,很可能难以重现,而江南的陈国,获得这一技术想来也不会太久。

  ‘幸亏没有推出火炮,不然真就是完蛋了。’宇文温心中如是想,技术扩散的阴影,正是他不敢让火炮“问世”的原因。

  战争连绵不断,军事科技一出现突破,除非持有者能迅速荡平敌国,否则各势力自然群起而效仿之,战争就是科技进步的最好催化剂,宇文温知道火炮的结构,可是不敢制造出来投入作战。

  火炮、火枪,是火药利用形式的一个重大革新,火炮更是野战、攻城、守城的利器,而国力的大小,直接影响到火炮的数量。

  铸炮需要大量的金属,炮弹也不例外,火药需要大量的硝石、硫磺,而这些山南都缺,一旦各方势力来个铸炮的军备竞赛,山南肯定垫底。

  硝的问题,宇文温有秘法解决,但是硫磺就很难,山南州郡地界天然硫磺不多,用硫铁矿来制备硫磺又是“高科技”,火药产量上不去,更别说铸炮所需大量的铜。

  铸炮金属可以是青铜,也可以是铁,但铸造铁炮的难度要大过青铜炮,无论是铁还是铜,如今的山南都没有大矿,原料不足就别想和别人比赛造炮。

  而火炮的威力明显要远超轰天雷,原理也复杂不到哪里去,宇文温的顾虑就是一旦火炮问世,各方势力迟早会掌握这一高科技兵器。

  中原也就罢了,万一给草原上的突厥掌握了火炮,那就是灾难。

  一如后世明末的后金,没有火炮部队时只是祸乱辽东,有了火炮后便势不可挡,明军野战打不过后金军,唯有凭借坚城固守待援,可对方有了攻城火炮,什么都完了。

  如今的中原纷争不断,而草原上的突厥大军,凭着马多机动力强,可以肆无忌惮的入寇中原“打草谷”,中原军队只能据守城池,坚壁清野等主力部队来救,一旦突厥获得火炮,城也守不住了。

  突厥,本为前任草原霸主柔然的打铁锻奴,冶金水平可不差,反噬柔然后成为草原上的新霸主,一个骑兵众多的帝国,又掌握了火炮这等利器,那场面太美,宇文温不敢想。

  火药从晚唐出现,到元代出现火炮雏形,期间花了三四百年时间,若不加干涉,按照正常的演化路线,也许宇文温这一辈子也不会见到火炮的出现。

  ‘轰天雷...日后在战场上,万一虎林军遇到凶残的轰天雷,那该怎么办?得未雨绸缪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领主威武我和姐姐的爱爱混世小术士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调教香江随身副本闯仙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