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午膳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带着些许疑惑,和不解,云歌还是跟着四个宫女回到了明月宫。

  一进大殿的门,云歌第一眼看向的就是自己的卧室,话说明月宫和自己离开的时候,没有一丝差别,云歌扔出去的一堆迷香,现在也被打扫干净,看着地上的毯子已经被换了一个,云歌只能撇撇嘴。

  “话说,你们督主有没有说,要将我扣到什么时候啊。”云歌坐在桌前吃着朝食。皇宫的饭菜味道真心不错,哪怕是最简单的早饭,也做了七八样,特别是金丝烧麦看起来像是石榴,外皮洁白晶莹,馅多皮薄,大小也刚刚好,云歌一口一个,吃的欢快。

  四个宫女听到云歌话里略带嘲讽的语气,顿时也有些不高兴,也就是没有发作罢了。

  “奴婢几人不知,督主只是吩咐我们照顾云歌小姐而已。”

  照顾?云歌反倒觉得更像是监视,想到这些,云歌更加不舒服了,不用想,现在万晓楼肯定躲着自己。

  一把放下手里还在吃的金丝烧麦,云歌鞋子都不脱,直接就上了床,她就是要给人找麻烦,她就不相信了,万晓楼还准备扣了自己不成?实在不行,直接躲进空间,反正就是不能让其他人得意。

  就在云歌考虑,应该用什么办法,才能顺利摆脱这四个丫鬟的时候,一个蓝衣服的小太监从门外跑了进来。

  小太监小心翼翼的走进来,看到云歌半躺在床上,当即就想推下去,云歌眼尖,一眼就发现了小太监,当即对他招了招手。

  小太监抬眼看了一眼云歌,发现云歌没有要发怒的迹象,这才又慢慢的走了回来,小太监长得眉清目秀的,很耐看,就是说话的声音有些难听,比那些变声期的公鸭嗓子,还要难听很多。

  “云歌小姐吗,督主说了,他今天午时会来陪云歌小姐用膳。”小太监连忙将督主交代的事情说了出来。

  “啥?”云歌一股轱辘从床上爬了起来,目光紧紧的瞅着小太监,刚才他说了什么,是不是幻听?

  “你刚才说啥,再说一遍?”云歌有些激动的问到。

  小太监真以为云歌刚才没听清,还就真又说了一遍。

  这下云歌终于听明白了,但却更糊涂了,进宫也不是一天两天,万晓楼基本上除了第一天是主动找自己,其他时候都是自己去堵人,万晓楼要和自己一起用膳,这个,很反常啊!

  “你们督主还说了什么?”云歌连忙问这个小太监,想从侧面猜测出万晓楼这是想干什么,毕竟云歌现在都觉得,万晓楼是在躲自己,但现在人主动送上门来,就有些不可思议了,难道是准备先将孟栩苒送走了,在来送自己?

  小太监一愣,虽然有些不解,却依旧低着头:“督主没说,只说午时来用膳。”

  “真的就没说点别的?”云歌不死心的问道,万晓楼吃个饭哪里不能去,干什么要来自己这里讨人嫌?

  小太监的头低的都快到地上了,有些为难的摇摇头:“督主真的什么也没说啊。”

  难道真的和自己猜想的一样,万晓楼是准备先送走孟栩苒,在来将她也送走?

  “你知道孟栩苒,就是那个东厂的督主,他走了没有吗?”

  这下小太监一愣,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云歌,随即就将头低了回去,然后才摇摇头:“孟督主有没有走,奴才也不太清楚。”

  这合着就是个一问三不知啊,问题是孟栩苒走的话,肯定有送行什么的,这么大的动静,难道真就没人知道?”

  着这个小太监看了半天,发现他除了低头,什么其他反应都没有,云歌就知道问也问不出个什么,无法,云歌只能摆了摆手:“那你下去吧,这事情我知道了。”

  小太监走了,云歌反倒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仔细的思考了一番,首先考虑的就是猛栩苒那边,现在自己在这里,身边全是万晓楼的人,想打听点消息都很难,就更别说其他的了。

  唯一有些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空间,万晓楼本来就心思缜密,昏迷前被围困佛塔,转眼间就跑到小楼,在然后就去了那个什么顺太妃的宫里,这其中的漏洞很多,甚至云歌都不敢保证,钱梦溪那边会不会出岔子,虽然钱梦溪被自己一直关在黑塔里,且以钱梦溪的智商,云歌不相信她会发现,但难保万晓楼不会问,就钱梦溪那个脑袋,肯定什么都问的出来。

  但是事情也不至于想的那么坏,毕竟自己的准备工作一直做的不错,不管是万晓楼还是钱梦溪,都没有直观的见到她的空间里的一切,大部分时间都是被关着的,不过一个被关在黑塔,一个被关在小楼里罢了,所以只要自己死不承认,其实空间也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暴露。

  两种想法相左,云歌一时间也有些分辨不出那种判断才是对的。

  希望就是一顿普通的午餐吧,云歌在心里这样想着。

  在明月宫里,云歌的待遇虽然也还不错,这些宫女什么的除了不准云歌乱跑,离开她们视线之外,也不敢为难云歌,但是在知道万晓楼中午要来,死鱼脸上竟然有了表情,甚至诡异的开始安排人在明月宫打扫起来。

  云歌抱着一盘被冰镇的荔枝,就站在廊下看着这几个宫女指挥者人打扫,甚至有些地方还自己上手,势必要将这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不行,收拾的好坏云歌看不出来,但是只是一会儿,这四个宫女就都将自己弄的灰头土脸了。

  将荔枝肉吞下,一口将荔枝核吐了出来,看到荔枝核掉在干净异常的地上,云歌毫不觉得自己这个破坏环境的人有什么丢脸的,转身就直接回屋了。

  真是奇了怪了,这些人的态度太诡异了,献媚的有些不正常啊。

  毕竟那些死鱼脸宫女一个个虽然看起来长的还行,但万晓楼...凭借女人的第六感,云歌觉得事情不太对,这么殷勤,一看关系就不同寻常,可是万晓楼是个太,不对,云歌突然脑洞大开。(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1605#050#003#333#20投的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